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Fur *7

*7


虽然与Erik的本意有所偏离,但“更真实可爱的Charles”没有让他等太久。


圣诞前一周,Charles意外地病倒了,他被感冒病毒侵袭发起了高烧。

即将毕业的这届警校学员正为了新年假期后各校区的联合教学验收进行为期十天的全封闭“地狱集训”——Raven对此表示,感谢上帝Erik还在养伤休假。现在集训仅进行了五天,而即使没有被严控联络,Charles也不会专程致电妹妹告知自己的病情,总之这次,Raven没法照料他了。

量过体温后Charles觉得病情尚在自己可控范围之内——他取得的执照足以证明他了解哺乳动物的基本病理。他用温水送了些药片进胃里,然后全身酸疼地爬上床。


下午五点的时候他从并不舒适的睡眠里被手机铃声惊醒,看到来电显示后Charles猛然坐起身,又头晕眼花地栽倒在被子里。

天哪,我居然忘了跟Erik约的是今天。他绝望地想,盯着手机屏幕又看了一会,他认命地接通了电话。

“Erik,我很抱歉。”

即使Charles已经尽可能修饰了自己的嗓音,Erik还是马上听出了不对劲。

“你病了,Charles。”他简短地说。

“…是的,真是抱歉,我的脑子实在有点昏沉,我应该早几个小时打给你,我们的棋局也许需推迟几天...”

“现在,安静,”Erik语带威严地制止他继续说话,“躺下休息,但别睡太沉,一会见。”他切断电话从沙发上站起身,打开一个罐头,再往盘子里添了些猫粮,“我得去看看另一个Charles。”他对他的猫说,然后取了车钥匙出门。

Charles呆呆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他的脑子里有点乱,我今天可没法下棋啊Erik,事实上一思考我的脑袋就会疼呢。他吸了吸鼻子,把脸蹭进枕头和靠垫堆里。


Erik很快到达公寓,Charles脚步虚浮地走到监控屏前打开公寓楼下的电子锁,之后摇摇晃晃地站在玄关等Erik乘电梯上楼。Erik走出电梯后就看到Charles顶着一头乱发双颊火红地站在门口乖巧等他的模样,眼睛比平时更加湿润,看起来水灵得有点过分,他向走近的Erik聚焦了一下视线,“真是糟透了我的朋友,要知道我一直很少生病…”Charles一面轻轻摇头一面不知所云地嘟囔着。

也许这么想不太好,Erik在心里说,但你看上去可爱透了。他忍不住用空闲的那只手揉了一下Charles的头发,然后半搂着病得晕乎乎的医生走进公寓。


Charles被摇醒并被拎到餐桌前面对那碗他只能判断是粥状的食物时还保持着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他在Erik的催促声中机械的拿起勺子开始进食,麻木的味蕾似乎逐渐苏醒,吃到第三口的时候Charles觉得自己来了胃口,他乖乖吃掉了两碗,再接过一碗热汤喝下去。稍有些回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坐回了被子里,而Erik坐在床边,正拿着热毛巾擦拭自己的额头和脸颊,脖子后面及锁骨附近的皮肤,对上Erik视线的时候对方给了他一个揶揄的表情。

“欢迎回到地球,Xavier医生。”

Charles用所剩不多的理智控制着自己,但身体不适带来的脆弱感还是让他觉得眼睛发热。


吃过药躺下的Charles盯着顶灯,他感觉脑子很沉,非常疲倦,但比几小时之前,Erik来之前已经好太多了,现在他应该继续休息以使自己更快的退烧,但他觉得睡不着了,脑子里有一些飘忽的念头,不等他抓住就溜走。

“需要念个睡前故事么,”Erik忙完厨房的活再次走进卧室,他扬了下手里的书,“我在客厅的沙发靠背上发现了这个。”

Charles安静地听了一小段,Erik一本正经地念着书里Dolittle治疗小猴子们的段落,直到Charles突然笑起来。

“Erik,你是个有幽默感的家伙。”

Erik挑了下眉。

“还很英俊,迷人,耀眼…居然还会照顾人。”

Charles轻轻叹息了一声,像一片羽毛落在Erik的心弦上。

“这太不真实了,你可不能这么好,我们才认识一个月呢。”

“睡吧,”Erik合起书,他起身给Charles盖好被子,“我会待到早上的。”

“你能保证忘记我因为发烧的胡言乱语么。”Charles用左手食指勾住Erik右手的。

“我保证。”

“我不会让你有机会这么照顾别人的。” Charles喃喃地说,他把半边脸埋进枕头里,睁开一只眼睛瞅着Erik。

Erik温柔地看着他。

“我保证。”他再次说。“只照顾Charles。”

Charles满意地闭上了眼睛,没有放开Erik的手指。


Erik想自己并非会“照顾”人,他只是知道该做些什么,而无论在军旅或警员生涯里那些对伤员和病号紧急执行的操作,都完全不能称其为照顾。因此照顾“Charles”这件事让他的养伤期有了全新体验且变得有意义起来。

是的,照顾Charles。Erik露出一个浅笑。

Charles很快睡着了,Erik的手指从他手指圈成的半圆里滑了出来,接着在Charles红晕消褪了大半的脸颊和颧骨上轻柔地移动了一阵。Erik调暗床头灯,离开床走出卧室。

出于礼貌和个人原则,Erik对Charles的公寓并无太多探究的意愿和举动,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把手里的《Dr. Dolittle》放回原来的位置,扫视了一下茶几上胡乱堆放的书本和杂志,最终放弃了整理。


凌晨五点左右Erik以端着双臂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醒过来,他想自己是在闭目养神中睡了过去。起身到吧台的水槽前抹了把脸后,Erik放轻脚步进入Charles的卧室,有点好笑地把医生的呼吸从被角和枕头里拯救出来,他摸了摸Charles的额头,再次掖好他的被子。

Erik又进厨房忙了一会,刚煎好的蛋饼香味让他也饿了起来,把超市买来的牛奶倒进杯子后,Erik回到客厅里,他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钢笔想找张便签,却发现客厅里唯一的一张贴在Charles放在茶几上的笔电屏幕边缘。Erik下意识地朝那上头多看了一眼,忽然停住了视线。

淡蓝色的便签的边角微微卷起,上面写道——“也许,祝我好运到与你再遇,请多保重自己。C. ”

Erik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伸手把那张便签取下来,又仔仔细细地把每个字母看了一遍。

我本该想到的,不会有第二个人拥有那样的眼睛。Erik把目光投向静静关着的卧室门。


TBC.


过渡章后理应发糖

下章有望上二垒

评论(36)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