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Fur *9

*9


之后他们返回屋内,去书房完成关于棋局的约定,在他们能压下自己强烈的扑倒对面棋局对手的冲动,并把缠绕在对方眼睛和嘴唇上的视线撕开时,离他们走出第一颗棋子已经过了一刻钟。Charles感谢壁炉里已经烧得够旺的炉火让他的脸红不那么明显,他轻咳一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然后用了大堆夸张得让Erik觉得好笑的辞藻来赞美他的礼物。

他们终于开始把集中力放到对弈上来。

“我们得有点赌注,”Charles执起他的白骑士。

Erik抬起眼睛示意他继续,Charles觉得那眼神简直就是在引诱他说出“谁输了就吻对方一下”这样的句子。

天哪我到底在想什么?Charles慌乱地舔着自己的下唇,让对面男人的眸色变得愈加幽暗。


“输了的人告诉对方一件关于自己的往事。”

Erik把黑皇后向前推去表示自己没有异议。

一时间只有落子的声音。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次机会,决定他们是否能更进一步。


论棋力他们旗鼓相当,揭晓这局的胜负很花了些功夫。最终Erik败北,他入神地持续盯着棋盘看了一会,转向Charles。

“你想知道什么,关于我?”

Charles想说,所有事。但他清楚自己不需要Erik都说出来,伴侣间也需要隐私和空间,何况是此时模糊的关系,他总是有办法知道得比对方说的更多的。

“这瓶酒的来历和它原本应该开启的时机。”


Erik想这是不错的一着。即使他已经开始进入自己通常最无好感的心理学家的角色了,却也比曾经应付过的那些高明得多,Charles总是值得欣赏的。

Erik并不打算隐瞒,他告诉Charles这是他从一个俄罗斯帮派小头目那赢来的,半年后他所在的分队剿灭了那个并不算小的专与恐怖组织打交道的军火团伙,最后一次对战他们差点被佣兵团全灭,他是幸存的三个人之一。

“那次之后我的身体素质和体能下降无法再承受持久的对战,他们只好把我调回纽约当警察,而比起贴罚单或帮CSI领逮捕证,我想自己还是适合拆除炸弹或是对目标开枪。”Erik语调机械地说。


Charles盯着他。

瞧啊他已经快把全身的刺都竖起来了,你早该想到的,天晓得他有多讨厌那些搞心理的家伙们,他们没准还拿他的经历写过论文。你真不该让他有被探究的感受,哪怕是看似迂回的也不行。真是个蠢主意,从建议有个赌注开始,Charles,你搞砸了。

他非常懊恼,却不自主地想起了另一个人,那个祝他好运的救过他的陌生人,他的生活也许还存留些微温情如同回复自己的那张便签,而执行任务时他仅是个带着绝望和自毁气息的个体,没有期盼,没有希望,没有珍惜。Erik是否也与之相似, Erik是否也…


“抱歉,”陷入思索中的Charles回过神来听见Erik说,他正向自己道歉,带着愧疚神色,“我想我真是不擅长把自己的故事讲得听起来…不是那么反胃,鉴于那都绝不是些能让人愉快的回忆。”

不,Erik,你的问题在于你对这些回忆有着极端的反抗情绪却根本无法忘记,反之你把那些美好光明的过往藏得太深,连自己也无从找寻。

“该道歉的是我,Erik…”Charles谨慎地措辞。

Erik摆手制止他。

“至于开酒的时机,Charles。之前我从未想到过有什么真正值得庆祝,所以我觉得比起我来,它更应属于你。而今晚,我相信自己终于遇到了值得庆祝的事。”

他认真地,坦然地看着Charles的眼睛。

他向你道歉,他担心惹你不快,他向你坦诚哪怕不得要领,他在对你说情话,他喜欢你Charles,他甚至有点...爱上你了。

Charles感到喜悦和酸楚交织而成的疼痛,他站起身走向棋盘对面,俯下身吻住Erik。

比起下棋和见鬼的回忆往事,我们更应该做这个,以及更多一点…


Erik开始把手伸进Charles腰间皮肤与衣物的空隙里时,听见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

“喵~”

他们同时停止了动作,接着Charles把头埋进了Erik的肩窝里。

“我敢肯定现在在你没关好的书房门后边,不是只有我的猫在那儿。”Erik叹了口气,他侧头在怀中人的脖子上吻了一下。

“闭嘴,Erik。”

Charles咬牙切齿地说。

这就是他们共度的第一个圣诞。


~~~~~


“你知道的,教官,其实当你们进行到某些关键步骤的时候,我们会自觉消失的。”Raven小心翼翼地说。

不过鉴于你还未完全康复而书房里很难找到润滑的东西,所以哪怕推迟那么一点我也建议你们还是去卧室以保证那是个美妙的开始。

Erik用冰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其令人颤抖的程度让Raven几乎以为自己把这句话脱口说了出来。

她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的教官,咬住嘴里的吸管。


“Xavier。”

“你可以叫我Raven。”Raven露齿而笑。

“Raven,”Erik皱紧了眉头。“我想知道Charles在那次袭击之后,对执行任务的警员还有多少印象?以及他是否曾经试着去找过答案。”

Raven张了张嘴,“为什么你…”

“我看到了他想回复给我的便签,贴在他的电脑上。”

“哦,是他本想让他的治疗医师传递却被拒绝的那张,其实…等等…你去过我家?我是说,Charles的公寓??!!”

Erik无可奈何地点了头。

Raven目瞪口呆了几秒后同情地看着他,“我听说过你很多事,据说你两年前伤得比这次还重但刚出院一周你就在酒吧钓走了两个小贱人…我是说,姑娘。当然那些传闻里男孩儿也不少,所以你觉得我哥哥是哪里不够诱人?还是你自己出了点儿问题?Erik?”

是教官。Erik恼怒地想。另外,根本没有什么问题!

“回答我,Xavier。”Erik努力找回自己的威严。

“可怜的Mary Jane*,他还完全蒙在鼓里呢。”Raven翻了个白眼,然后不高兴地打量着Erik说,“怪不得他告诉我他比较喜欢戴面罩的那个。”

Erik甚至信以为真地嫉妒起了戴面罩的那个自己。

Raven看着Erik阴晴不定的神色,她觉得如此有趣,原来撒旦谈起恋爱来也一样蠢得要命,她掏出手机快乐地看着来电显示出Hank的名字。

“Hi,甜心。”


“什么事?”

看到Raven瞬间苍白的脸色Erik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慌。

“是Charles…哦,还不是那么的严重,他在给一只德牧做手术的时候昏了过去。现在我要去医院了,你一起来吗?”

Erik匆忙找回自己的呼吸,抓起外套和Raven一起往外跑。


TBC.


*喜欢peter又恋慕spider man的梗


一直撒糖会太齁了所以…EC就会有EC的问题

预计还有两章完结

肉也许会放到番外里去【?


评论(12)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