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少年情事 之初恋

送给 @贝鲁没有酱 虽然没有太多自信能治愈你...

但是不要低落了,你低落的话我也会的><

以及 @一去不还唯少年  酥巨巨生快!

-------


“等一下,Logan。”

Erik从他的固定座位——右手第三排靠窗的那个——上站起来,他威严地说。

“是Howlett先生,小子。”

Erik扫了校车司机一眼。

“Xavier还没有上车。”

“不管你说的那小孩是谁,他压根没有在等车,伙计。也许他正因为昨晚喝多了酸奶肚子疼,谁知道呢?你可以在晚上给你朋友家去个电话。”

我没有他家的电话,暂时。Erik捏住了拳头。

而且Charles不喜欢喝酸奶。

他只好坐回第三排的座位,在校车开出去数十码时还瞪着窗外的斜后方。

失望溢满肋骨下的整个空间,他把手里的硬皮本重新放回了书包。

Erik感觉到左边位置的几个女生在看他,而他完全没心情理她们。

那就明天。他想。

 

Charles Xavier本来坐在前一排。

旁边坐着五年级的Hank Mc什么的,戴黑框眼镜,整个人细长得讨厌。

Erik从后排女孩们的谈话里得知Charles一样聪明,却一点都不会令人讨厌。

自他转校的第一天早晨,在Erik之后三个停靠点走上校车开始,Erik以客观的心态严肃地审视了他整整一个礼拜。

作为一个11岁(或许还未满)的男孩儿,Charles近乎完美,除了他确实有点太漂亮了这让Erik担心有些混球会因此找他麻烦。

还除了他跟Mc什么的聊得过于愉快。

当Charles走上车,他会先向司机展示微笑——Erik也同样欣赏那个,然后用他的蓝眼睛环顾车内,向被他看见的每个人说早安。而Erik会在这个时候假装看窗外,整理书包或者做点其他不必要的,他实在担心直视下去的话自己会跟着Charles笑起来。

那可不行。

 

让他高兴和烦闷的事都是Charles坐在前一排,这样他可以从斜后方看到Charles低头阅读时弯曲的脖子,他被栗色发卷覆盖的脑袋随着车的行进轻晃,早晨他总是在阅读,Erik也会低头看自己的法语读物,偶尔。

而傍晚Charles却总在和邻座——Erik不想再记起他的名字,姓氏或者其他的——聊天。每次听到Charles邻座傻气的笑声时,Erik想向他家寄威胁信以使他们搬到学校附近的念头愈演愈烈。

他终于在又一阵傻笑后睁开眼睛向前排两个座位的中间怒目而视,却发现Charles在这时候从一个相当偏的角度向自己看过来。

他们的视线撞在一起,两个人都为此僵住。

Charles下垂的眼角显得更低了,他在几秒后蠕动着嘴唇。

Erik分析出那大概是抱歉。

然后Charles转过去了,Erik把手里的模型图纸撕开了一条口子。

 

当晚Erik拟定了很多个关于第二天如何告诉Charles自己并不是冲他发火的方案,而在正式施行第一个步骤时就出了问题,Charles说早安的时候,他又习惯性把头偏了过去。等他意识到这点猛地扭过脖子,Charles已经走到了第二排,他开始跟他的邻座说话。

Erik在想象里用自己的额头开始撞玻璃,撞到第三下他听见了Charles的声音。

“早安。”Charles温柔轻快地对Erik说,然后坐到了他旁边。

Erik确信自己12年人生里从来没有这么惊喜和振奋过。

除了咬到自己舌头的结巴招呼,他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得体的应对,而使得Charles在傍晚时又坐到了他旁边的座位上。第二天的早晨和傍晚,第三天,第四天都是这样。

直到Erik放下每天的忐忑接受了Charles会一直坐在第三排的事实。

 

早晨他们依旧各自阅读,Erik有机会发现Charles手里是一本动物图鉴——大人看的那种,之后他悄悄把自己的书换成了父亲的摄影进阶,他们盯着自己手里的书,全是图片也很久翻不过一页。他们在车子停下和启动的时候振动着撞到肩膀,Charles在这时候会看向他笑笑,然后移开,一点点。在下个振动里他们仍会奇妙地撞到一起。

而傍晚的Charles从那天开始变得安静而疲倦。他跟Erik招呼闲聊几句类似“今天怎么样?”就开始瞌睡,他们身体接触的面积比早上更多,却默契地任由发展。Charles第一次把头搁在Erik肩膀上时两个人都小幅度地弹跳了一下,Erik觉得脸被窗外的夕阳烫到,Charles看上去也和他一样。但两分钟后Charles又靠了过来,从此Erik在每天短跑训练后都要把自己冲洗两遍。

 

他们这么懵懂而毫无建树地消磨了近两周,终于开始了解彼此课业和喜好的阶段。

沉浸于享受每天与Charles共度的40分钟,Erik几乎把一个月前还疯狂期待的感恩节假期抛到了脑后。

假期前最后一次训练后,Erik差点没赶上校车,他气喘吁吁跑到上车的地方时发现Charles正一边焦急地往车窗外看一边给车上的其他学生发放棉花糖,看到他Charles表情轻松起来,Erik冲上车坐到他的位置上,Charles也跟着坐好,并把剩下的糖连同包装袋塞进Erik手里。

他们那天小声聊到Charles下车。Erik接过Charles帮他加工好的木制模型零件,发现自己愚蠢地没有准备感恩节礼物。

“我……在假期后给你。”

“我很期待。”Charles向他道别。

Erik不舍地目送他下车后看了一眼手里被捏得乱七八糟的棉花糖,他发现那是两个被特意留下的字母,就像他们俩的心一样,变成了一团粘糊的甜。

 

Erik心不在焉地在北非度假,只有在父亲指导下拍摄动物照片时精神百倍。

他在复课之前还花了一天自己来冲洗照片并把那些作品贴在一个硬皮笔记本里,Charles可以在每一页的空白处写下这动物的学名、纲目科属及其他信息,也许以后会有很多本专属他们两个人的动植物图鉴。

第一张照片是一只漂亮的蓝羽月轮鹦鹉,在那下面要写些怎样的赠语让他伤透了脑筋,最后出现在本子上的是“To Charles”

Erik挣扎了整个晚上还是没有往中间那个过大的空隙里填上“my”。

 

但Charles在假期后第二天也没来坐校车,第三天仍然没有,Erik惊慌地问了他终于记起姓什么的McCoy,对方表示同样不知情,Erik问了所有能问的人,包括田径队与他最不对盘的Scott,与Charles在同一班级的后者也说不出来,Charles很受欢迎,但他才转校一个月。Erik无计可施到出现在教职办公室借口问数学题,他找到了教两个年级数学的Stryker。

“Xavier?他转学了。之前的学籍调动手续还没完成,他可以随时转走。”

Erik的心沉到了胃里。

他除了Charles会在哪个校车停靠点上车外一无所知,Charles对他的住址和联系方式也不会了解得更多。而在感恩节假期里,Charles想在学校里给他留下什么也做不到,他们甚至没在校车车厢以外的地方见过,一次也没有,虽然他有很多关于假期后的,新年的,以后的,将来的计划,很多。

但一切都迟了。

Charles就那样消失了。

 

在之后的年月里,初恋这个话题对于Erik Lehnsherr来说,充满无限的遗憾和怅然。

 

~~~~

 

Erik觉得这蠢透了,但他确实赌输给了Emma,因此不得不被“租借”给他们共同的朋友用于帮助西洋棋社向大学新生招募社员。

他站在那些可笑的标语和用PS制作并速印出来的海报边——那上面临时加上了他的脸。

Erik瞪着那些填报名表时都一直盯着他看的女孩们,找了个难得的空档他压低了声音对Moira说,“这是诈骗。我根本没加入你的社团。”

“但是你会下棋,而且一定是田径队里唯一会的,这足够了。自在点,大学偶像。”

“骗子。”Erik冷笑。

“处男。”Moira用恰好没有第三个人听到的音量反击。

Erik强忍住掐她脖子的冲动假装去看已经填满一整张的报名表。

他的眼睛几乎瞪了出来。

“这是什么?”他指着一个名字质问Moria——用一个病句,他声音里的颤抖让后者看了一眼报名表,她回忆了一下。

“今天早上第一批来报名的社员之一,说真的要不是他说今天很忙我就邀请他来招新,应该比你更管用。”

“他看到这些愚蠢的海报了?”

“当然没有,这些玩意中午才送来。你他妈要去哪儿Erik!”

Erik充耳不闻地往生物院跑,所以基因学专业的报道点在哪儿?

 

Erik绕着生物院跑了一圈也没找到那个见鬼的报道点,当他准备随便抓住一个学生的领子发问时他看见了一个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身影,看起来就像是,7年后的Charles Xavier。Erik用冲刺的速度追了过去,而在相隔几个步距时他停了下来,因为太过紧张和不确定Erik不敢靠得太近,五脏六腑在此刻全跟着心跳一起震得乱七八糟。

Erik像个跟踪狂似的跟着那个栗色卷发的轻巧背影进了新生宿舍楼。

301的门在那个背影面前打开的时候Erik欣慰地想,至少我现在知道他住哪了。

 

“今天怎么样?”打开的宿舍门里传来问话。

“还不赖。”Erik听见那个背影这么说着,一边走进那扇门,同时用脚尖勾住门扇底部向后推。

等等!

Erik按耐不住心中焦急地伸手。

然后是手指夹在门缝中被挤压出的残忍声响。

Erik疼得眼前发暗,他闷哼了一声差点把头也磕到门上。

接着门被慌乱地拉开了。

出现一张带着惊恐却仍然好看得要命的脸,和一双瞪大的,且在几秒后居然能瞪得更大的蓝眼睛。

除了Charles Xavier,这他妈的还能是谁?

Erik为了压抑呻吟和惨呼咬紧牙关,他盯着Charles鲜红的张开着的嘴唇试图转移注意力。

“天哪,抱歉,我不是故意…噢,上帝啊,我的意思是……Erik?”

Erik对他回忆起自己名字的效率还算满意。

 

“你欠我一个解释。”Erik语气里却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的每个细胞都高兴得要命。

帮他轻柔按摩手指的Charles抬起头,又低下去。

“他们终于离婚了,在感恩节的时候,我母亲带我飞到纽约签字,我原以为一定会回去,但母亲没有得到扶养权,她也失去了再回去的理由。而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足够的钱买机票。”

他还不到11岁,那当然得是一段很长的时间。Erik想。

“如果我记下你的住址,我们至少可以通信”Charles咬着他的嘴唇,“而那时我们都以为还有很多时间。”

真是个教训。Erik想。他把手掌翻转过来,抓住了Charles的手指,那里的疼痛已经转移到了心里,又堵在喉咙里让他发不出声音。

“但我持续搜索过各州的短跑记录保持者。”Charles在沉默了一阵后出声,他的耳朵发红,眼睛晶莹剔透。

Erik不敢相信自己蠢到没有想过去Google生物奥赛奖牌获得者。

哦,等等,这意味着…

Charles知道他在哪个大学。

 

“你没有女朋友,对吗?也没有男朋友。”Erik在可以发声后突然问,他还持续握着Charles的手指。

Charles在愣了几秒后回答,“没有。一直。”他整个脸都红了。

Erik凑过来贴住他的嘴唇,只是静止地贴着,Charles急促扇动的睫毛擦过他眼下。

“什么?”Charles小声问。

“抓紧时间。”

 

Erik决定今天就把7年前的感恩节礼物送给Charles——加上那个“my”,明天他就要加入西洋棋社。

很快Moira他们就不能再那么嘲笑他了。

 

而现在他先得把舌头伸进Charles嘴里,立刻。

 

Fin.


Erik拍的鹦鹉 ↓



只是段子,逻辑问题请无视...

跟初吻那篇没有关联,只是Erik也练短跑而已

评论(27)
热度(203)
  1. Charlie🌈Alastiel 转载了此文字
  2. 啊修wwAlastiel 转载了此文字
  3. LeviMcavoyAlastie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