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无猜 *2

警告:本章有涉及未成年性意识

----------

Erik在转角站着,在脚步声靠近后将手中的曲棍球棍伸出去,把来人干净利落地绊倒。他收回球棍等那摔晕了头的混球坐起身,呲牙咧嘴地朝这边看,接着Erik拎起球棍顶到那小子的肩膀上,他走近一步,居高临下眯起眼,“听清我说的每个字,再让我知道你抓Charles的头发,我就把你还没蛀光的几颗牙全敲掉。”

 

听到保证后Erik放人离开,从另一辆校车下来的Charles向他走近,脸上的表情介于满足和无奈,他还在读七年级,理所当然是满足的部分更多些。

“想过这可能导致他更混蛋吗?”栗发男孩把装着面包圈的纸袋塞进Erik手里,再接过他的球棍。

“我教过你怎么揍人了,至少是反击。”Erik向纸袋里张望一下,“你该把握一些比给X洗澡更逼真的实践机会。”

Charles横过球棍打他的屁股。

 

在他们分别走近自家草坪前,Charles停了下来,Erik在手中的面包圈上撕咬了一口转头看他,Charles略有撇低的嘴角沾着巧克力酱,Erik有些好笑地伸出食指探过去,Charles没有丝毫退避,反而下意识地伸出舌尖在那儿舔过,湿热的触感在Erik指端一沾而过,Erik的手却顿住了一刻,才继续在那白皙皮肤上移动,把剩余的酱汁抹掉。

接下来Charles似乎轻声说了大概是类似厌倦私立学校的句子,Erik却没仔细听进脑子里,他在片刻后惊慌于自己因刚才的无意接触变得急促的心跳。

Charles可爱地偏着头等他回应,Erik因心不在焉只能支吾附和。

直到Charles难掩失望地跟他道别,Erik才懊悔于错过表达宽慰的最佳机会。

他看着Charles走近屋子,听到Max短促的吠声,Erik马上就要满15岁,他个子长得很快,声音变得低沉,喉结突出来,下巴的轮廓渐渐硬朗,他已经到了足够对某些体验产生好奇和冲动的年龄。

 

Erik把短发擦得半干,后仰倒在床上,他举起手臂查看那里紧实流畅的线条,手掌在半空缓缓握紧,他弯曲肘部让前臂肌肉稍微隆起,视线凝在那儿却缺失焦点。他想着这天教练强调的要领,想了一会社科测试,他的法语学习进度,还有前几天在一刻钟内输给Jakob的那局棋,最终还是想起了Charles。

Charles也在长个儿,Erik对这一点的感知比对自己长高的更为强烈。他的肩膀宽了一点,四肢柔韧伸展,连鼻梁上浅褐色的雀斑也似乎扩散开来了些。即使刚剪掉发尾俏皮的卷曲,他微垂的眼角和鼓起一小块的下巴看起来仍然精致温软。但Erik知道,Charles并非真如他看起来的那么柔软。

他好胜固执得并不亚于Erik,有与Erik的无畏相匹敌的却更为温和的勇气。他们在不少方面较着劲,Erik几乎从不让着他,事实上保证自己不每次输掉已经需要花费不少努力。

Erik没法停止心底对Charles的赞赏,他未必能分析自己对Charles好感的具体成分,只能察觉这好感在过去的16个月里不断增加累积,偶尔的争执也不能将之削减半分。他希望Charles能站在自己这边,与自己分享勇气,彼此宽慰,能一直是自己的玩伴,朋友,社交桥梁。直到这希望在某一天起变得不同寻常的浓郁,浓郁得转化成了渴望。

是的,渴望,正是这个词。

他害怕去想自己究竟渴望些什么。

Erik从另一个模糊得无法回顾而毫无疑问在其中触碰了Charles的晨梦里醒来,之后,他在带X出门之前努力把思绪从这事上剥离。

 

 

早餐后Erik磕磕巴巴地为养父读着一本法文读物,抬眼瞥见Charles在窗外对他做的鬼脸,就直接跳过了接下来两行念到下面去。Erik对于自己的慌乱有些不忿,却还是快速放下书去把门打开。

“我跟Max打算去走走,加入我们?”

Erik看向早晨已经疯跑过50分钟的X,后者站起身来极力流露恳切的眼神,边用力摇着尾巴。

 

他们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来,T恤粘在汗湿的后背上,刚被Max抢走所有飞盘的X正在不甘地向退役警犬呲着牙,接着他们半真半假地撕咬起来。Charles接过Erik递过来的水壶毫不犹豫地仰头灌下去,Erik看一眼他还未有突出喉结的脖子,随着吞咽的动作白皙的皮肤有节奏地起伏,他转过脸,随口提起一个话题。

“下周球队有一次主力选拔。”

Charles拧紧盖子用手背抹去唇边和下巴上的水滴,“恭喜。”

“祝贺得未免太早。”Erik却难掩愉快。

接着Charles已经开始建议那之后要去吃披萨庆祝。

他们在这个话题后沉默了一阵,Charles忽然向他凑近一点。

“Erik,你…有女朋友了吗?”

Erik感觉脖子僵硬,然后用一种别扭的姿态转向Charles,他想用更强烈的语气表达否定,却还是只挤出了“没有”。

“你总是走神,有时候很长时间不说话。”Charles看着自己的鞋,“Scott说一定是因为你……搭上了某个小妞儿。毕竟我们不同校,我没法知道这个。”

见鬼的Scott,我要把收起来的狗屎倒在他家信箱下。

“我的意思是,有的话你得告诉我,我们是朋友,要好的那种,这没什么好害羞的。”

“我会的,”最终Erik憋出了这句回应,停了一会又补充,“因为这个害羞太蠢了。”

“也许等你当上主力就有了。”Charles在他肩上轻拍一下,Erik觉得这些对话诡异极了。

 

晚饭后他们在Lehnsherr家客厅各执手柄以电玩人物对抗,Erik还是胜得多一点,Charles气呼呼地站起身,“我要喝可乐。”他不怎么客套地说,转身之前顺势踩了Erik一脚,随即被后者迅速拉住手臂拽回来压到沙发上。怕痒的Charles在Erik的手脚并用的攻击下缩成一团并笑得喘不过气,很快就蓄起眼泪,眼眶里的蓝色马上就要溢出来。

“饶了我吧。”Charles喘息着小声说。

那细碎的轻软嗓音让Erik觉得自己被他反挠了一下,痒进心里。

Erik发现自己覆在男孩的上方,躯干和四肢笼罩着他,Charles正在长大,而Erik长得更快,他会一直保持体格这项难得的优势,他为此觉得安心,似乎无论Charles将成长得如何独立和强大,也始终最适合被他拥抱,被他锁进怀里。

Charles趁Erik愣住的这一瞬挣扎起身,总算顺利脱困溜进厨房。Erik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躺着,斜着眼看电视屏幕上暂停的游戏画面。

“你没听见吗?电话响了。”Charles从厨房里探出头。

Erik很不情愿地伸手够向电话。

 

放下话筒时Erik发现Charles抿着易拉罐的罐口盯着自己看。

“是女孩?”

“你刚才贴过来不是听到了?”

Charles安静了一会再继续,“你在学校里都这么跟人说话吗?哪怕对方是女孩?”

Erik茫然地看着他。

“像是只回答‘是’、‘好’、‘不’,之类。”

Erik不置可否地耸肩,接着把手里可乐的拉环拉开,喝下一口,他转向屏幕,“继续吗?”

“不,我要睡了。”Charles并没有站起来,“打个电话给我Nanny好吗?Erik。我想睡这儿。”

“跟你睡。”他眨着眼补充。

Erik的心又被他挠了一下。

 

主力选拔当天,Erik在训练草皮边发现了Charles,男孩把校服外套搭在手臂上,只穿着衬衫,满场张望后把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接着开始朝这边挥手。

Erik紧张地回应,在发现他身边有个穿着与他同校校服的伴儿时松了口气,紧接着情绪马上转化为不快,他打量了一下那个瘦高的男孩,或许比自己还高了那么一点,Erik对这一目测结果更加不快,他发出仅可被自己听见的冷哼声。

进球的时候Erik发现自己在一堆嘈杂声里也能分辨出Charles大喊他名字的声音,他在与队友庆祝之前偏头看向场边十足兴奋的Charles,觉得那是比竞争带来激越热力更让人振奋的刺激。

全场一半以上的进球都归功于Erik,这说明他能在升上九年级前确定成为球队的主力。教练在赛后宣布了这毫无悬念的结果,训话结束后,Erik先走向仍然等在场边的Charles。

“那家伙跟你同班?”Erik扫视Charles的四周,讨厌的家伙不见踪影。

“Hank在中场休息后回家了。”Charles扯下挂在Erik脖子上的毛巾,用力擦他脸颊上的黑印。

Erik忍不住稍微偏头缓冲他的力道,“你跟他去过别的地方?”

Charles放下手,“你该问那个每天等我下校车的人,猜猜我有没有这个机会?”接着他开始左右顾盼了一下,故作神秘地贴近Erik问,

“打电话的女孩儿不在吗?”

Erik拉着他转了半圈,看向草皮那一端的休息区,他把正给球队队长递水壶的红发女孩指给Charles看。

“WOW,真遗憾,Erik。”而他的眼睛和语气并无遗憾的意味。

Erik撇嘴,略低下头让Charles继续用毛巾把他的脸擦得发热。

 

气温在下一个周末的午后反常地升得更高,像是再次进入夏季。Erik在帮Daisy钉好篱笆后,主动提议帮忙修剪草坪,赶着去诊所的Daisy充满感激地在他刚把汗水擦干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谢谢,甜心,Charles一会就回来,冰箱里有优格。”

Erik觉得他该表明一下自己不是为了优格做这些的,但Daisy已经急匆匆走向车库。

 

Erik充分相信在他们搬过来之后,Max的运动量较他退役后的几个月大了不少,由于X的挑衅两只大狗甚至跃过篱笆窜到这边来,他们在草坪上翻滚发出快乐的呼噜声,Erik不得不谨慎地推动机器绕开他们,却还是在修理完成后洒水时被撞上小腿差点摔倒。

他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听到Charles在草坪边大笑出声。

Erik感到一丝恼怒,他恶狠狠地瞪着名贵的轿车开走,他没法喜欢Xavier家除了Daisy和Charles以外的人,甚至包括大宅的司机。

笑容还没从Charles脸上褪去,Erik转过去时愉快了一些。

他挑起一条眉毛,面无表情地等Charles再靠近一点,接着用拇指半掩住金属管口,压力下由水柱散开来的水花忽然向毫无防备的男孩喷过去。

阳光下七彩的水雾扬起再落下,Charles的惊叫声让大狗们跟着兴奋地嚷起来。略显燥热的午后因为淋湿的卷发和T恤前襟变得清凉起来,Erik愉悦地咧开嘴,向逃开的Charles追出去几步,并在男孩跑进Lehnsherr家草坪抽出角落的水管逼近时保持攻势,直到被Charles残忍地直接用旋开到最大的水柱击中,他们叫喊着隔着篱笆把对方喷得几乎完全湿透,Edie终于出现在门口大吼,

“马上关上水,滚进屋子里来换衣服,小混球们!现在是十月。”

Charles吐了吐舌头做率先变得乖巧的那一个。

“Charles,来我们这儿,我做了薄煎饼。”Edie柔和了语调。

Erik报复性地再把水喷到两只撒欢的大狗背上,绕过篱笆跟在Charles身后走进屋子。

屋子里充满熟鸡蛋和柠檬汁的味道,男孩们热切地向餐厅回头张望着,接着在催促声里湿哒哒地上楼去,Erik从衣柜里抽出两条浴巾,把其中一条扔到跟随进入房间的Charles头上,换来一声抱怨。他用另一条擦着头发,边打开抽屉把里头Charles的T恤翻出来一件递过去。

栗发男孩正举起双臂揉搓包裹在自己头顶的毛巾,他咬着嘴唇盯住Erik伸出的手,后者则注视着从他下颌边缘往下滴落的水珠,那水珠落到胸前,Erik无法阻止视线跟随向下,白色的T恤完全浸湿贴在皮肤上,形成一层轻薄隐约的视觉屏障,延至肩膀两侧的锁骨轮廓在那下面突显出来,往下是稍显单薄随着呼吸起伏的肌肉,再往下是…

Erik的喉头下意识地收缩了一次,Charles淡色的乳尖挺立在因湿润而半透明棉质的衣料下,凸起两颗小巧的圆粒,在手臂持续的动作间与覆盖其上的织物轻微地摩擦着,年长些的男孩被那黏糊的摩擦粘住了视线,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直到那儿被垂下的毛巾挡住,手里的衣物也被接过去。

Erik在找回意识的瞬间就因刚才的神思不知所措,他为几乎付诸行动的冲动后怕,热潮扑向他的脸,涌进他的胸膛和脑子里去。

甚至更可怖地涌向了另一个部位。

几秒后Erik抓起自己的干净衣物在Charles疑惑的注视下冲进了浴室,他坐在马桶盖上瞪着对面镜子里头发还在滴水的自己,直到热力渐渐消退,才站起身脱下上衣。

 

午夜时Erik久违地从梦中惊醒,无可回避地发现自己把所梦情境记得清晰无比,他使劲眨眼后瞪向天花板,仍无法挥散眼前那让人着魔的摩擦画面,比记忆更甚的画面。

强烈的愧疚和负罪感在胸腹烧起来,散向躯干四肢,只有腿间是冷却的粘黏,Erik觉得有什么在他胃部不断缩紧,喉咙也被扯得疼痛,他僵硬地平躺着不敢动作,好一阵呼吸才平复下来,却再也没能入睡。

 

 

TBC.



这章其实上周三就写完了,一直没发是因为最后几段,我在写的时候几乎出了一头冷汗,给贝贝看过她觉得问题不大才决定发出来

如果各位觉得不恰当,希望能告诉我,我会修改,毕竟我希望至少自己能充分尊重笔下角色

评论(2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