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Fur *10

*10


他们赶到医院冲进病房的时候,Charles坐着病床——只是床沿上,他正拿着一个纸杯,仰起头跟Hank说话。

Erik和Raven同时松了口气,Raven走过去拥抱他,Charles用空着的手拍了拍妹妹的背。他看向Erik。

“我没事,”他柔声说,“除了有点蛀牙的威胁外,医生认为我的身体非常健康。你不过来拥抱我一下吗?Erik?”

Erik看了一眼Hank,后者点点头表示Charles并没有为了让他们安心而撒谎。Erik这才走过去,他俯下身把Charles抱在怀里,这个拥抱持续了几秒,然后Erik吻了吻Charles的发顶。

“hey,我刚进过狗狗的手术室呢。”Charles语带甜蜜地推开他。

“现在告诉我,怎么回事?”

“大概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晕血了。”Charles吐了下舌头。

“Charles当时在对手术的器具做最后的检查,Max已经被麻醉了,这之后新来的护工弄破了血袋,Charles当时愣住了似的盯着地上的血浆看了一会,就昏了过去。”Hank条理清晰地陈述了事情的经过。

Erik和Raven对视了一眼,这一幕落在Charles眼里,在咨询和治疗时一贯擅长捕捉细节和微表情的他微妙地感知到了点什么,他挑起了眉。

一位护士走进房间,她喊着Charles的名字,要求他到医生的办公室去,

“我很快回来。”Charles对Erik微笑,Raven挽着他的胳膊一同走出病房,并回头给了Erik一瞥。

Erik没有表达要紧跟不放的意愿,他和Raven都猜想到了Charles是由于那次事件的心理阴影被突然激发而昏倒的,他也许在1-2年的时间内都不适合做宠物手术了。而Erik目前还扮演着一个不知情者,所以他选择给Charles和Raven一个单独交流的机会。

Hank明显有些紧张地站在他身边。

“谢谢,Hank。”Erik简短地说。

“Charles也是我的朋友,我认识他很久了。”Hank推了一下眼镜,莫名感受到身周的气氛似乎有点更紧绷了。

那可是Erik Lehnsherr蓄积了32年终于得以为一个人释放的独占欲气息。


“你还好吗Charles。”从与Charles曾同在牛津任教的Hernandez医师办公室出来,Raven问道,她实在听不懂两个心理学家对谈时那一大堆术语和人名。

“我得留院观察一天,以防我今天在街上看到别人吃汉堡都可能会吐出来,”Charles叹了口气,“而Hank得赶紧为他的医院聘请一位大夫,除此之外一切都还好。”

Raven担心地看着他。

Charles在妹妹的前额上吻了一下,“我会没事的,也许再过几周,最多不过几个月。”

“说真的,我住校期间你是不是有做过噩梦?”Raven吸了吸鼻子。

Charles没有回答她,只是温柔地拍了拍她的手臂。

快回到病房走廊的时候Charles突然发问,“Erik知道我就是那个讲师了?”

Raven完全来不及掩饰自己的愕然,Charles想果然如此,对于轰动一时的恐怖袭击,要在警队内部完全封锁消息并非易事,而Raven又恰好是个知情者。

所以他早知道我是那个讲师了,一个心理学家。Charles在心里发出叹息,因此会不自觉表现出更大程度的反抗,下意识地对我当时亦是无意中呈现出的心理学家样貌表达抗拒。

这是一方的专业习惯和另一方反射对抗情绪间的矛盾。 


在Erik的坚持下,Charles同意了他留下来陪着自己度过为期24小时的留院观察期。

“帮我照看一下Charles。”Erik在Raven离开的时候给了她自己公寓的钥匙。

“你也一样,照顾Charles。”Raven眨着眼回应,她没有告诉他Charles知道了什么,她想今后的事情得靠他们自己。


Charles懒洋洋地靠着床头翻动一本时装杂志——Erik从隔壁病房借来的“消遣”。由于要住院一天,他不得不听从护士的要求换上了病服。Erik觉得这样的宽松打扮总是让Charles看起来更加年轻,当然比起病服来,他想要看到的无疑是穿着睡衣的Charles,又或者,脱掉上面或者下面那件…Erik赶紧收敛了自己的联想。

医院的温度总是偏高,但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导致Erik热得脱下了外套只穿着纯黑的短袖T恤。Charles在他转过身去的时候死死盯着那凹进去的腰线看了一会,目光控制不住地逡巡往下,好一会才开始转移,他把杂志举高露出眼睛,带着嫉妒和骄傲用视线估量他心上人的身材火辣程度,然后傻乎乎地躲进杂志后面笑了起来,接着再探出头,盯上了Erik结实的,有着优美肌肉线条的手臂…


~~~~~ 


警校的联合验收开始之前,Erik终于归队报道。

休假后的第一堂搏击课,整个班级的男学员们都感受到了Lehnsherr教官的不同,倒不是说他伤后在对练的实力上有所折扣——他十秒钟撂翻了班上最大个的Hulk,比之前甚至还快了三秒。而是无论在他示范动作或与学员对练拆招时全身爆发的强大气息中,那种让人恐惧得仿佛面临绝境的感觉淡了很多,加之他还几乎称得上耐心地纠正了几个学员的动作而不是直接把他们踹飞出去,整班学员都因为无法判断这些转变的凶吉战战兢兢。但一周他们已经开始壮着胆子在课间和早晨与他打招呼,Erik甚至会不太耐烦地回应他们一句。


这帮毕竟会成为警察而并非脑内空空的小伙子们都看出来,他们的头儿应该是恋爱了。 


~~~~~ 


Charles空前地在他的编辑打第一个电话前就备好了稿件,并亲自带去了那本心理学杂志的编辑部,同时谈了些关于专栏合约的事。他的工作愈发减少了,而Erik已经归队,Charles的空余时间就突然多得可怕起来。现在他坐在编辑社所在写字楼附近的咖啡店里,布偶猫饲主指南已经写到了第四篇,没准这是一份非凡的情节人礼物?

Charles对着电脑胡思乱想的时候看到了Raven的短信。

“上ins瞧瞧。”

Charles熟练的打开了应用,Raven的最新更新出现在屏幕上。

Erik最为清晰的一张照片出现了——而且居然比十个指甲盖还大。他站在那用一手捋着自己的稍微垂落在额前的头发,Charles熟悉这个动作——Erik总是能做得无比撩人,另一只手捏着一瓶水放在唇边,眼睛看向远处。

Charles不争气地加速了心跳。

“WOW!!!!!!!”

“太太太太辣辣辣辣辣啦!!!!”

“这他妈的是Erik Lehnsherr??你居然胆敢把镜头放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还把镜头对着他!”

“只有我想问他在干嘛么?足球?”

“英式足球,他在跟一帮男学员踢球,我们现在在球场旁边。”

“什么鬼?他是想用铲断他们的腿的方式来执行课业惩罚吗?”

“事实上休假回来他变得亲切多了。”

“对着这样一张脸你们居然还有空讨论他的性格?你们有男朋友吗?”

“提醒一下还有胸肌…”

“还有腰线…”

Charles这次没有爆笑出声,他眯起眼睛来,思考自己要不要勒令妹妹把这张照片删掉。

Raven发来短讯,“你最好别错过这个,他踢得比你还烂。”并附上了球场地址。

Charles考虑了三秒就合起电脑冲向停车场。


Charles到那的时候Erik已经不在踢球了,他仍在场上,担任裁判,把哨子吹得呜呜直响然后踢向那些犯规队员的屁股。

美国青少年对规则的无知以及蹩脚的球技让悄悄站在场边的Charles忍俊不已——当然他只是抽空看了他们几眼。绝大多数时间他的视线都黏在Erik身上,现场的姑娘们也一样。

Erik忍无可忍地吹了终场哨,然后毫无误差地笔直向Charles走来,Charles微笑着看着他走近,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来,他从走过的一个姑娘手里夺过一条毛巾——他说了抱歉——给走到眼前的Erik擦头发。


一片寂静过后,尖叫、嚎叫和口哨声此起彼伏,Charles擦着Erik湿漉漉的脑袋,他听见Raven无比自豪的嚷嚷“那是我哥哥!”仿佛他哥哥是个驯龙者般的语气。

真是完美的出柜仪式。Erik和Charles想。


年轻人们在傍晚的时候散得干干净净,Raven挽着Hank的胳膊毫不留恋地扔下他俩离开。Erik走到长椅边,挨着Charles坐下来,他身上并不难闻的汗味儿,与还未冷却的荷尔蒙混合在一起,让Charles心动神摇。

“还记得怎么踢球么,英国人。”Erik扭过头揶揄地看着Charles身上考究的大衣。

“我的线人告诉我你也差不多忘光了,德国人。”Charles回敬道,说着他伸腿踢开Erik踩在脚下的球,迅速跳起身来脱掉外套向球追去。

因为偷袭被断球的Erik也跳起身来。


在几个相当不高明并充满犯规动作的互相拦截抢断回合后,Charles带球突破了Erik,他大笑着磕磕绊绊地运球,为了避过他诡异的过人动作防止两个人撞断鼻子而差点滑倒的Erik好笑地看着他起脚了两次才踢中球,并且从小禁区前沿都没能把球射进门里,只好跑去底线把球停住兜回来再把球射进去。

这一系列滑稽场景结束了以后Charles自己笑得直不起身,他索性把自己翻倒在草皮上。Erik走过去看着他,他拽住Erik伸过来的手猛地把对方也拉倒在地,两个人傻得要命地瘫在草皮上看着被夕阳染红一半的天空,他们捏着对方的手指听见自己的笑声震在身体里,直到一切都渐渐安静。


“事实上我8岁以后就几乎没有好好踢过球了。”Erik发出自嘲的嗤笑。

Charles没有出声,他仿佛在等Erik继续,但Erik没有,沉默再一次降临,然后Erik听见Charles叹息了一声,接着是他平缓安稳的语调。

“Charles Xavier,今年30岁,牛津大学医学院博士毕业,23岁起担任牛津医学心理学专业教授,26岁时母亲去世,与妹妹移居美国,在心理咨询事务所及宠物医院兼职并为心理学杂志撰写专栏,笔名为X教授,由于主讲一次心理学免费讲座被卷入恐怖袭击。”

“Erik Lehnsherr,32岁,10岁时随单亲母亲移民美国,同年母亲因意外去世,17岁入伍三角洲部队,分队内的枪械、近战和拆弹专家,27岁退伍时为中尉,后加入纽约警局反恐警队,同时在纽约警校执教,执行反恐任务18次,重伤两次,获反恐勋章四次,最近一次是在皇后区一纪念馆礼堂解救了108名人质并击杀歹徒。”


Erik猛地坐起身,一言不发地盯着还仰躺在草皮上似乎只是自语的Charles。

“如你所知,我是个心理学家,Erik。收集一些资料,观察到你右臂上的枪伤并做出推断并不困难。”他把眼睛转向Erik,“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我的带面罩的英雄?”

这几乎可算是一句情话了,但Erik却无法觉得悦耳。

Charles也坐起来,他杏色的毛衫上沾着很多草屑。他柔和而坚定地再次开口道:

“我们不能一直避开这个,如果我们还要向前走的话。”

“这是为了你的安全…”

Charles做了个制止他的手势:“除非你真的这么想。”

“我也未能做到坦诚,我一直为我的隐瞒感到抱歉和不安,我感觉到你对分享和倾诉的抗拒所以也变得犹豫不决,Erik,我不想破坏美妙的一切,但我们得解决这个。”Charle的语气里带着不常见的执拗。


Erik有些艰难地呼吸了一次,他真的感觉有点糟,他克制着自己不要说一些不智的话,哪怕那些句子已经在脑中翻腾。

那是Charles,Charles只是想了解自己,可自己又有什么值得了解的呢?

“那些充满血腥的让人反胃的过去是不会让你爱上我的,Charles。”Erik听见自己说,“你甚至还没能从那场袭击的阴霾里走出来。你是无法了解我的。”

“我想我了解得比你以为的更多,你执着于心中自己的胜负而不相信希望,你不惜押上生命去赌你的强大可以锁定胜局,你以自己的孤独和绝然为傲我的朋友,以自己不愿意融入这个世界为傲。”

“每天都面临死亡的情况下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相信希望的。当被一支枪指着的时候唯一的出路就是在扳机被扣下前杀死持枪的人。你看,这就是世界的规矩,对立和输赢,像一枚硬币只有两面。也许你不明白你的立场在我看来是多么自持优越,Charles,你也并未融入这个世界。”


Charles静静看着他。

这是他所爱的人,强大,镇定,有掌控力,仿佛不会迷惑和沉溺,不需怜悯,无法劝服,拒绝拯救,无可比拟。

他想要这个人,想到心脏都为之疼痛。

他们是这么不同,如果背对着对方,就会像硬币的两面。

他们得面对着对方,更直率地,甚至稍微的卑微一点儿,才行。

Charles叹息着站起身,他注意到Erik固执的坐姿有一瞬的僵硬。

我可不打算放弃你,Erik,却也没打算这么快转过身来。

“再见,Erik。”

Charles轻声说,他走到场外的椅子边,把大衣搭在手肘上离开。


TBC.

有点跑偏到对原著电影版EC的理解,虽然只是个小甜文还是忍不住借机表达观点

其实也是为了推动进展,请忽视bug

下章完结~好消息是一闹别扭肉能放进正文了

猫咪Charles这几章戏份太少了,为了补偿会有单独的番外


评论(29)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