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未言之欲 pwp

我的女神压巨巨 @SOMETIMES WE TOUCHED 的vid配文【好意思拿出来么 OTL

EC vid - Undisclosed Desires

XFC原作向,写得太仓促请无视bug

SY地址戳


----------

他们在楼梯上撞到了肩膀。

Charles从关于他论文某个细节的修改思索中回过神来。

他的思绪跟身体一同,轻微摇摆了一下,完全非刻意地,不慎地,滑入了伸手帮他稳住身形的男人那通常完美严谨的精神领域中——Charles曾在经他同意后不止一次在那里逡巡欣赏过。

只是一瞬,那画面一闪而过。

Charles睁大了眼睛。

“看来我们终于发现了你需要接受辅导的课题,未曾料想竟是如何安全地走下楼梯,‘教授’。”低沉的揶揄语声后Erik发出他惯有的让人微恼又挠人心痒的嗤笑。

Charles偏头看向他暗绿色的眼睛,他被黑色针织物包裹的手臂——Charles记得那肌肉的线条——搁在自己的肋骨下方,贴着衣物,悬停在那儿,并没有因为自己已经站稳而离开。

Erik也看向他,他们以仿若共舞一般的姿势站在楼梯上。

“谢谢,Erik。”Charles露出微笑,男人的手臂从他身前滑开,手指蹭过他的腰侧,接着往上迈了一步。

“所以,你不来辅导我吗?”Charles在他身后继续说。

几秒后,Erik手臂的温度和些微的压力由后腰传来,那动作几乎可以称为是揽着了。

“我的荣幸。”他说。

他们平安抵达了最下方的台阶,之后Erik松开手臂转身上楼。

Charles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到自己的心跳,或是感觉到了。

 

Charles皱起眉头,他暂停了向Sean讲述如何控制能量增幅的要领。一阵强烈到似乎能撼动整个大宅中有形物体的精神震颤奔袭而来。充满着熟悉的愤怒,仇恨和苦痛,那过于浓重的痛楚漫进Charles的脑海,几乎在瞬间攫走他的呼吸。

Charles不得不暂时撤回自己笼罩在大宅二楼的意识连接,他扶住太阳穴喘息,向疑惑到惊惧起来的Sean稍作解释,转身跑进建筑里。

Erik房间门的金属把手都在振动,Charles费了一些力气才把门打开,屋里的金属制品全飘了起来并在空中相互碰撞,谢天谢地他有先见之明地为之准备了一张木床。Charles用手指抵上额边,把柔和而坚定的安抚送到因淋雨高烧卧病而堕入噩梦的男人脑中,同时他缓步接近了床边,在差点被突然跳起的台灯击中额头前,Charles终于又一次完成了对磁控者的精神救赎——在他母亲的忌日过后。

Erik再次陷入了沉静的睡眠。

Charles伸手轻柔地按压他紧皱的眉间,手指沾上已冷却的汗液。他用温水浸湿一条毛巾,坐到床边擦拭男人缓慢平复痛楚的脸,再把自己投进他近乎幽暗无光的意识里。

Erik站在那里看着16岁的自己,高瘦的少年麻木地走近高耸的焚尸炉,用颤抖的手放下一朵花瓣边缘泛黄的细小白花,那颤抖很快传播至整个躯干。

Erik看着这一幕,他往前踏出一步,空间中原本微弱的光亮似乎临近熄灭地再暗了一些,腐臭的风凛冽咆哮,高耸的罪恶剧烈震动,地面从那里开始塌陷,龟裂四散。

Charles走过去,步履坚定,没有迟疑。

“Erik,回来。”

Erik又踏出了几步。

“Erik,回到我身边来,回到Charles身边来。”

步子在Charles这个音节响起时停住了。

“回到Charles身边来。”

光亮渐渐照入那幽闭的空间,他们回到大宅前的草坪上。

Erik喘息着,他来不及擦掉流下的泪水,朝也在流泪的Charles快步走来。

读心者退出Erik的精神领域,呼吸不稳地起身,他的脸全红了。

 

Charles快步从浴室走出来,他把浴巾缠在腰上,心烦意乱地去书房接那个响了第三次的电话,刚拿起话筒的时候整部话机都飘了起来,吓了一跳的他松手让话筒重新掉落回去,电话被挂断了。Charles回头瞪着出现在书房门口的Erik,后者难得地露出惊愕的神情并保持了几秒,然后耸一下肩并移开了视线。

“我以为你们明天回来。”Charles看了一眼被磁控者挪回桌上不再响起的电话。

“我并非那么喜欢纽约。”

很好,是我而非我们,所以他又把孩子们扔在那儿不管自己回来了。Charles的一千零一次埋怨已经到达唇边,却停在了那里。

客户端图片显示不全的话

戳这里


Fin.


----------

loop 压巨巨的vid太多遍,上班时也戴耳机在loop这首Undisclosed Desires

所以就有了这么篇东西,请各位快去给压巨巨贡献弹幕!!!



评论(4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