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deserve it

不要笑,并不是逗比段子...

--------

“X?”Erik把刚伸出窗外击中逼近那辆车前轮的右手缩回车内,调整位置回到驾驶座时他对着通讯器耳麦又喊了声,“X?!”

没有回应,焦躁感从胃部直升至嘴里,这瞬的分神让一辆车越过了他,后座的枪手用四颗子弹终于击碎了他的车前窗,Erik咒骂着伏低身体,他加速逼近后举枪向其油箱和后轮施射,令其冲入一间镇上空置的修理厂后爆炸,接着快速拨动方向盘的同时踩下油门,让车头穿过街边商场的玻璃橱窗闯入室内。

弹入车内的玻璃碎片在他裸露的脸颊和手背皮肤上刮出血痕,额上创口中迸裂出的血沿着侧脸流下,前一天被包扎起来的左肩也由于刚才的动作引出钝痛,Erik却感觉不到这些,他甚至无法专注于将车从这一团混乱的室内开出去到达另一个街口。

三辆车从后面追上来,车内的导航监视屏告诉他另外两辆正在包抄,Erik将车再次右转,将那些柜台撞得粉碎,同时声嘶力竭地大吼,

“Charles!!”

耳塞里传来沙沙几声,搭档的声音终于响起来,

“把他们引到油站去,Shark。从商场的南门出去,我就位了。”

Erik松了口气,他庆幸于对方的安全。车载导航即刻锁定了路线,Erik依照搭档指示驾车冲向商场南门。

油站位于两英里开外,Erik在距离200码处被击中了后轮,他把枪换到左手,用没有受伤的右臂控制方向,车身震动颠簸着,Erik把弹尽的MP5-PDW扔掉从椅子下取出HK G36C架上左臂,半躺在突然后放的椅背上向最靠近的那辆车后座的枪手扫射,枪手被射杀前释放出流弹击中了那辆车的车手,这可算是个意外收获。

Erik放下抵在方向盘下方的膝盖,他重新调高椅背过程中已瞥见那幢较高的建筑。

Charles在那上头。

Erik稍作减速,剩余的四辆车迅速逼近。

三秒后他在搭档“现在!”的吼声中踹开了早被挤压变形的车门,带着枪扑向车外,再往路面下方滚落下去。已废弃而未来得及处理改建的油站被30码开外发射出的三发榴弹依次击中并引爆了油罐,强烈爆炸震碎了附近所有建筑的玻璃,冲天而起的烈焰同时往四围蔓延,将五辆车一同吞没。

已全力躲避仍被气浪掀飞十码远的Erik在一阵眩晕后撑起身体,他挣扎着换上通讯耳塞,搭档焦急的声音仿佛从水下深处传来,

“Sh…shar…k,还…好吗?”

“好极了。”他用走调的声音回答,手指摸进乱糟糟的西服口袋触到那个闪存,吹了声微弱的口哨。“填弹速度又加快了,这次你可真不温柔。”

那头语气轻松起来,“躺一会儿,Shark。”

“不打算来接我?”Erik把头偏向那幢建筑的方向。

对方沉默。

Erik不顾自己头晕目眩,噌的一下坐起身,“你受伤了?”

“扭伤而已。躺一会,我现在可搬不动晕过去的你。”

Erik只好躺回去,呼吸平复和脑中的鸣叫淡去后他再次坐了起来,“告诉我,Charles…”

一声叹息,“总因为破坏称呼上的规定得在报告里附加检查部分,你不能学乖点?”

“谁他妈在乎那个,告诉我你怎么受伤的!”Erik的舌头依然不利索,但这无法阻止他开始大吼。

“嘘,冷静点。我从三楼跳到下面的顶棚上,落地的时候扭伤的。再由于开车到这,我想骨头上大概裂了条缝儿。”Charles的语气带点无奈和不甘。

Erik站起身来,他拎起那架G36C,“所以你被绑住了?”

“五分钟左右,他们马上离开了,只留了两个看守。”

Erik安静了几秒,他没有再问什么,焦枯的味道再次充满在他恢复知觉的口腔内,他听见自己摩擦牙齿的响声。光是Charles被Shaw看到这点都让他觉得无法忍受,他还记得一年前他复仇未果,Shaw在与他对峙时言语中对Charles的无礼和不敬。

他无法忍受这个,无法忍受那肮脏的视线落在他的Charles身上,一毫秒都不行。

 

几分钟后Erik在建筑物顶楼找到Charles,后者藏身在一堆杂物里,M79已经被拆卸装进手提袋。Erik出现时Charles并未举起手中的P226R与他相对,毕竟联结者在100码之内都能清晰地彼此感应。Erik快步走过去蹲下身体,把他的搭档和伴侣揽进怀里,拥抱一会后他侧头去吻Charles的耳尖,鬓角,再把鼻子埋进伴侣的颈侧深深嗅入那唯一能安抚他全身躁动的气息。

Charles发出轻柔的叹息,并用手掌拍他的脊背。接着他们分开一点,Charles的眼睛在满面灰土中蓝得愈发艳丽,他用手指抚过Erik沾上干涸血迹的颧骨,把伴侣的头偏向一侧检查他额角的伤口,然后吻上他皲裂的薄唇。

Erik沉重地呼吸着加深这个吻,他收紧一只手臂,用另一只手摘下自己和对方的耳塞扔到一旁,边用舌尖深入舔舐Charles的温热内壁,边把他抱起跨坐在自己腿间,小心地不碰到受伤的脚踝,开始磨蹭挤压两人半硬的器官。

直到两个人把衣物从里到外都弄得更脏,Erik才抱着Charles站起身,他们在镇上找了辆车,开往另一个城市。

Erik把烟蒂熄灭在阳台上的盆栽里,他回到房间靠在床头,把闪存接入电脑,用Charles编写的程式开始解密,完成后他眯着眼开始浏览那些罪证。

Charles从酒店房间的浴室里出来,他穿着被打湿大半的T恤和四角短裤,可爱地用未受伤的单脚跳着靠近床边,发现Erik只是抬头看他一眼并没有挪去旁边位置的意思。Charles眨了眨眼,直接跪上床沿再爬到Erik身上去,他翘起包扎好的脚踝把放在Erik上腹部的电脑拨去床的另一侧,手指由那赤裸结实的前胸滑向肚脐,在那里戳弄几下后再往下扯开系在胯部的浴巾。

很快他就被Erik抱起再小心轻缓地翻身压上床垫。接着他的短裤被彻底褪下,Erik从他抬高的膝盖亲吻到脚踝上的绷带,再把腿弯圈到自己腰上。

Charles抓紧床单呻吟,Erik在他体内的顶动稍微慢下来一些,他半睁开湿润的眼往上方看,Erik垂着眼睛,Charles在伸手抚摸他有些扎手的下巴时注意到他眼中的失焦,下一秒Charles没好气地夹了他一下,换来一声低喘。

之后Erik再没有分心,汹涌的爱意和独占欲席卷每个细胞近乎吞没他的理智,他弯身咬住Charles的唇,在吞进伴侣小声的惊叫后把他撞进枕头里。

~~~~ 

 

Shaw终于从押解的车上下来,出现在瞄准镜里,Erik把半根烟吐掉,再将眼窝重新贴上去。

他缓慢地呼吸了一次,扣动扳机。

Shaw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血洞,他在两个狱警的钳制下往后缓缓倒去,双目圆睁,没来得及发出哪怕一点微弱的声息。

Erik迅速拆卸了狙击枪,他重新站起身探头下望,检察院前那团混乱的人群从这里看过去渺小如被惊扰的蚁群。

Erik露出一个微笑,仔细地感受着自己伴侣在脚下建筑物某个房间里舒适地沉睡。

他把手提袋的拉链拉上,转身前从凝结冷笑的唇边溢出一句话。


“Shaw滚出EC圈。”

 

Fin.

 

我是认真的。

枪支武器全参考自POI


评论(63)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