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Suits You *6 END

SY首楼更完,完整全文戳这里 

------------

Hank在被灌进第七个球时终于沉不住气地开口,“你想谈谈吗?Charles。”

“别因为输得太惨就开始假扮成熟的大人,Hank,承认我最近一个月来飞速的进步并不困难。”Charles拿起用两台老式显示器拼成的矮桌上的啤酒瓶喝了一口。

Hank拿起另一瓶喝掉了剩下的,他转向Charles。

“作为X俱乐部之中第一个订婚的叛徒,我也不需要你的感情建议,尤其,你的未婚妻还是我妹妹。”Charles危险地眯起眼。

“我听说了Shaw的事。”Hank并不畏缩地继续。“Raven去了上周末的大宅晚餐。”

“除了追查结点我并没有多做些什么,他并未做好万全准备,伪证制造得太潦草,不过这远比不上他与地税官员太太偷情来得致命。应对阴谋,越卑劣的手段往往越有效,我不得不承认这点。”

“很高兴你没掩饰自己仍对一切了若指掌。”

“我是个互联网公司的信息官,Hank。”Charles把脚边的杂物踢开站起来,他再次环顾了这个旧车库。“哪怕我希望自己真的能有段信息隔离期,来厘清我真正想要的,也许,从不再做信息官开始。”

 

 

在西区结束一个业内交流会议,车经由萨维尔街附近返回公司,一直望向窗外的Charles出声要求停车把自己在路边放下来,他拍拍车顶让司机先回公司,车走远了才发现自己没有拿西服外套。Charles无所谓地转身沿路步行,他原以为自己漫无目的,十来分钟后发现自己站在J.K.定制店的对面。深秋黄昏的凉意中和天边绯红余烬的温暖,街灯未亮之前,人流渐少的街道景致在不断加深的暗色里模糊起来。Charles结束这段注视,往另一个街口走去。

那个男人打开车门出现在视野里,同一刻街灯亮起,他的脚边出现浓重的阴影,这一幕戏剧得如同追光灯锁定的主角登场。他们在确认对方真的是那个人后愣在原地超过了一分钟。直到Erik的司机在离开之前向他请示,注意力才有了一瞬的转移。

Charles在对方重新向自己投来视线时松弛了肩膀,他朝似乎仍无法动弹的Erik走过去,在一个合理的距离外停下。

“好久不见,Erik。”Charles放弃了再次使用称呼对方姓氏并加上先生这样的攻击方式,总要有人成熟一点。

“Charles。”Erik几乎花了两秒才把这个名字念完,同时他向前移动了半步,在Charles退得更远前及时停下来。

“恭喜。Oh,我是指贵公司终于拿下了那个项目,以及伦敦分部的设立规划,当然我是在新闻上看到的。”Charles略微偏移了视线越说越快。“J.K.的营业时间即将结束,你得抓紧点儿。”

他并不想给任何一方继续思考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机会

“那么我…”Charles打了个手势指向街对面。他避开Erik愈加灼热的视线,决定不等对方应对就请求失陪以结束这次意外重逢,接着他露出微笑预备绕开沉默不语的男人。错身而过的时候却还是被他用胳膊缠住腰间拽了回来,动作如此用力导致Charles退回的脚步不稳,几乎是撞进男人怀里。

Erik的体温透过衣物迅速包裹住他,Charles闭上了眼睛。

“你该死的外套在哪里?”Erik充满压抑的声音从头顶上传过来。

好极了,近四个月不见,他除了说出我的名字,下一句话就只是关心我的西服外套在哪,不过,总比那句我很抱歉强多了。

Charles想起100多天来Erik每封邮件的开场白,如果说前30封已经足够能获得谅解,那之后的每一封就都让Charles真的有永久关闭那台服务器而不用再伪造“系统退信”提示的冲动。

“别再说抱歉了,Erik。也别再道谢。”Charles意识到自己把这句话真的说出口时,他从Erik手臂间退了出来。他们还是站得很近,近得足以看清对方眼里的感情和渴求。

“那么能告诉我吗?你怎么会只穿着衬衫出现在这里?”Erik还是问出了这句。

Charles耸肩,他答非所问:“你可以带我回酒店,或者帮我付一趟车资。只能在这两项里选。”

Erik盯紧他,Charles舔着自己的下唇,然后转过脸去看路中的车流。

也许他们从开始的地方,以开始的方式结束。

 

他们沉默地坐在出租车后座,Charles感觉自己靠近Erik的肩膀在路程中渐渐发热,Erik变得消瘦,却更有魅力,Charles努力让酸楚从心中淡去,他回想他们那些愉悦契合的性爱体验,与这个男人做爱的渴望随着这些记忆浸没自己,连绵的热潮涌往腿间。

Erik转过脸来看他,幽暗的眼神告诉Charles他很快就会吻过来,Charles避开目光转向车窗,他在距酒店还有一个街口时要求停车,Erik紧握住他的手。

“相信你不会带着润滑剂来出差,或者,你告诉我我错了。”Charles贴近他低语。

Erik渐渐松开手指,他抽出纸币给司机,与Charles先后下车。 


不可描述部分


Charles醒来时Erik已经离开,他坐起身看见贴在旁边枕头上的便签。

“车会在八点半来接你。看看衣柜。请给我时间。我爱你。 Yours E.”

Charles把署名以上那一行的八个字母再看了一遍,他把便签留在那里,下床去打开衣柜。

晚上Charles回复了Erik最新的那封邮件。

“作为朋友,我们还拥有余生的时间。再见,Erik。Yours C.”

那之后他停掉了那台服务器,再回到电脑前继续他的工作交接文档。

 

接下来的两周里,Charles每天都需要花大量时间应付公司董事会方面直接或间接的,正面或侧面的挽留,他不得已休起了年假。 

“我记得你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提交了辞职申请。”Hank皱着眉盯住屏幕,无奈地接受已被锁定的再一次败局。

“当然,我具备相当不错的职业素养。”Charles无趣地把手柄扔到一边。“手头的两个重要项目在上个月就先后通过验收评审完美收官,而且我的交接文档堪称业内表率,但商人们就是这样,他们并不在乎你所做的而只满意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他意有所指地说,孩子气地撇了下嘴。

 “恕我直言,Charles,当你完成公司的组建,你势必也会变成一个商人,Raven和我也会,谁都希望自己的理想和创造有价值,这在现实社会里残酷地表现为人们会否为此掏钱,不然你可发不出员工的薪水。”Hank提醒他。

“我并未理想到不谙世事,Hank,理想和现实中间必定会有个平衡点,我相信我会找到的。”Charles朝Hank眨眼,“那之前,我可以用爷爷的钱来付薪水。”他看着Hank不甚赞同的表情笑起来。

 

“如你曾经所说的,Hank是个正直的好人。”

Charles在去机场的路上对妹妹说,Raven把视线从她的手机屏幕上移开,她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尽管我一直都不太愿意承认,要知道他开始追求你的时候我还差点打断过他的鼻子,但不得不说那家伙能成为你的不错的伴侣,最重要的是,他懂得为你妥协,大学时我可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去定制裁缝店里当学徒。”

“Charles,你只是得再花点时间,你值得最好的那个。”Raven拍他的手背,“至于某个混蛋,听说他的公司马上要成立伦敦分部,我确信自己一定能打断他的鼻子。”Raven发出一声冷哼。

“别给爷爷添麻烦,我还得用他的钱来发薪水。”Charles严肃地说。

“认真的?”

“当然,我的积蓄只够用来做启动资金。而公司的首批项目里含有不少公益成分,回报较慢。”

Raven眯起眼。

Charles摇头,“知道吗?甜心,越是顶级的黑客越有自己的原则。”

“所以你们这些家伙的终极目标是黑掉入侵外星人的飞船操作系统?”

“为什么不呢?”

兄妹俩相视大笑。

“我爱你,Charles,好好度个假。”

“虽然我怀疑自己大部分时间会待在酒店里,那也不赖。”

“你说过你的信息隔离期还得持续一个月。”

“没错,但我可以手写源码,在纸上。”

Raven翻了个白眼。

 

司机不小心把调节音量的按钮错当成调频的,午间新闻播报声从车内音箱里飘出来。

“除了关于Genosha公司的伦敦分部正式成立的演讲致辞,今天上午10点的发布会上,公司总裁Erik Lehnsherr还公开了其他两项重要声明。以下是发布会上的实况录音…”

“把它关掉。”Raven带着怒气说。

然而他们都已经听到了Erik的第一个声明——

“我将在半年内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及公司总裁职位仅保留董事身份和股权而以个人身份专注于一个新领域的项目投资…”

司机在Charles的要求下重新打开广播时,他们听到了另一个更为震撼的声明。

“我很抱歉曾表现得像个混蛋,Charles,但我真的非常爱你,渴望与你共度一生。”

司机自主关掉了广播。

Raven在一片寂静里开了口,“新领域的项目投资?”

Charles往后倒向座椅的靠背,闭上发热的双眼。

“他太疯狂了。”

“的确,但也太棒了。”Raven吹了声口哨,“我得说我对这个混蛋改观了,Charles,不过这不代表我不会揍他。”

Charles根本听不见Raven的声音,他脑中此刻充满了嘈杂。

 

他们还是到了机场,Charles发现Erik出现在安检口时并未觉得意外,他不自觉地慢下步子注视那个穿着大衣的挺拔男人。Erik在打电话,几秒后得到感应般的转向Charles。两个人撞上视线,Erik放下手机,Charles则完全停了下来,他们在机场熙攘人群里中相视,直到Raven快步从他身边掠过的时候Charles才突然从混沌状态中惊醒。

“等一下,Raven…”

他妹妹的拳头已经砸在了Erik的左脸上。

Charles觉得自己脸上也疼了起来,他小跑靠近20码开外的案发现场。

“我是来揍你的,Lehnsherr先生。”Raven盯着站直后并无怒意甚至向她点了点头的Erik。

“很高兴见到你,Raven。”Erik诚恳地说,他伸手按了按自己的下颌。

“我可不打算道歉,因为接下来会发生让你高兴得要命的事,Erik。”

Raven勾起嘴角看Erik渐渐浮现出满脸不可置信的惊喜,她先是退到一旁,接着从来就受不了爱情电影的她决定去给自己买杯咖啡,而在转身时不小心撞上了驾驭红底高跟鞋冲进大厅正准备大吼老板名字而在看到Charles时赶紧闭上嘴并试图刹住脚步的Emma Frost。

“Oh,非常抱歉…”

“抱歉,是我不小心…”

由于都不止一次看过对方的资料照片,她们很快认出了对方,片刻后相视微笑:“Frost/Xavier小姐,真是幸会。”

 

Charles在离Erik两步远处停下来,后者的惊喜神色为此消退了大半。

“关于你预备投资的新项目,恐怕连最基础的融资计划书都未见成稿,你可真是我见过最草率的VC了。如果这个项目毫无回报,损失的远不仅是资金而已。你蓄积起的业内和各界的资源,人脉和声望,这些都会大量损耗,当然,还有你的时间,谁都没有很多个十年,Erik。”Charles原本些微颤抖的声音变得平静。

“我煎熬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来思考和准备以确定自己并不介意重新接受一次挑战。”Erik漫不经心地耸肩,恢复他那种自大的此时听来却并不刺耳的语气。“鉴于我仍是Genosha的大股东,董事会及监管会成员,我仍会肩负数千员工的生计责任。而我暂时还没有家庭,做出事业方面的转型决定并无太多其他顾虑。”

Erik在这里停顿了一下,他迈步缩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我以为你会欣赏我把疑虑转化为信任的做法,我畏惧过你的强大,Charles,我在寻找方法让这些情绪转变,更重要的是,我相信这有机会带给我最想要的回报。”

“也许你会后悔。”Charles望进他瞬间燃起复杂情感的双眼。

“我已经后悔过了,我后悔曾说过给不了你想要的这句话,现在正急切地向你展示我有这个能力,而你该更自信才对,Charles。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没有如此恐惧过失去。”

Charles在安静了片刻后轻声叹息,“你这个狂妄又贪婪的家伙,现在说吧,你想要怎样的回报?我会在融资计划里分析相关可行性。”

“我想与你共度剩下的每个十年,我相信这百分百可行。”Erik又再靠近了一点,这下他们都无法掩饰变得急促的心跳,加快扇动的眼睑,他们呼吸可闻,爱意和情潮都从眼底汹涌浮现。

Charles呢喃着仰头,闭上眼睛给出邀请,“省略太多步骤了,Erik。你甚至还不是我男朋友。”

“至少我今天并非提着箱子跑来预备直接跟你去度蜜月。”Erik吻住Charles之后轻咬着他的嘴唇说。

“你真的不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我讨厌你的强势和自作主张。”Charles在一阵深吻后喘气。

Erik把他缠进在自己怀里不放,“这句话大概可以留到我们有必要做婚姻咨询的时候再说。而且,想想看,Charles,我是否真能强势过你?”

“事实上我并不是那么期待蜜月…旅行。”好一阵后,Charles才嘟囔出声。

“Oh,那至少期待一下我们‘亲自’为对方的定制礼服量身的那天?”Erik胸腔里充斥着狂喜的震动。

Charles推开Erik大笑起来,他响亮地亲吻了对方有点肿起的英俊左颊。

“好,对此我迫不及待。”

 

Raven拨通Hank的电话:“我想我们的店只能赶上为他们提供五周年纪念的礼服了。”她朝桌子对面的Emma眨了眨眼。

Emma回应了一个微笑,然后低头在pad上飞快打字,她正在收集订购私人飞机的相关信息,用于她新婚老板的加勒比海蜜月。

 

END


平坑!! 

中秋快乐,这贺礼简直拿不出手...

特别送给我爱的 @贝鲁没有酱  @MouisAnya  @Drift in the sky 

能从卡文的痛苦中存活下来我已经满足了【。

依然是求婚完结,谢谢支持过这篇的各位!

被屏蔽了的话我再修改...

评论(4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