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无猜 *1【压巨巨生贺!】

亲亲亲亲爱的我女神压巨巨的生日贺礼,预计4-5章,2W字左右完结

压巨巨  @SOMETIMES WE TOUCHED 生日快乐!三次元顺利二次元开心!想到月底可以见到你我也好开心=3=

竹马题材,两岁差伪养成【。 

因为是压巨巨的生贺,单独成篇不放入少年情事系列~

分级:G - NC17【为了压巨巨终于要写少年肉了...

取名废柴星人表示,这文题已经被贝贝吐槽过了求放过!嘤嘤!


------------------

Erik伸长了脖子盯着那棵梧桐,蝉鸣的声响很大,仿佛毫不担忧自己的翅膀被摩擦得烧起来。根据鸣声他判断那只昆虫应该是近得肉眼可及,但等他仰酸了脖子也没找到。

这时他感觉到有人的视线落在背后,Erik故作沉着地转过身,目光与盯着他的人相遇。

Erik在很久以后想过自己如果再早几年见到Charles大概不会沦陷得那么快,而13岁的男孩已经有足够的审美认识到一个陌生人是否好看。

当时他站在隔壁的信箱边,还穿着校服,Erik注意他左边膝盖贴着一小片纱布,Erik不喜欢比自己小又爱跌倒的小孩,他在养育院待的17个月已经受够了这些。Erik尽可能冷漠地看着用好奇友善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对方,哪怕他真的觉得他非常好看。片刻后Erik往草坪的方向转身,这时他养母的金毛猎犬从另一台车上跳下来,伸长舌头呼呼喘气地从他身边掠过,直往他不想理会的小孩奔去。

“嘿!”Erik朝他家的狗大叫,他还没完全摸准它的脾性,他不希望那小孩遭受到并非出自它本意的攻击,像是被撞倒之类。

Erik朝那边跑了几步,在小孩蹲下身边笑边被狗舔得满脸口水时停下来,他瞪着这一幕。那小孩又抬起眼,眯起时也有蓝色透出来。

“我祖母也有只狗,一只杜宾。”他友好地对Erik说。

Erik正要犹豫是否要点头或者做点别的什么反应,养母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Erik,甜心,领X进屋子里面。”

“…好。”Erik回答,他不怎么喜欢被叫做甜心,尤其在这双蓝眼睛对面,但他并不觉得有必要反抗什么,Erik在过去三个月里已经认识到,他的养父母都是非常好的人。

“噢,这里有位天使。”Edie Lehnsherr走了过来,“我们的邻居?你好,我的名字是Edie Lehnsherr,这是Erik,今天刚搬到这儿,你叫什么?宝贝。”她微笑着走近,把手放在养子的肩膀上。

“Charles,我的名字是Charles Francis Xavier。日安,夫人。”叫Charles的小孩站起身来,配合着问候的肢体语言礼貌得要命,接着他把头往Erik的方向偏了一下,“日安,Erik。”

“日安。”Erik不由自主地回应,之后他不自在地接过养母手中的皮带,低头扣到X的项圈上。

Edie稍微弯下腰与Charles交谈,她愉快地称赞着男孩的眼睛和卷发。

而Erik惊讶地发现Charles居然连恭维话都会说。

在了解到Charles跟着祖母住在隔邻后,Edie提出了晚上过去拜访的建议,之后他们互相道别,Erik在牵着X走进屋子前再向邻居家的草坪投去一眼,Charles正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取下书包,伸手往里头摸索的动作笨拙得有点可笑,他费了点劲把里头的钥匙掏出来,Erik把脸转开,跟着Edie走进门里。

 

Edie把洗过的奇兰樱桃装进玻璃碗里,满出碗口的那些血红色果实很快凝上一层薄霜,冒着隐约的白气,变得不那么刺目的色泽吸引Erik的注视。他正站在厨房里寻找接下来应该帮忙清洁的物品,Edie把一颗樱桃塞进他嘴里,Erik下意识地微皱起眉,他先是含着那果子,再把它吞进去一点,然后用牙齿小心地咬下去。

那是Erik第一次记得樱桃的滋味。一秒酸涩后四溢的甘甜。

Jakob Lehnsherr在Edie端着碗经过客厅沙发时从书页里抬起头,他张嘴接过另一颗美味,目送母子俩出门拜访邻居。 

Charles的祖母Daisy年纪并不大,看起来更是年轻,她开着一家社区诊所,和善又健谈,Erik觉得她笑起来像养育院的院长,这足够引起他的好感,接着他看到她的狗——一只杜宾,只是蹲坐在沙发边也显得颇为威风。Erik在这刻认为他们的邻居总体来说极为值得赞赏。

这时楼梯上响起轻盈的脚步声,Charles从楼上走下来。

“晚上好,Lehnsherr夫人。”他往玄关处靠近,“Erik。”

“晚上好。”Erik仍是反射性地回应问候,接着一个名字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他们在沙发上大约坐了半小时,分享Edie带来的礼物,Edie和Daisy很快就社区环境和附近学校师资等话题热切地聊起来,而Erik在发现自己的视线被Charles往嘴里放樱桃的动作吸引时赶紧垂下眼,看向伏在他们之间的杜宾深枣色的光泽皮毛。

“他叫Max。”Charles的声音因为咀嚼而含混。Erik点头,他的脚背感受到了Max身侧的热度。

“也许他们能相处得不错?我是说,Max和X。”

“我想也是。”Erik赞同地说。

 

Erik在六点时再次醒过来,这次醒得非常彻底。他坐起身环顾这个陌生的房间,确认自己不是在腥臭的船舱底,肮脏地下室,也不是在养育院狭窄的上铺醒来。他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下楼,X从自己的新窝里蹿出来向他摇尾巴,Erik在它头上轻拍两下,把皮带系上项圈,在出门前确认自己带上了钥匙。

Erik打算就绕着一个街区跑几圈,毕竟他对这儿完全不熟悉,而新环境让X异常兴奋,它拽着Erik一路狂奔,只有在转向的时候勉强接纳主人的意见,Erik固执地拉紧皮绳与X角力,他们拉扯着跑完了第三圈,X终于充满慈悲心地慢了下来,于是他们都气喘吁吁地走完了第四圈。

回到屋前的时候Erik发现Daisy正领着Max外出。

“噢,甜心,Erik,你可真早,瞧这好孩子,他叫什么?”

Erik开始对“甜心”投降了,他回想着Charles的语气,“早安,Xavier夫人。它…他叫X。”

而大狗们正隔着篱笆警惕地朝对方张望——虽然因为糟糕的视力确切来说它们在以气味和声响分辨对方是否友善,Erik注意到X的尾巴再次翘起并轻柔地摇动了几下。

他们会相处得不错的。Erik进屋前想。

 

Erik花了一天时间与Jakob一起整理车库和草坪,父子俩在晚饭前用从杂物堆里翻出的棒球手套和球棒练习击球,发福的Jakob体力堪忧却兴致高昂,一边给Erik喂球一边指挥X给他捣乱,Erik回击着各种球速难堪的坏球,X兴奋地来回奔跑,偶尔发出欢快的吠声。直到Jakob摆着手表示自己得歇下来,Erik觉得自己才刚刚热身完毕,他喜欢运动时的感觉,竞争带来的激越心情和沉浸于不断迫近极限的兴奋感都让他享受,等升上七年级他也许会去给英式足球或者曲棍球队递份申请。

“让那孩子跟你玩一会。”Jakob平复着呼吸指向他的身后,Charles从街区转角处走过来,看起来刚下校车。

他们的暑假开始得真晚。Erik边想边用同样满是汗水的手背擦着前额。

Jakob在回应问候过后把手套和球递给Charles,Erik对此并无异议,毕竟他只想能继续击球到晚饭开始前,而男孩投出第一球之后Erik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投得不错。Charles接过Jakob扔给自己的另一个球,得意而略带挑衅地朝Erik扬了扬下巴,在看起来深刻领会了诀窍的简单准备动作后,把第二个速率不低还稍有下坠的球投了过来,Erik再一次挥棒落空。

Daisy的车在不久后出现,Edie的喊声也从屋子里传出,这一次Erik的球棒以完美的角度和着力击中了来球,球在空中划过弧线落到了Lehnsherr家车库后边杂物仓库的屋顶上,Charles把视线收回来转向Erik,他的额头和脸上都是汗,眼睛发亮。

“Wow。”他说。

Erik耸了耸肩,他想自己大概算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第二天早晨出门时,Erik发现Charles和Max站在Xavier家的草坪中央。

“早安,Erik。”没有睡醒的男孩听到开门的动静转过身,他用力地揉着眼睛,然后打了个很大的呵欠。

Erik说了一个“早。”出口后才懊恼于声音太小。

“我放暑假了,Nanny说你早上会出门晨跑。”他们同时往外头走的时候Charles说。

Erik没有听出这两句话有什么关联性,但他觉得Charles迷糊的样子挺可爱。

“你要一起跑吗?”Erik看一眼他膝盖上揭下纱布后显露出的结痂伤处。

Charles 笑起来,Max在一边昂起头,“我们要一起跑。”

而事实上,第二圈他们就已经在走了,Erik现在有点疑惑于才11岁的Charles是否能算是天才棒球少年,他连匀速慢跑上半英里的体力都不具备,说明他基本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更不用提勤于练习,那么他的球投得可太棒了。Erik略有不甘心地想。

“抱歉,Erik,也许你可以不用管我。”Charles断断续续地说。

“我们走一圈再跑。”Erik拉紧皮绳试图把X控制住,Charles帮了他一把。

Erik向对Charles言听计从的Max看了一眼,Charles像是能读心似的解答他的疑惑,“Max是退役的警犬,被训练得非常好。”

Erik暗暗为自己的暑假多加了一条计划。

Charles为他介绍附近的住户,Erik不太感兴趣却还是接受他的好意,偶尔点头或发出附和的单音。街区里的行人多起来,Charles几乎能与每个人招呼,有人踏着滑板从他身边经过,用刚取的报纸拍他的背,Erik对那人的侧影投去冰冷的一瞥,Charles只是笑着抱怨一声。

再绕了一圈后,社区里的送奶工骑车从他们身边经过。

Charles喊道,“早安,Garcia先生。”

“早安,Charles。”Garcia先生的声音从身后飘来。

这样的小孩进了社区可就不会丢的,所以Daisy能放心晚归。Erik胡思乱想着。

基本上没什么意义的再一圈后,他们终于回到了自家的草坪前。

“今天起我得去妈妈家里住上两周,所以,再见,Erik。”Charles摸着X脖子上的毛。

Erik同时感到一阵轻松和失落,他不太懂得这种思绪,他才认识Charles 不到48小时。也许我可以帮你遛狗。他想,而他说出来的是,“再见,Charles。”

Charles抬起眼睛,那里头波光轻漾,“瞧,我的名字没有那么难念吧。”他狡黠地眨眼。Erik推开白色的栅栏门,牵着X走进去,“两周后见。”他说。

 

 

然而8天后Charles就回来了。他先从车上下来,Daisy把车开进车库。Charles慢慢地经过草坪,向正在训练X此时盯着他看的Erik很勉强地笑,甚至没有出声。

Erik站起身来,他同样沉默着飞快地跃过两家草坪间的篱笆踏上Xavier家的那块,靠近Charles的时候他放慢步子,清晰地看见对方额头被涂上浅黄色药膏的肿块,嘴角也稍有点肿起。

“是谁?是不是…?”Erik嗓音嘶哑,他已经开始变声,加上低沉的语调,让句子听起来有些不似出自少年的悚然。

Charles低着头,Erik开始慌张于他是不是哭了。哦,拜托,别哭。

“别再回去那里了。”Erik不想理会自己是否有说这句话的立场。

Charles仍然低着头。哦,别这样…Erik伸出手触碰他的肩膀,然后把自己靠得更近了一点,他从不擅长表达亲近和安慰,对接下来怎么做依然很迷茫,但如果Charles哭了的话,他不会像曾经在养育院里一样不耐烦的——尽管他还是忍着不耐把那些照料的事儿做得很好。

Charles把脸抬起来向他吐舌头,“我才没哭,傻瓜Erik。”

Erik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以示称赞,选择忽视从Charles眼角滑落的水珠。

“明天要一起跑吗?”Erik走了几步又转过身。

“也许过几天?”

Erik知道Charles还有别的地方在疼,他只好努力把心里的怒火压下去点一点头。

 

晚上他在厨房磨蹭,把橱柜擦了很多遍,竖起耳朵听养父母在客厅里的轻声对话,关于Charles去世父亲留下的信托基金,来自富有家族的母亲,以及他的继父和继兄。

“Daisy说她家的保姆在一周前因为亲人去世突然辞工了,诊所的忙碌让她难以好好照顾Charles,才不得已送他回去住一段时间,大概还需要一个月才能聘到新的保姆。”

Jakob回应了一句,Erik听见Edie说,“我得再去看看是否帮得上忙。”之后她出了门。

Edie回来的时候大约十点,她拉着Charles的手走进屋子。

“Daisy回了市里,她有些…事要处理。”她对Jakob说,“Charles今晚住在我们家。”

 

两个男孩都洗过澡之后已经十点半,Charles还来不及对Erik简单过头的房间产生好奇就困得迷糊起来,Erik认命地拉住他身上自己的睡衣后摆,阻止他往床上爬。

“头发要吹干。”

Charles嘟囔着表示同意,而当Erik把吹风机拿进房间,Charles已经埋进了枕头里,Erik只好拎着他领子催他坐起身,通上电源给Charles吹头发。指间湿漉漉的触感慢慢变得柔软细腻,仲夏夜间的气温让他们两个又都出了一身薄汗,Charles在整个操作过程中东倒西歪,让Erik恼火又好笑。掌中的湿发半干之后Erik关掉电源,Charles在噪音消失后茫然地回头看他,额头上的肿块已显现出淤青,Erik从床下拖出医药箱找出药膏给他涂上,按摩过程中Charles发出无意识的猫咪般的呼噜声,Erik仔细地在他嘴角也涂上一点,终于放他躺了下去。

Erik在刷牙之后关掉房间灯,他尽量轻巧地把自己挪上床,Charles占的地方很小,他朝床边蜷着身子。Edie在门上轻敲了两下把门推开,满意于两个孩子都已经乖乖躺下,她发出一声轻叹,重新关上门。

Erik扭头朝床那边看一眼,伸手去关床头灯,他思考着明天是否还要去晨跑,一边转成侧躺,朝着另一个床边,一会儿之后他又转了回来,Charles在这时也转过来,他们在看不清对方脸的情形下相对着。

Erik听了听Charles呼吸的节奏,判断他确实醒了过来。

“我也揍了他。”他听见Charles小声说。

Erik不知道除了“我为你骄傲”还能说什么,但这句也完全不适合出口。

“我可以教你揍人,不受伤。”过了好一阵他说了另一句真心话。

Charles发出闷闷的抗议声,“我不喜欢打架。”他停了一下,“但我不想认输,尤其在是他喊我小妞儿和说我父亲坏话的时候。”

尽管还没能想象出那张脸,Erik已经在自己脑中的影像里一拳掏向Charles那个见鬼继兄的胃部,力度足够让一个十年级160磅的男生在三秒内吐出来。在养育院时Erik揍那些欺负小一些孩子的混蛋从不手软,并且经验丰富,他能教Charles很多。

“我可以拉着你吗?”Charles更小声地说,Erik没有犹疑地把手伸过去,他们的手指贴着床单勾住彼此。

“睡吧。”

Charles很快再次睡着,Erik却在黑暗里注视他的方向很久。

大约两点时他才朦胧睡去,但直到六点前,没有再被什么惊醒。

 

 

TBC.


评论(42)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