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Succession

CK2背景ABO P*W*P

没有什么营养,开车方面的复健

肯定不好吃,但觉得不好吃也…不要告诉我

for 白银太太  @SILVER  不知道能不能安慰被敦刻尔克虐到的你【本来这种玩意真的没脸送,但还是...厚着脸皮...吧!

请勿转载请勿转载请勿转载

------------- 

 

房门被轻扣两下后,房内立即传出嘶哑低沉的回应。

“走开。”

门外静了一瞬后,一把轻柔的嗓音响起,“Lehnsherr大人,您需要换药。”

“我说了,走开!”

这个宅子里没有人会在面临主人如此烦躁不耐的呵斥时迎难而上,除了这位新到的年轻Omega。有人从楼梯下的杂物间旁向上面张望,几个被雇来修缮宅子和庭院的工匠,今天Erik赏了他们些酒和羊肉,这让他们一直在那张桌子上待到了将近深夜,

“不知深浅的小鬼,他可能会被踢断肋骨。”厨娘用一口浓重的爱尔兰口音略带怜悯地说,她送来了最后的酒。

“那可未必,他那么漂亮。”一个醉醺醺的工匠摇了摇沾满羊脂的手指,“那天我看到Lehnsherr…大人把他从马上抱下来再抱进屋里,一个漂亮的小东西,可不是用来被打的…”

他的工友们都发出附和的下流的笑声。

 

“我请求您的原谅。”Omega侧身用手肘缓缓抵开有些沉重的木门,再从足够宽的空隙中挤进去,宅子的主人坐在靠窗的躺椅上,手里握着酒瓶,他转头看向Omega的眼神倒不像赶他走的语气那么凶恶。

“我救你出来不是为了找个人来忤逆我,Xavier,你读过书,该明白这个道理。”

“您救我的理由我知道得非常清楚,大人,但是您需要换药。”Omega的语气平稳,房内不甚明亮的烛光映在他脸庞上,愈发显得皮肤柔润如最昂贵的白瓷艺术品,湛蓝的眼瞳中有星火摇曳。

Erik盯着他几秒后移开视线,发出嘲弄的嗤笑声,“一个伯爵继承人用‘大人’来称呼出身贫贱的佣兵头子,你们康沃尔人的礼仪教育真有意思。”

“如果您愿意叫我Charles而又肯宽恕我的失礼的话,我可以称呼您Erik。”Charles Xavier的语调仍未起波澜,17年来的良好教养让他得以按捺心中隐约的燥热保持优雅和耐心。

Erik又再看他一眼,“我前天换过。”这一句听起来就有点像是带点妥协的抱怨了。

“天热起来了,大人,为了避免伤口感染并加速愈合。您一定不希望错过两个月后在王都举行的夏季比武。”

 

Erik把最后一口酒倒进嘴里,随手把酒瓶扔在地上,他直起身,把皱巴巴的下摆从裤腰里扯出来,再单手抓住后领的部位把又染上星点血迹的衬衫从头顶剥下甩到一旁,瞥见Charles还在原地站着,他发出不耐的啧声,“要我请你过来?Charles?”那低沉的带着戏谑意味的嗓音,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念出Omega的名字,带着点奇异而微妙的亲昵,让Charles不由得恍惚了一瞬。待他回过神来走过去这几步的功夫,Charles的脸已经因为自己欲飞的思绪以及Erik赤裸上身带来的冲击飞快地热起来,在他的礼仪教育条目里,未婚的Omega看到Alpha半裸以上的身体是绝对不合适的,然而这已经不是Charles第一次给Erik换药了,今天他明显有更多的感到羞赧的原由。

Charles走近躺椅并绕到Erik的侧面,他把工具放在旁边的矮凳上,先剪开佣兵队长腰背上的绷带,一共是三处伤口,两处箭伤分别在肩膀和背心,其中肩上那处几乎洞穿了整个肩部,幸而侧腰处的被长矛扎刺的伤口倒不是太深。

这是一个多月前,在一次领地继承权争夺的动乱中留下的,这样的动乱对Erik来说当然不陌生,毕竟境内封臣的领土争端才是雇佣军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而这次他却并非是作为其中任何一方的佣兵首领卷入其中,Erik受伤的原因,是由于独自从获胜方的地牢里救出了两个重要的俘虏而遭到追捕。

即使愈合的速度并不慢,但伤口的狰狞模样仍使Charles眉心轻颤,他手上却一刻不停,利索地清洗伤口再敷上新鲜的药膏。在缠肩部绷带的时候,Charles注意到Erik额角渗出的汗珠已流至鬓边,就伸手取过水盆边的毛巾为他轻轻擦去,拭汗的动作转移到前额时,Omega的手腕被紧紧扼住,力道大得让他疼痛起来。 


刷卡处


AO3全文


评论(48)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