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Lehnsherr Dynasty *5(中古宫廷ABO)完结

(*1)   (*2)  (*3)  (*4)


Dear Charles,

 

若不是见到花匠在花园中采摘冬青树枝,我都几乎忘了圣诞快要来临这回事。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分别了一个月之久。

我非常想你。

Logan告诉了我你已经恢复食欲的消息,衷心感谢AnnaMarie的悉心照顾,我已差人从坎特伯里运送一批新鲜蔬果至温彻斯特,大约会在一周后送抵,相信对保持胃口有所帮助。

我康复的速度比预期的更快,但三场缺席已让我今年冬猎成绩难挽颓势,除了你不在我身边之外,这就是最令我不快而无奈之事了。

其余琐事从略。

 

Erik Lehnsherr

 

“所以他每周都会给你来这么一封毫无意义又肉麻兮兮的信以示忠贞?”Raven向走近的Charles挑眉,然后被她哥哥从手中一把夺过信笺。

“上帝啊,我真想回到十年前去追究你第一个礼仪老师的失职,Raven。”Charles红着脸把那张印着国王家徽的羊皮纸叠好装入椅子旁矮几上的信封里,再放进自己马甲的口袋。

Raven自觉理亏地吐了吐舌头,Charles觉得妹妹已经完全被她丈夫宠坏了,我得跟Hank谈谈,他想,然后走过来孩子气地拉了一把Raven那漂亮的金色卷发。

“疼!你这个坏哥哥。”

“仿佛你就是个好妹妹似的。”

然后他们幼稚得要命地扭成一团。

“Charles,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亲爱的忠诚的丈夫有新情妇的传闻都已扩散至领土边境了,你真的这么信任他?真的毫不在意?”

因刚才的嬉闹还未完全褪去的笑容在Charles脸上僵住了一瞬,Raven了然地叹了口气。

“我信任他,我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我甚至还违心地鼓励过他。但不代表我就不在意。”Charles彻底敛去了愉快的神色,吐字到后来几乎变得咬牙切齿,“我在意他让那位夫人自如出入王廷,更在意他在宴会上只与她跳舞,即使那是因为我不在那里。而且Emma Frost,她太美了。我后悔劝说Erik锁定了这样一个消息来源。”

Raven讶异地看向Charles,她也没想到从容优雅的、看起来不会因为这些凡俗情感产生困扰的哥哥,居然会如此直白地袒露自己跟端庄大度完全不沾边的强烈妒意。但再一思索她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Erik少年时待在温彻斯特的那四年里,她的哥哥像是从她身边凭空消失了一般,Charles对Erik的痴迷让Raven从小就对Erik缺乏真诚的好感。

Charles在些微激动过后,面色也显出一丝羞惭来,他失控了,即使是在最疼爱的妹妹面前,他也不该做出这样狭隘自私的表达,毕竟这件事是Erik在取得他同意的前提下才去做的。

孕期的Omega本来就格外需要Alpha的陪伴和抚慰,13周过后更是应该经常保持亲密的互动,来纾解Omega的烦乱心绪和生理渴求。而现在他们分隔两地,Charles还得承受这样的负面情绪煎熬,即使他还勉强分出心神在家族内部事务上取得了不小进展,但他真的觉得自己快支持不下去了。他想回到Erik身边去,想牢牢占住Erik身边的那个唯一的位置,如果王廷的新年宴会上Erik再跟那位交际花跳舞,Charles觉得自己说不定会忍不住立刻派人去暗杀她。

 

这难熬的状况在新年即将来临时出现了转机,国王在元月前三天宣布了宫廷宴会的临时取消,宴会相关的花费再加上国库额外添加的支出转而用于购置冬衣、面包和麦酒赠与国王直辖领地内的贫民,此举当然让一些准备在宴会上炫耀交际甚至借机猎艳的贵族们恼怒,但无疑博得了极大的平民好感,而教皇对此次善举的大力支持也让王都贵族们只敢腹诽无法公开抗议。

Charles是从Erik的亲笔信里得知这个消息的,他颇为Erik拉拢教廷的成果骄傲,同时也为宴会取消暗暗地开心了好一会。

 

而Erik给他带来了更大的惊喜,国王在一队亲卫精兵的护卫下全程快马地赶了三天路,终于在新年前夕的夜里抵达了Xavier城堡。

Erik还来不及取下沾满雪花的斗篷,就赶紧伸手接住扑进他怀里的Charles,两个人就在大厅里当着所有人吻了半刻钟,惹得所有年轻的Omega和Beta侍从都红了脸以后,国王才抱起王后上楼返回卧室。

Erik在温彻斯特待了三天,几乎没有离开过Charles的卧房,Raven为此气得牙痒,却也没真的去打扰这对小别重逢的伴侣。

 

戳这里

 

Erik返回都城时Charles不放心地另派了一队家族亲兵护送,这队亲兵在半途又被遣回了温彻斯特,折返途中发现了跟踪者并虏获了其中的一名。这意外的收获结合之前Erik和Charles各自探寻到的线索,已几乎可以锁定这几起危险图谋的主要策划和参与者。

而以其中的主谋之一Sebastian Shaw公爵为首的,计划拥立先王第四弟年仅6岁长子为王的,代号“地狱火”的派系阴谋也渐渐浮出水面。

这个派系牵涉到三个公国,但在Erik在调查中得知,另外两位公爵作为Shaw家族的姻亲虽然参与其中,但对于真正起事的号召目前也仅是虚与委蛇,更何况派系成员在夺位后的利益分配问题显然并未谈妥,盟友间充满不稳定的因子。Erik避开枢密院,秘密召集Lehnsherr及Xavier家族的廷臣入宫商议并制定计划,用以一步步瓦解这个派系,并同步接触和拉拢三大公国的部分封臣,许诺他们在王族收复公国后能获得更大的权利且有获取公爵头衔的可能,以此来进一步削弱派系实力。

谁也没有料到这计划刚开始实施,更大的灾难性的威胁已经在迅速逼近。

 

 

吉诺莎Lehnsherr王朝历3年2月底,Mutant大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笼罩范围最广的瘟疫从东部开始传播,仅两个月时间就扩散至吉诺莎王国所在的大陆中部。

幸运的是,瘟疫的蔓延速度在到达王国边境时就减弱了许多,而由于东部及南部边境几位公国领主们对平民施以了慷概的医疗和食品救助,王室也主动向疫病地区运送了不少资助,使瘟疫在境内的传播得到了极好的控制。

 

温彻斯特公国并非紧临边境,但强大和富有的Xavier家族一贯有照拂相邻封地的传统,这也是他们在整个吉诺莎享有极高声誉的原因之一。由于整个王国里无论王室、贵族还是平民的健康状况都在遭受严重的威胁,而Charles更处在容不得任何冒险的状态,在出面过一次并经历了剧烈情绪波动后,他还是听从了医师的建议和劝阻,开始乖乖待在城堡中过着近乎与世隔离的生活,关爱安抚平民是Charles应尽的责任,而保证自己和王嗣的安全也是他的责任,他只能做出折衷的妥协,仅仅负责规划开销和调度,而把实施赈济的大部分工作移交给了Raven和Hank。他们成功担负起Xavier和McCoy的家族义务,这让Charles感到欣慰,但他真的觉得自己要被憋坏了。

Erik的信一周会来两到三次,对于国王去临近疫区的封地视察并亲自实施赈济的作为Charles在情感上并不赞成,但他深知这亦是君主的责任,而思及目前被软禁般的遭遇和对巨大灾祸降临的悲伤无力,又异常地思念起Erik。两个人都免不了为王国、臣民担忧和忐忑,更为对方牵挂,但维持现状似乎已经是最佳选择,他们还是互相鼓励着分隔两处,来度过这无法预知尽头的磨难和考验。

 

三个月后,温彻斯特公国边境的疫病散播逐步停止,到6月时已整整一周不再出现新的患者。终于能获得一次出门许可的Charles在Logan、Sean和Ororo名为陪同实为严密监管之下去了Logan定居的城里,满街只有自己一个人带着面具的尴尬让Charles坚持把那诡异的玩意摘了下来。

而第二天Charles由于着凉发起低烧把整个城堡的人都吓出冷汗,Anna Marie为他做了四遍检查确定只是普通感冒而并非疫病,所有人才松了口气。

被误传消息的国王就没有如此好运了,他这次又是带着军队破门闯进庄园来的,Erik根本不听任何人说话,甚至抽出剑来挥向所有企图靠近向他解释的人,好在从城堡大门到领主卧室的路程不算太长,人们都干脆决定等他自己去发现真相。

 

终于见到Charles的时候Erik眼睛都变得血红,而刚刚午睡醒来的Charles被冲到床边紧紧抱住他的丈夫吓了一跳。

“Erik?”只穿着睡袍的Charles被Erik肩上和胸前的锁甲硌得有些疼痛,却还是伸手环住了他。

Erik的回应是用沙哑干涸的嗓音一遍遍念Charles的名字。

Charles花了些时间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又反复向Erik确认自己并未患上疫病,才勉强安抚住完全崩溃到近乎疯狂的Erik,情绪松弛下来的国王颓然坐在床沿的模样让Charles觉得心疼心软又有些好笑,伸手抚上Erik脸颊时,指尖却感受到了湿意,Erik抬眼时Charles清晰地看到了从他眼窝里滴落的泪水,这是Charles第二次见到Erik流泪,也是在他15岁母亲去世后,Charles所仅见的一次,平日似乎镌在Erik面容上的冷峻肃然都在这时软化和崩裂,Charles感到心脏在瞬间紧缩同时迸发钝痛。

“Erik,我没事,我和孩子都是安全的,相信我,相信我。” Charles反复说着这些给予Erik抚慰,又不断吻在那双因日夜奔波干裂渗血的嘴唇上,眼泪渗进唇齿间与对方的融在一起。

“我爱你,Charles,我爱你。”Erik终于找回了词句组织能力,也终于能把深蕴十年的在心底堆叠到几乎满溢的情感诉之于口,他的嗓音颤抖,引发Charles同样颤抖的混合欣喜和感动的回应。

“我知道,Erik,我也爱你。”

接着他们带着笑和泪亲吻对方,完成他们早该在婚礼时或更早就完成的情感和灵魂的共鸣,不仅仅是交换背负王室义务和家族责任的誓言,而是向彼此坦诚和倾注全身心的真挚爱恋。

Erik爱Charles,Charles爱Erik。

最纯粹的爱,如同最简明的真理。

 

那之后他们十分克制地没有做出超过爱抚范畴的缠绵动作,Erik在感受到孩子健康活泼的反馈后激动得差点又要掉泪。几个月来被思念煎熬得已至极限的Erik再也不愿意与Charles分开,第二天就坚持把他的王后带回了王都。

 

 

8月过后,蔓延整个大陆的瘟疫侵袭终于接近尾声,而吉诺莎在这场灾难中奇迹般地将各方面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教廷公开宣称这是上帝赐予虔诚的吉诺莎国民的福祉和救赎,而Erik则是代表恩赐的神选君王,在7月时出生的国王和王后的长女,也被描述为入凡救世的天使。

一时之间吉诺莎国民及曾在瘟疫灾劫里获得过救治和援助的邻国对Erik和Charles的拥戴之情高涨到极点,为他们及王室两大家族提供了绝佳的时机,不再启用迂回的削弱瓦解计划,而是直接揭露地狱火派系的阴谋,并迅速平定了动乱威胁。

 

 

 

*尾声

 

整个宫廷、王都、吉诺莎甚至大半个Mutant大陆,都知道Erik Lehnsherr钟爱蓝色鸢尾,因为那是他的王后,他珍爱的伴侣Charles Xavier家族徽章中最显著的象征和标志。

国王陛下在宫廷花园一半以上的花圃里都种下这种蝴蝶兰花,更不用提宫廷城堡外的低岭上。这种宣告爱意的浪漫举动很让国民大众为其对伴侣的深情感动而纷纷效仿——当然无论是宫廷还是民间的医师们都非常不建议在生活区域附近大肆栽种这种带有毒性的美丽花儿。

但想要把鸢尾元素加入王室的家徽中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Erik甚至为此私下与每个内阁成员沟通,要求他们在枢密院决议投票时支持自己,以偿还他们在国王这欠下的或大或小的人情。而由于Erik与教廷之间长年保持的良好关系,在这种与国计民生无关、对贵族和教会的利益也造成不了损失的问题上,教皇完全没有提出异议。所以最大的阻碍无疑来源于Lehnsherr家族,Erik的堂姐Ruth女公爵对此坚决反对,甚至导致王室伉俪举办的一次家族聚会不欢而散。

 

“Erik完全像是因为这两年吉诺莎的国泰民安太过无聊想要找点消遣,你真的就让他这么胡闹?”

Charles把蜷在身边和膝盖上已经睡着的双胞胎小心翼翼地交给乳母,让她们带王子和公主回他们的卧室,之后他转头眯起眼看向妹妹,“为什么我要劝阻他?”

Raven摊开手,“你可是万众称颂的贤德王后,按理应该劝谏国王以王室两大家族的和谐为重。”

Charles姿态优雅地伸了个懒腰,“你看,为国王孕育抚养子嗣可不是轻松的活儿,更何况我还要辅佐他处理朝政和国事,甚至为了他的喜好还蓄了长发,他难道不应该为我做点什么吗?我怀疑我们成婚后在伴侣感情深厚展示方面太过低调了,需要做点什么来动摇那些觊觎他的贵族Omega。”

现在Charles说起他这些方面的心思倒是完全不会再害羞了,Raven毫不掩饰地放声大笑,她哥哥因此轻轻踹了一下她的小腿,“而且你说得没错,总得让他折腾点什么才能暂时转移注意力,延缓他的领土扩张筹谋。倒不是说我完全反对这个,事实上让一些在贫困中挣扎的邻国成为附庸是对他们国民的帮助,吉诺莎的贸易路线也需要开拓出去,这对整个大陆都有极大的益处…”

“不敢相信,你把整个大陆的民生全揽为了自己的责任?”Raven的语气里带着惊叹,“Charles,你可真是自大。”

Charles只是回以微笑,“因为我们有这样的能力。”

 

Erik在这时走进房间,刚结束政务商讨他就应女儿请求亲自教她基础箭术,现在Jean在他怀里睡得正香,国王走过来亲吻他的王后,又向Raven颔首。后者随即起身告退,并嘱咐侍从和保姆去照顾新晋的王储,好让Erik和Charles有更多的属于两个人的缱绻时刻。

“有好消息?”Charles在Erik越吻越深之前撑住了他的肩膀。

Erik不满足地在Charles鲜红的下唇上咬了一口才松了松手臂。

“我刚刚发现了Ruth对Jean的喜爱程度比对我深得多,甚至喜爱她胜过自己的孩子,不知这算不算个好消息。”

Charles偏着头看了满脸揶揄的国王一会,“你的女儿才六岁?不觉得自己太功利和机会主义了吗?”他的语气里倒没有真的诘问之意,眼中也闪着戏谑。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是Jean能力和魅力的体现和验证,我们的女儿已成长得值得我们为她骄傲。”

“你为'Erik逻辑'圆说论证的技能已炉火纯青,亲爱的。”

“得益于你这些年来的纵容。”

他们笑着又吻了一阵。

“所以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你要教自己女儿用魅力征服她的姑母好让她赞同——鸢尾是世界上最美丽高贵的花儿,美得值得融入我们的家徽。”

Erik挑起眉,“我可以和Jean商量这个,而成功后庆典的准备就要劳烦您了,王后殿下。”

Charles眼里闪烁的快乐如星子粲然,“你就是想借此再举行一次婚礼,对么?”

Erik温柔地亲吻王后的鼻尖,“你不这么希望吗?”

Charles揽住国王的脖子把自己投进他怀里。

 

更改王室家徽的决议最终于当年的11月通过,恰逢国王28岁的生辰,王都的盛大庆典和宴会举行了整整一周,城堡的四围都披上了巨幅的绣有新王室徽章的旗帜,头戴王冠的白色雄鹰与缀于其胸前蓝色鸢尾结合得天衣无缝。

整个王城都布置装饰着白蓝金色的帷幔和缎带,国王的卫队从清晨起举起王旗纵马驰过都城的街道,撒下代表王赐恩典的蓝色花瓣,大民众享用着王廷赐予的酒肉和贵重香料,在集市和广场恣意歌舞欢庆,吟游诗人们用里拉琴弹奏乐曲唱起颂赞吉诺莎国王和王后的长诗,引导倾听者一同为他们悠长的统治和绵延的幸福祈愿。

庆典最后一日的王室巡礼上,蜂拥观礼的吉诺莎国民让街道变得狭窄不已,国王和王后的马车花了整天的时间才结束全城的巡游路线返回城堡。

臣民们跟随他们聚集在城堡前,等待国王和王后再次出现在敞开的露台上,向欢呼的人群挥手致意,西沉的夕阳为一切镀上华美的金红色泽,城堡塔顶的钟声和悠扬的风笛声同时响起。漫天洒落的蓝色花瓣和白色羽毛中,Erik与Charles携手相视微笑,并亲吻了很久。

 

Fin.


整章地址


日更完结了给自己撒花~每次诈尸后都鸡血日更完成一篇的任务已达成【。

虽然质量惨不忍睹,但总算是写过一篇中古题材连载了(也有2.6W字呢) OTL

又因为是玩CK2把自己玩回了坑,这篇衍生写完也算还了个愿

再次祝大家假期快乐~!

评论(53)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