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Lehnsherr Dynasty *4(中古宫廷ABO)

(*1)   (*2)  (*3)


*4

 

之后他们真的待在了一张床上,直到三天后Erik坚持要下床走动,体内残留的毒素让他的气力还无法全部恢复,Anna Marie说彻底康复还需要至少两个月。

来自王都的信件几乎是每日一封,Erik看得眉头紧锁,Charles有自己的渠道来获取信息,他知道国王最烦心的是东部爆发的农民叛乱。

“想谈谈吗?Erik。”在花园里慢行了一阵后,Charles扶Erik在石路旁加了丝绒坐垫的藤椅上坐下。

Erik看着他的目光税利,Charles平静地回视,然后直入主题,“你得承认,目前以我的名义才能调动范围更广的封臣军队,Lehnsherr族军即使能以一敌十,也无法即时赶赴叛乱爆发之地。而所在诺里季的McCoy家族,也许你还记得,那位伯爵是我的妹夫,而他的公国领主,与我父亲亦有渊源。”

“Lehnsherr目前的家主,我的堂姐,她并不赞成往东部调军,这确实构成我的困扰,但我仍能调得动东南部至少两个伯爵领的军队,Charles。”

“你没有必要在这时还与我做意气之争,Erik,我们已经缔结婚姻,我和我的家族都已附庸于你,到全然属于你只是时间的问题。更何况,农民叛乱并非是外族入侵或异教袭击,有更多的方法止损。”Charles不带任何私人情绪地陈述和分析,作结语时还是流露出作为望族家主的强势,

“你得尊重我,Erik,尊重我的能力和对这个国家的意义。”

Erik露出一个苦笑,“何止,我甚至会…”他顿住不再说下去,Charles也不想让他说下去,他们正在和解并有了好的开始,谁也不愿意破坏。

 

Erik的矜傲和固执有一部分来源于他作为私生子久未获得承认的不甘和自卑,Charles清楚地知晓这些,与曾经针锋相对的沟通相比,他开始善用自己的耐心温和去疏通这些障碍,让Erik放下那些不必要的抗拒心理,不过多的计较每个举措后是Lehnsherr家族建立威信还是Xavier赢得声望,并且越来越愿意与他商议部分国事和王廷内的要务。

Charles 欣赏国王的智慧、正义感和果断,也同时发现暴虐和专断的因子,那似乎无法改变,Charles只能设法中和。Erik有时会全听他的,多半时候只是采取一部分的建议,还有一些事根本不经商议。

而最终的结果证明他们各有对错,也各有擅长的领域。像是在教会关系处理的问题上,看起来并不虔诚也痛恨腐败的Erik却能找到优于Charles的方法调节和利用教皇和主教们对王室的满意度。

“我比你更懂得该如何引导和满足对权势的贪婪,或者说,感同身受。”Erik如是说。Charles并不喜欢这种愤世型的自我批判,但他知道如果能改的话,这人可不是Erik Lehnsherr了。

 

除了议事,Erik和Charles也会待在书房里各自阅读,对弈和在庄园散步的时间分配大概是一半一半,他们渐渐像传统认知里的王室夫妻典范该做的那样互动,而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多,他们也有了更多触碰对方的机会,只是碍于两个人的身体状况都不适合纵情,才免于弄出过多王室生活秘辛之类的传闻来。

然而他们仍是太过于乐观了,在为彼此间的进展放松心神时,忽略了这桩深埋隐忧的婚姻带来的多方危机。

 

 

事后据Anna Marie的辨析,那是种特殊的药剂,单一服食的话,并构不成太大威胁,但与Erik目前内服的药剂混合起来,就能生成一种发作较慢但对内脏造成严重侵蚀的毒素。

第一个侍从是在往Erik中午服用的汤药里添加粉末时被Logan亲手抓获,并秘密关押进城堡地牢的,事发不到一刻钟,Ororo就赶回禀告消息,Charles惊得摔碎了手里昂贵的瓷杯,他站起身又摇摇欲坠得几乎倒下,惶急地看了一眼房内的日晷钟后,紧紧抓住Ororo的手臂急促地低声嘱咐,“去抓住那个刚给陛下送茶点的人,我需要你亲自去做并且严格保密。”接着就不顾Kitty和其他侍从劝阻穿过走廊向Erik暂时用作议事的书房跑去。

Charles不等卫兵伸手帮他就自己推开了门,他飞快地走到书桌旁端起刚被送入进来的托盘,再走近窗口,把整套银质茶具扔了出去。

接着他转身望向Erik,胸膛还因之前的疾跑和激动的情绪剧烈起伏,除了因为他这番举动面露惊讶的Erik,房间里其他人——好在都是国王的亲卫和从王都赶来的行政官,也都不知所措地僵住,直到国王让他们退下。

“很抱歉,Erik,我想你无法在这里待到痊愈了,你得尽快回王都去。”Charles艰难地发声道,“这里并不安全。”

Erik沉默地站起身,Charles看着他走近,眼神却是空的,他的脑子和心里都乱糟糟的,对潜伏在侧的阴谋后知后觉和作为家主权威被挑衅的事实让他一时难以接受,更难以接受的是,他此刻想不到任何好的应对举措。他想过自己终会面临两难抉择的时刻,却想不到来得如此快。

而Erik只是看着他,几乎被成功下毒谋害的国王未免也显得太过平静,Charles察觉这点时,眼神才聚焦起来,他看向Erik的眼睛,里面没有疑问反而满是观察和探究。

“你知道?你知道有人密谋暗杀?你知道有人下毒?”

国王缓缓点头确认他的猜测,“Logan和Anna Marie在提醒过我之后查出了些许线索。” 

Charles感到一阵眩晕,Erik及时用手臂撑住他,又把他揽进怀里。

“为什么对我隐瞒?”Charles问出声后已经觉得这问题太傻,由于阴谋策划者是个呼之欲出的答案,Erik在掌握证据前必定不想让Charles难堪。不是说Erik的体贴不让他感动,而是…

“Charles。”Erik打断了他的纷乱思绪,“我想确定一件事。”Charles仰起头看到那双暗绿眼睛里又布满了难以解读的复杂情愫,这让他生出不祥的预感,很想出声阻止Erik说下去却发现喉头被哽住发不出声。

Erik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要从他眼底看进心底里去。

“我想知道,去年4月我们刚成婚不久,我在约克境内检视时遇到的袭击里,其中有没有…你的意愿?”

Charles完全呆住了,花了好一阵才找回声音做出回应,“…什么?”

“我能理解当时你做出的任何决定,作为一个弑亲的怪物,我是应当被憎恨的。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这折磨我太久了。”Erik说得很慢,最后的尾音也完全碎裂,他的痛楚显而易见。

Charles分明听见自己脑中响起一阵尖锐的噪音,胸口像是被烙上烧红的铁块,四肢忽而变得冰凉。他觉得自己这刻该被全然的愤怒淹没——因为Erik的怀疑带来的羞辱,却可悲地发现自己仍因Erik历经过比他所知更多的生命危险而感到后怕,真是无可救药。

即使如此,Charles也没打算就让眼前这个自私多疑的混蛋好过,他眼前全是水雾,模糊一片,仍倔强地直视对方,“你没有找到证据不是吗?那么我也没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只要告诉我,不是你。”

“多可笑啊,我说不是你就相信?”Charles声音发颤,他从Erik脸上已无法掩饰的不忍就能直到自己现在看起来有多凄惨,也感到揽在腰间的手臂在一点点收紧。

“我相信。”

“那么你听着,是的,就是我想杀你,我作为主谋策划过无数次暗杀你的计划,在你巡游时路经的暗巷里埋伏刺客,在你安神的汤药一点点地加入砒霜和蟾毒,在你的马车上做手脚,凿烂你视察矿井时要踏过的木梯,把毒蛇放进在你行宫里的床褥里…”

Erik低头吻住了他,Charles摇着头挣扎时把眼泪溅到对方的袍子上,Erik紧紧黏住他的嘴唇又钳制住他的身体,Charles在窒息之前才被放开,没有再继续解说暗杀方式的气力。

他们安静了一会,Erik半抱起Charles回到书桌后的椅子里,让有些不甘愿的Omega侧坐在自己膝盖上。

“我有无数的机会杀你,只要我想,而且绝不给你生还的机会。”这话因为喘息和抽噎还未平复显得气势不足,而Charles也几乎用尽了他能吐露出的残忍字句,这时候只能用一种堪称可爱的气恼神情瞪着气势大减的国王。

“当然,只须看看这个国家的王室先祖们多少是死于共枕人之手。”Erik抱紧再次开始挣扎捶打的Charles,才在深呼吸了一次后缓慢地道歉,“对不起,Charles,我不该动摇,我不该因当时的惊怒不辨是非,我不该一度真的怀疑过你。”

“你就该一直被那个折磨,你怎么敢怀疑我会暗杀你?Erik Lehnsherr,你怎么敢?”

这种质问就几乎回到伴侣争吵的范畴了,Charles提高了声调尽情训斥了Erik一阵,国王正常发挥该有的智慧地除了道歉什么也不说,并把王后放在膝盖上像逗哄孩子一样摇晃,又在Charles停顿时不住吻他,直到炸毛的猫咪终于因为疲乏安静蜷伏下来。

 

Charles在城堡的小教堂里找到了Sharon,他远远地看着母亲结束祷告后在胸前划出十字。

“终止您的后续计划,这是我以Xavier现任家主的名义发出的命令。”

公爵夫人良久才给出回应,“你还记得你的家族?记得你是Xavier的家主?Charles,我以为你就甘愿成为那个下贱私生子的姘头了。”

Charles对这用词粗鄙的辱骂无动于衷,他早已习惯了,“Xavier家族从来都是吉诺莎王室最强大忠诚的辅佐,而作为一个忠于自己丈夫的王后,我更没有任何值得羞愧之处。相比之下我不知道您有何资格以磨灭Xavier家族数百年的荣誉和声望为代价,就为了履行个人的复仇。”

“个人的复仇?那个人,那个被私生子杀死的人,你的未婚夫,才是吉诺莎的国王。他是弑君者,他应该被绞杀示众,尸体被吊起来风干,被毒死已经是他可获得的最大恩赐。”Sharon转过身来,她的眼睛赤红,表情狰狞而疯狂,可怖的嗓音在室内回响,这曾是Charles多年的梦魇,但现在Charles已经不再惧怕她了。

“Erik才是吉诺莎的国王,他会成为最好的那个。晚安,母亲。”Charles微微欠身后走了出去,Azazel带领卫兵随即进入教堂,在尽可能地履行了前序礼仪后,用迷药捂住公爵夫人的口鼻,把安静下来的她带上了城堡北面的塔楼。

 

Charles把白骑士直推出去,他明显不记得上一步也是直走了,回过神来后他想撤子重走,被Erik握住了手腕,“不必勉强继续继续了,也许你愿意随我出去走走。”然而考虑到初冬夜里的气温,Erik还是随了Charles的意,就在长椅里窝着,让Charles靠上他的肩膀。

Charles嗅着丈夫混着沉香和椹圣熏香的信息素,享受Erik手指在他发间的轻柔梳理,有点昏昏欲睡,但低落的情绪还是显而易见。

“不是你的错,Charles,她从来不是个好母亲。”

“这不能构成我软禁她的理由,事实上无论她对我做过什么,我都不能这样对她。”Charles发出叹息,“但是她谋刺了国王。”

“如果让你这么难受的话,她不必待在塔楼里,就让她自由行动。”

“不,她该受到惩罚,我也需要进一步确立家主的威信,我母亲与更多的潜在威胁定有关联,Xavier家族的密谋计划里总有无数的备选方案。”

“昨天我听你介绍了其中的一小部分,我猜?”

Charles露出一点羞窘的神色,意识到那番言论可能给Erik留下了翻一辈子旧账的把柄,他撅起了嘴,Erik在一旁察言观色,逗他一句后就回归正题,“我在Xavier庄园待了四年,即使当时少不更事,也不是完全无知无觉,何况我还有个不错的导师。”

Charles眯起眼偏头看他,“我倒不知道你和Logan的关系如此融洽了。”

“我可还欠他一顿揍。”Erik的语声里带一点不明显的笑意,“很庆幸他站在我们这边。”

“我们”这个词给了Charles小小的鼓舞,现在他觉得好多了。

“曾经他可是劝过我抗争命运不要轻易妥协嫁给一个混蛋。”

“多么幸运的混蛋,他真的娶到了你,却还贪心地想得到你的爱。”

Charles惊讶地张大眼睛,他以为他们还没准备好真的谈论那个词,但Erik看他的眼神温柔得过分,甚至还有隐约的令人尤其不忍的哀伤,这让Charles几乎头脑发热想要把十年的情感全然倾诉。

“我…”然而开口时他才发现,仅仅是那一个词,实在是太过单薄,那么炙热的浓烈的复杂的曲折的情感,如何能只用一个词来表达?

Charles没有再说下去,Erik也把视线挪开,片刻后,国王才用一种少有的恳切语气打破沉默,“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乞求这个,我乞求你的爱,Charles。”

Charles伸手去抚摩Erik脸颊和下巴上的胡茬,他低声说,“Erik,没有在之前说明我也很抱歉,也许我错过了太多坦诚的机会,我不恨你,我从未恨过你。”

Erik叹息着用手臂把他锁紧。

“似乎我们已经开始掌握好好交谈的技巧了?。”Erik亲吻Charles蓬松柔软的发顶,藏在那些发卷里的茉莉和松香味道让心绪益发宁和。

“这一切首先是谁的错?是谁在四年后第一次见面就开口威胁?”Charles装作不高兴地在他怀里扭动。

“是我的错,我很抱歉,为一切。”

Charles用一个吻原谅了他。

 

 

第二天,Erik亲自审问了地牢中的两个囚犯,如Charles预料的那样,并未获得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他和Erik相继遇刺明显不是什么偶然的巧合,针对Charles的暗杀最后也指向了Erik,让他们都怀疑起温彻斯特方面与都城某些派系存在勾结,作为暗杀行动最终的执行人,他们得到的指令自然多于能获取的信息,所以针对他们的逼问和刑讯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与Erik商议过后,Charles安排Alex和Sean去调查下毒者的家庭利益链,公爵夫人会在Erik返程后离开塔楼重获自由——她的举动无疑能给探查同谋者带来线索,而温彻斯特境内的公国封臣,当然也在详细的梳理和筛查的计划之内。恰好在这些天寄至的McCoy伯爵来信,向国王和王后传递了安抚农民叛军的举措得到良好推进的好消息,Charles在回信道谢之外又真挚地邀请McCoy伯爵在处理完叛军解散和安置后,携妻子Raven一同来温彻斯特一趟。

除McCoy伯爵的领主外,Charles还向两个与Xavier家族世代交好的公国领主寄去了游说其加入保王派系的信件,至此Charles开展了作为温彻斯特公爵为Lehnsherr王朝集权辅佐铺路的第一步。至于首都方面阴谋派系集结的深入调查和国境北部各家族的笼络,就需要国王亲自去做了。

Erik返回王都定在两天后,鉴于目前危机四伏又盘根错节的局面,对再见之期的无法预估让分离在即的两人更加不舍,Erik在分别时还紧揽着Charles不放,几乎要把王后抱上马车一同带走。

他们在侍从和卫兵面前吻了无数次以后,Charles终于推开了Erik。


TBC.

基本上这章的情节部分,就是CK2的游戏精髓了,在游戏里真!相杀的王室夫妻比比皆是

多有趣的游戏啊!大家都来玩吧【。

评论(73)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