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Start again *11 END

Charles把书合起来,他走近对面沙发用手指夹住Erik置于膝盖的画板往上抽,后者很快放弃了抵抗。Charles把画板翻过来,果然是自己低头看书的素描图像,脸部轮廓和五官已经被清晰勾勒出来,柔和而生动。

Charles居高临下地看他,Erik坦然回视。Charles又把目光投回画纸上。

“这只能奏效一次。”他带着笑意说。

Erik朝他挑眉,从Charles手里拿走画板放到一旁,边起身边找他的唇,把他从低头躲闪的姿态吻到仰起头挣扎,才放他退开。

Charles平复着心跳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书,用眼角瞥到Erik换了画纸做正事。过了一阵发现自己仍静不下来。

Erik的画板再次被抽走,Charles温热的身体随之贴进怀里,他坐进Erik腿间,转头朝身后的人眨眼。

“教我。”他无声地开合嘴唇。

Erik没有异议。他的左臂缠到Charles腰上把他压近自己,再伸出右臂贴住Charles的,把他握起铅笔的手拢进自己手掌里。

他贴着Charles的耳尖漫不经心地传授素描的要领,带动Charles手里的铅笔在纸上勾线。

Charles的轻颤从耳垂一直传到指尖上,腹部燃起的热度随着每次加重的呼吸不断上升到烧灼起来。贴合在背部的起伏频率也一同加速,尾椎处感知的愈加明显的硬热甚至开始色情地小幅挺动并一点点挤入自己不自主抬高的股间。腰上的手臂有力的收紧,把下意识逃离那热源的他捕捉回去贴得更近。

Charles几乎就要因为这些逐渐加重的刺激呻吟出声,他眯起眼睛看画纸上出现一张面孔,寥寥几笔勾出闭着眼微张嘴唇沉沦情欲的自己的脸。

身后的人早已停止再说什么,他忙着伸出舌头把Charles仰头送过去的耳廓舔弄一遍,并把那濡湿的痕迹延伸到整个颈侧,再用嘴唇紧紧吮住一点。

腰间的束缚松开了些许,Charles庆幸于自己能更顺畅呼吸时却察觉到那可恶左手滑下去,按压过颤动的小腹后,分开Charles的双腿以便拉开拉链并探入他湿掉一片的内裤,Charles被汗液浸湿的手放开勉强扶住的画板,他的膝盖张得更开,左手迫不及待地加入到那让自己愉悦的动作里去,同时感受Erik的胡渣开始磨蹭他裸露出的肩膀,粗重呼吸把皮肤烫起颗粒。

铅笔和画板都掉落下去,白色画纸散了一地。

 

Charles醒了过来。

他撑起上半身,胯间的粘黏让他窘迫。Erik回国不到一周——期间甚至还有一次可以用淫乱形容的越洋电话性爱,Charles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已经做了关于他的三次春梦。

尽管那并不完全是梦而大多基于大学时期的回忆。

那些遥远却真实的感官刺激与他们再次开始的亲密混淆在一起,翻搅起身体深处的浪潮,冲毁欲望的封印,让渴求一天比一天更浓烈。

Charles把内裤扯下来,他赤裸着下床,找到Erik留在床头的半包烟抽了一根,才走进浴室。

 

Raven打电话过来撒娇:“哥哥,来酒店接我。”

Charles边戴手表边抱怨:“为什么不住我公寓?”

“不便打扰。”

Charles听见电话那头有不少于一个声音随着这句话笑起来,他皱起眉,“我可不是你的八卦素材。”

“相信我,Charles,我没有出卖你。”

Charles完全不相信。

车开到酒店门口,Raven端着酒店水吧外带的咖啡上车,她递了一杯给Charles,摇下车窗与刚从旋转门里出来的女人道别。Charles难掩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

Emma Frost朝车这边示意,然后送来个飞吻。

Raven转过头:“给你的,帅哥。”

Charles目瞪口呆:“你和她怎么认识…哦…该死。”FB当然已是足够好的途径。

Raven眯着眼睛看他,“顺便一提,刚才参加‘案件分析’的还有Moira和Angel。我跟她们关系一直不错。”

Charles把半杯咖啡泼在驾驶座椅旁。

“所以你知道的,除了收集必要的情报,我的确没有出卖你。”Raven帮手忙脚乱的他抽出几张纸巾。

Charles无言以对,他报复性地开始考虑明天就把自己妹妹的电话号码告诉Hank——毕竟自从Raven半年前来纽约渡假参加过杂志社的酒吧庆功,那小子是唯一一个坚持到现在还没在Charles的过度保护下完全放弃的。

结束晚餐后Charles再把Raven送回酒店,刚到公寓就接到Erik的电话。Charle看一眼调过时间的挂钟,现在柏林凌晨5点多。

“你起得太早了。”Charles轻柔地说。

“已经醒了,我想不用等到6点。”

Charles笑起来,“我可不打算再来一次了,认真的。”

Erik嘟囔了一句德语,全是失望的语气。

“说点正经的,Erik。”Charles打开冰箱准备去拿白兰地,他犹豫着要不要把Raven正在“调查”他俩的事说出来,这大概是个能够用来调笑的话题。

“我还得耽搁一周。”

Charles停了动作,“你母亲?”

“是的,但情况还好,不用担心。”

Charles应声,他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照顾好她。”一边往杯里倒白兰地,他无法阻止自己的心沉下去。

“加在红茶里的白兰地不能超过两茶匙,别熬夜,我再打给你。”Erik停顿了一下,“我爱你。”

Charles的心又飘起来,他握紧手机回应:“我知道。”

结束通话后Charles直接把杯子里的白兰地喝掉,看向窗外的夜景。

这里也并非我的归处,或许。

他又梦见了大学的时候,这个梦不再旖旎,他坐着轮椅被Raven推到草坪上,注视那些在做复健的人。在那里停留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后,他准备被推回病房。Charles在转向时看到Erik,站在约50码开外,只是站着,并不打算过来。

他们盯着对方看了一阵,直到Erik有了动作,他缓慢地转过身。

Charles听见身体里叫嚣着阻止他的自私声音,那声音卡在喉间,眼前渐渐暗去。

 

搭顺风车的Raven从车门储物格里拿起一本书翻动。

“啊哈,德语。”她看向哥哥开车的侧脸。

Charles假装没有听见。

Raven很知趣地不再说什么,直到下车之前。

“你睡得不好,Charles,今天你得和他谈谈,我没法为你做更多,但我永远站在你这边,另外告诉Erik,他欠我不止一拳。”她吻在Charles的脸颊上,打开车门下去。

Charles把那本书塞到更隐蔽的位置,再开向机场。

 

 

Erik揽着一位妇人走出开启的玻璃门时,Charles僵硬得比上一次还厉害。他当然知道那是谁,他看过无数次她的照片,Erik的母亲。

直到面容端丽的妇人走到近前向他伸出慈爱的手臂,Charles才从乱糟糟的脑子里找到一丝理智来匆忙把自己投进去回应。这个毫无思想准备的拥抱持续了好几秒,感受到背上柔缓安慰的轻拍,他抬起眼与站在旁边的Erik对视一眼,小心地退开些直起身,然后结结巴巴说了一句三个人都没听懂的德语。

Erik大笑出声,他把因为羞愧红了脸的Charles从母亲眼前夺过去吻在那红唇上,Charles被吻醒了一般迅速把他用力推开。

Eddie Lehnsherr笑着看他们,然后对重新局促地站到自己这边来的Charles温柔地笑:“吓到你了?抱歉,Charles,很高兴见到你。我想不用自我介绍了?”她英语说得很好。

Erik又靠近搂他腰,“她很认真地听课,不像你。”

Charles愤恨地瞪他。

“您…您身体好吗?Oh,真的非常高兴见到您,旅途辛苦了。”Charles挣脱不掉只好让Erik搂着,同时努力试图找回顺畅的发音——英语的。

“好得足以很快适应这里的生活。”Eddie伸手拍拍Charles的胳膊,然后朝自己儿子眨眼。

Charles又不会说话了。

 

Eddie坐进车里,Erik弯身跟她说了句话,然后绕过来拉住正要坐进驾驶座的Charles胳膊往旁边走。

Charles顺从地被他带过去。

“抱歉,”这时Erik才显出些许不安,“我母亲的签证拖延了几天才下来。半年后我就会调到纽约的事务所。”

Charles微低着头不语,他正经历着大概算是27年人生里最剧烈的情感振荡,不知道自己该揍Erik还是吻他。

Erik帮他做了选择,还在他几近湿润的眼角吻了一下。

Charles好一阵才挤出声音来,“Raven说你欠她不止一拳。”

“她从Angel那拿到我的号码,告诉我如果不定居纽约她就飞到柏林杀了我。我一年前已经开始准备调动和签证,也了解过移民政策。因此她很高兴自己不用当个杀手,并给了我一些,情报和建议。”

“建议?”Charles重复这个词。

 

“跟我结婚,Charles,求你。”Erik沉默片刻,开始沙哑着嗓子求婚,并用鼻尖蹭他。

Charles真的不认为自己能接连消化这样两个——惊喜,他睡得真的不太好,思考机制实在有点经受不住再次摧毁。

过了好一会他把指甲嵌入掌心。至少这不是个梦,Charles想。

“需要我跪下来吗?”他听到Erik略带担忧地犹疑地说。

“不。”Charles反射般回复。

“不是这个词。是另一个。”Erik催眠般诱哄着,嗓音像是从水面下透出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Charles终于聚焦了视线,晕乎乎地看进Erik眼里。“好。”他轻声说,心甘情愿被那双眼睛里喷涌出的狂喜淹没。

“好。”他又说了一遍。

 

Eddie打开车门走下来,她微笑着看向再次粘住彼此嘴唇的她的孩子们,手里拿着他们的戒指。

Gene Lucas的来电在Erik的手机屏幕上闪现。

Charles会发现这天还有第三个惊喜。

 

 

END

 

前面那800字算满足想看某素描原图的各位

最后那段为了达成“每篇都结婚”成就

不管怎样,完结了!!


评论(11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