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Seven Year Itch

昨晚鸡血上头在以前的废稿里扒拉出了这篇酒吧尬演,今天摸了下鱼

就…勉强应个景吧

周二快乐~

 

-------------

 

Logan把一杯龙舌兰重重拍在吧台上,那个想把手偷偷搭在Charles肩上的男人因此吓了一跳,动作就此僵住,那人看了看老板的脸色,权衡利弊后,从吧椅上滑下去溜了。

Logan瞪着那人走开,伸手指在Charles的酒杯旁边敲了敲,“坐到卡座里去,Chunk,我这里只是普通酒吧,不需要有人在吧台上示范钓男人。”

Charles慢慢抬头,他撅起嘴,“我没有在钓男人。”说完这句他用手肘撑在台面上,回头越过肩膀朝右边看,柔软的针织面料巧妙地贴合着从他肩头到背部再到腰臀的弧线,他用视线往那边扫了一个来回,立刻有人回应,眼看又要起身走过来。

Charles转过头来再次露出无辜脸,“你店里的客人通常都这么饥渴?”

Logan没好气地召唤出Sean和Alex挡下至少三个想要坐在Charles身边来的人,再把有了那么点醉意的年轻教授连同外套和送他的酒一起护送到离吧台不远的卡座里去。

Charles不满地抱怨了几声就开始把杯壁上嵌的樱桃取下来放进嘴里。他打开一个手机应用,心不在焉地在亮起的屏幕上划动,并不急着咬碎那颗樱桃,就让那果子在嘴里翻滚了几圈,又把它挤到双唇间吮吸。

这时有个高个子男人走到他对面,往Charles头顶上投下一片阴影,他在那儿站了片刻,并未向原本独占卡座的Charles请示就直接坐下。被打扰的教授把眼角挑起来看这个没礼貌的家伙,他还吸着那颗果子,就那么用也不怎么礼貌的直白目光上下打量了来人十秒钟。那人的西装外套已经脱下,正用手拽开紧紧扣住喉咙的领带,衬衫纽扣也解开的时候Charles盯住那滚动的喉结恍神了一瞬,好吧,这没礼貌的家伙大概是整个晚上,又或许是整个月这里能出现的最辣的生物。

火辣的生物有着些很容易引起Charles好感的外貌特征,例如绿色虹膜、卷翘睫毛和薄嘴唇,哦他还有一个轮廓超正的下巴。

“请我喝一杯怎样?Beauty。”但是,当然,有非常自负且不讨喜的厚脸皮。

Charles把樱桃慢慢吞回嘴里,他注意到对方因为这个眨了一下眼,这时候再追究能不能坐在他对面已经有点太迟了。

“找错人了。Hottie。”他懒洋洋摆了摆手指,低头又把屏幕摁亮,“我有老公了。”然后刻意晃动了一下左手,但无名指上并没戴着戒指。

“那么看起来你的婚姻似乎有点小问题,想谈谈吗?酒的话我可以请你。”

“我的婚姻没有问题。”Charles像被什么刺到了一般提高了声调,之后他终于开始狠狠地咬那果肉了,边咬边瞪着对面的男人。

那人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他坐起身把右臂放上桌面,从卷起的衬衫袖子下露出稍深的肤色和结实的小臂肌肉,他的手慢慢靠近Charles的,食指大胆轻薄地掠过Charles左手的手腕和手背,停在无名指的根部位置,极轻地抚摩,酥麻的痒意从那儿直击到心底,Charles咬住下唇,脸颊因为恼怒在微醺的绯色上又再笼上一层艳丽,想要收回手却被男人用力握住了手腕。

“不戴戒指?嗯?还有你在看什么?Grindr?这可不是已婚人士该沉迷的应用。”男人把上半身都压在桌面上以靠近后撤的Charles,眼睛里的绿色变得晦暗不明,接下来的动作也更为逾矩,男人的左手指尖从Charles的颈侧移向锁骨再滑到他敞开的领口边缘,落到最低点时拉住那里的衣料扯了一下,“如果我是你老公,也不会乐意知道你穿着这样的V领衫独自进酒吧。”

Charles几乎因为对方的动作发出不应该发出的声音,他的脸更红了,而对方语调里隐约的责难意味也让他的怒气开始蒸腾,“我倒希望他先注意好自己在公司晚宴上的言行,即使是应酬也该保持合适距离。”

“Um…很有道理,继续?”男人收敛了放肆的动作和戏谑神情。

“我尽力抽空出席他公司每一个需要我的场合,他却连续三个月没在我学校的教职员聚会上出现过了,我对他说过那些并购计划操之过急,然而他坚持在那些事上浪费本该属于家庭…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间。”

男人绷紧了下巴,“这听起来确实是有些恶劣了。还有?”

“他从前出差都是每天来电三次以上还要求视频通话,而这次每天只有一个!昨天我主动打过去他敷衍几句就表示很忙。”

“我想这大概是个误会…”

“他有不少罔顾他已婚身份的追求者,其中一些还过分明目张胆,在没处理好自己状况时只顾着盘查我的交际领域,这是该给予合法伴侣的尊重吗?”因为越发激动起来的情绪和过快的语速,Charles的吐字变得黏糊糊的,泛红的眼眶和委屈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格外年轻,甚至近乎年幼。

对面男人原本的游刃有余在这样的攻势下溃不成军,“…这方面可以解释…听我说…”

“还有,你都忘了我们马上要过纪念日了,Erik你这混蛋!”Charles终于红着眼睛甩掉了手腕上的束缚,他想要起身,Erik毫不迟疑地绕过来把他堵在座位里。

“我没忘,宝贝,我错了,我为一切道歉,但我真的没忘,为了提早结束行程我才尽量压缩时间。至于Jean,她并不是我安插进你学生里的眼线,这些我都可以解释,呃…”他搂住开始挣扎的Charles,胳膊上货真价实地挨了几下,这让他在Charles头顶上咧了咧嘴,发出痛苦的嘶声,怀里的人立刻停了手。

旁边的卡座里有些人伸头朝这边看,Erik用可谓凶狠的眼神将他们的视线逼退,又朝吧台那边的Logan点了点头,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一点。

“嘿,你的健身卓见成效。”Erik用嘴唇擦过下方发卷里的耳尖。

“就是为了揍你特意练的。”Charles埋在他肩膀上闷声说,“还有别岔开话题。”

“现在觉得出了点气?”

“我还没数落完!”

Charles推开他坐直,“下个月要去领养中心做测试的事,是不是也只有我在紧张?要是无法通过我可能会杀了你,Erik。”最后的名字完全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Erik立即露出可怜样,把眉毛和眼角同时向下耷拉着,“看看,我们都还没真正有一个孩子,你已经爱他远胜于我了。你要当心即使我已经把那些规条背得滚瓜烂熟,到时也会故意出错。”

Charles又在他肩膀上锤了一记,这下的力度倒是轻多了。

 

“所以你们到底要不要酒?”Sean在一旁出声,他一直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站着,这时候靠近了他们,脸上带着那种“你们的酒吧搭讪cosplay明天会刷爆朋友圈”的八卦表情。

Erik直接往他的iPad上扔了张100的纸钞,就把Charles半抱半扶地拉起来。

Charles赖在他怀里撒娇地扭动,“我的酒还没喝完。”

Erik低头看了看,“这个我调得比Logan好。家里什么都有,乖,回家去。”

Charles就真的乖乖挂在他胳膊上,Erik从座位上拎起两件外套,忽然皱起眉,“戒指放哪儿了?”

Charles眨了两下眼,从自己那件外套的内袋里把结婚戒指拿出来戴回去,Erik在他屁股上用力捏了一下,带着他在四周投来的注视里离开酒吧。

 

Erik是到家以后再开车出来的,现在他们需要走上半英里去拿车,途中Erik把Charles压在街边的暗处吻了三次,又在他脖子上留了好几个牙印,弄得Charles没法再好好走路只好让Erik背他。

Erik打开车锁后才把Charles 放下来,然后转身搂紧Charles的腰身把他拖到后座车门前,在怀里人的惊呼声中开门推他趴上座椅,再把自己覆了上去。

Charles在喘息间嗔怒地喊Erik的名字,一开始被吻舔耳垂和后颈的时候就全身酥软地任由Erik摆布。锁上车门后Erik在几秒内就剥光了Charles下身,看着Erik从车门置物格里掏出一支全新的润滑剂,Charles在震惊过后捂住了脸,Erik拨开他的手吻下来,然后他们在相互刺激下胡闹了40分钟,把Charles刚换的羊毛坐垫全毁了。

之后他们汗津津地交叠着躺在后座喘气,酸疼的腰背向Charles宣告他们已经结婚7年,真不该像二十来岁时那么放纵了,这想法让他有点难过,又掺杂着些甜蜜。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这,我们一周至少得做五次,并且不能只在床上。”Erik一本正经地感慨道,Charles伸手去他腿间惩罚地捏了一把。

“你不是要解释吗?”

Erik叹气,他的手指在Charles的腰窝边缘打着转,“要从哪一条开始?”

“从你的线人开始,老天,Jean是我最喜欢的学生。”

“她只是来我公司面试实习职位,你该相信你爱徒的能力和品格,我收买不了她。”

“可她挺向着你的。还会在有人邀请我去听音乐会时故意提醒我回你的电话。”

“谁???什么音乐会??”

“……好吧我相信她不是你的线人了。”

“Charles??”

Charles抬头吻住了自己突然激动起来的丈夫。

 

接下来他们要认真地谈谈出现的问题,解释误会,或真或假地抱怨对方再自我检讨,要删掉Charles手机里刚下载的一堆诸如Grindr、Jack'd之类他其实也还不太会操作的应用,要调上一杯Lemon Drop,还要继续做爱。

然而在这个忙碌而充实的夜晚真正开始之前,Charles得先安抚好Erik让他把车开回家去。

 

Fin.

 

发现EC的榜单名次下滑了一名后,决定为打榜【。】做点贡献,所以还是厚着脸皮打了tag

OTL


评论(56)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