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快捷呼叫*3

当Jean突然发现有人出现在近旁时,她带着戒备飞速转过了头。

仿佛是凭空出现的磁控者从Jean的左侧走过,再往前迈出两步停了下来,专注地凝视眼前这棵早已被一分为二的可怜老树。

“如果你正在怀疑自己的感应能力的话大可不必,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Erik往她的方向偏头,“但我和最强的心灵感应者熟识已经20年了,总得学会那么两招。”

Jean隐约觉得这句话里充满了炫耀之情,同时她在自己的感应场里发觉了Erik的些微愉悦情绪,她随之放松下来。

“日安,Lehnsherr先生。”

Erik朝她点头,“你在考虑把它挪走?”

Jean看向那干枯焦黄的树心,“教授似乎一直没有顾得上处理这个。”

“因为他其实并不想处理。”

Jean再次把视线转回Erik的侧脸,她端详着这个无论作为差点毁灭世界的危险分子还是作为与X战警不同阵营的组织领袖,都称得上极端可怕的人物。

褪去武装的Magneto看起来除了确实异常英俊和挺拔——她曾经并非无礼而是不小心看到过Charles对他的记忆,并未向四周放射自己的威慑感,总体来说既看不出,也感觉不到他是个潜在的巨大威胁。

此刻他只是沉默着,仿佛深深沉浸进了一段思绪。即使一直拥有着普通青少年该有的强烈好奇心,Jean也礼貌地没有去探究。

她在一阵并无尴尬的静默后开口,“我知道这对教授意味着很多回忆。他理应不舍。”

Erik伸手在粗糙的树皮上抚过,“他真实的情绪总比表现出来的丰富太多。”接着他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当然,无论如何对大多数人来说,Charles已近超凡入圣。”

“他一直如此?”Jean终于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我是说,教授真的一直像个圣人,从未迷茫迷失过?”

“鉴于你也是这项天赋的拥有者,没人能比你更理解这带来的长久折磨。即使真的有神,大概也无法在这种折磨下做到一直处之泰然。”当Jean等得足够久,以为Erik不会回答了的时候,他终于缓慢地开了口,“Charles当然有过迷失,因为自责于并不归咎于他的过错,我想你不难猜出谁是罪魁祸首。”

Jean有那么一刻哑然,她能感应到Erik的愧疚和歉意,深沉而笃定,同时又还有带着不甘的桀骜和坚持,他不动摇自己的理念和立场,但他对Charles的负疚没有半分虚假,当然除了负疚,还有更汹涌激越的情感暗藏其下。

 

“教授对于我们来说,我是说学院里的学生们,是超越师长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他也像是我们的父母,只要在他身边,就能感觉温柔安定。教导、指引、关怀,他都能给我们,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强大而完美。但由于我的能力,我经常能感受到他的忧虑和…孤独,虽然我无法进入他的精神领域,也不能得知这些情绪的来源,但我能感受到。”Jean轻声说,她有点儿疑惑于自己突如其来的倾诉欲,但也许她真的再也找不到更适合的诉说对象了,她知道Erik在认真地听着,“我常想为他做点什么,但什么也做不了。”

“这次你做到了,而且你不仅仅是帮了他。”

Jean摇头,“你明白我的意思,并不只是这些,我很高兴我能帮他,比起拯救世界什么的,我更为能帮到他而高兴,但这之外我依然希望能做点什么让他…”

“快乐。”

他们一起说出了这个词,Jean在那瞬间确定Erik是世上最有这个意愿的人,然后他们相视微笑起来。

“那么就让我们来想想,为他做点什么,让他快乐,”Erik在树干上拍了两下,“例如…让这棵树活过来。”

“真的能做到?”Jean睁大了她灰蓝色的眼睛。

“正如你们的教授告诉你们和我的那样,要怀有希望。”Erik回以近似有些自得的笑容。

 

知道了大致计划的Jean开始充满兴趣地与Erik商量怎样执行这一惊喜,并保证暂时不会让“那帮捣蛋鬼”知道。

已到了课间时分,草坪旁的通道有学生们三五成群地经过,朝他们投来的目光伴随着私语,其中仍夹杂那些Jean永远无法习以为常的字眼。

“他们是在说我。”Jean轻声说。

作为前全球通缉反派人士的Erik挑了一下眉,给她一个“你确定?”的表情,女孩摇了摇头,“天启事件后我显然变得更可怕了。”

Erik开口时,语气变得凌厉而威严,“听着,Grey,不止人类拥有人性,变种人也一样,对未知和强大的恐惧有很大的机率变成恶意,不管这恶意是否会成为行动,你都必须具备能力和警惕去防范。我相信Charles教过你很多,他的指引和安慰,都值得你珍惜,但如果你肯听听我的看法,那么我要说强大的能力与力量,绝不应成为自卑自怨的来源,如果你缺乏自信,将永远也无法真正掌控你的能力,甚至会被其掌控。”

他在重新抬起头来的女孩肩上轻拍了一下,声调缓和下来,“Charles寄望于你,别让他失望。”

“我只是,很害怕自己的能力失控伤害到别人,而其实最容易伤害的首先就是教授,我最不愿伤害的人。”

“说起这方面,大概不会有人比我经验更丰富了。”Erik发出一声自嘲的嗤笑。

“那是不同的,Lehnsherr先生。我们所谓伤害的维度并不相同。”Jean认真地看着他,“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教授?”

Charles把自己徜徉得太远已经跑去草坪另一端溜达的思绪收了回来,他把轮椅转过来,看着眼前的银发男孩。

“Peter。请坐。噢…别紧张孩子,我不是来检查你的功课的,至少现在不是。”Peter正襟危坐的样子让他忍不住露出笑容,接下来男孩明显放松了些。

Peter挺喜欢他重新开始的校园生活,在15岁能力觉醒后就被母亲带离出生地的他远离这样的体验11年了,重温的感觉不坏,他对必须完成未竟的高中学业也没有抵触。另外作为X战警,他们有许多要学的,不仅仅是每天三小时的哨兵对战训练,为了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他们得从零开始学习外出执行任务时必备的知识和技能。

Peter学得很快也很好——Charles充分赞赏他的各种良好基因,除了他实在对应付古英语著作的阅读和词句解析这样的课后作业一筹莫展。

“我想我该去拜访一下你的母亲。”Charles把茶倒进茶杯里,然后把杯子推向矮桌对面的男孩。

接着他看见了三秒内在Peter脸上呈现出的,从不解到恍然再到些微紧张的表情变幻,Charles在心里发出一声呻吟,他无奈地说,“即使我不读你,Peter,也能知道现在你脑子里的想法会让我非常尴尬,并且完全不是事实。”

Peter眨了眨眼,乖巧地点点头,一脸诚恳地等待Charles的下文,这样顺服的态度反而让Charles噎了一下,才继续说,“虽然你早已成年了,但她是你的母亲,有知晓你具体境况的权利。我会安排个时间同你一起去一趟,也许可以请Kurt帮帮忙,我可好久没‘主动’出过远门了。”

Peter发出一个赞同的音节,毕竟这没什么好拒绝的,没人能抗拒Charles,但Peter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学院里的学生提起Charles来都一脸过度的崇敬,仿佛他是个该出现在某本教科书里头像下面还得印上一行语录的老古董。Charles看上去很年轻,眼神和笑容都充满活力,尤其是刚才眨眼的时候,连眼睛下面显露出的纹路都透出点顽皮,好吧,就是整天穿着三件套确实有点太正式了。

“至于Erik…”Charles提到的关键词把开小差的Peter拉了回来,“抱歉,我无意插手你们父子之间的事,但也许他该提前知道我们会去见你母亲?”

Peter耸了耸肩,“是我妈妈先离开他的——这事发生在你们认识之前,确实是我妈甩了他,因为发现了他的身份。她对变种人有点…虽然在发现我也是其中一员后,这么些年来她的想法已经改变了,但对Magneto,我是说…Erik…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什么别的了,我非常确定。”

Charles感到一阵头疼,这孩子明显陷入了自己的脑补中觉得需要为他父亲接下来的感情发展【那是什么鬼】做出澄清解释。拜托,我真的没有在纠结这个……好吧,也许有一丁点,只有那么一丁点。

Charles决定换一个话题。

“你最近和Erik相处得如何?”

“噢,我想很好,感觉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别扭,我是说,有个父亲这种事。说到这个,我得感谢你,教授。他告诉我是你给了他足够的提示,所以他来找我了,当时确实挺尴尬的,我有点庆幸第二天他离开了学院,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能心平气和地聊聊了,他还蛮酷的。”

Charles露出笑容,“我告诉过你的。”

Peter非常确定自己没有丝毫心灵感应能力,但他清晰地感觉到了Charles这句话里的炫耀之情。

 

Lorna从突然打开的书房门外跑了进来,大喊着Charles直接绕过矮桌,动作麻利地往读心者的膝盖上爬去。

“嘿,Lorna,甜心。”Charles抱起直扑进怀里的小女孩把她放在膝上坐好,“亲爱的,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吗?你得先敲敲门。”

“那我要再来一遍吗?”Lorna扭头朝Charles睁大无辜的双眼,Charles看着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几秒后柔软地笑起来,“下次记得就好。”然后在她头顶上吻了一下。

“Peter!”Lorna朝对面高高地挥手,Peter满脸笑容起身轻轻地与她击了下掌。之后小女孩扬起另一只小手里攥着的物件给Charles看,Charles接在掌心里,发现那是一只用金属块捏成的活灵活现的小鸟。

“这真是太棒了,Lorna,你进步很快。”

“因为Erik有教我。”得到表扬的迷你磁控者志得意满地说,“他答应了下次教我捏一只猫咪,或者是海豚。”

“再没有比他更好的老师了,宝贝,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再和他玩抛接餐刀和飞镖的游戏,和Jean也不行。”

Lorna歪着头仔细考虑了一下,“Lorna听Charles的。”她响亮地说。

“Lorna最乖了,宝贝儿,现在吻我一下,然后和Peter一起去玩一会好吗?”Charles察觉到之前约好的地产商已经靠近大宅,很快就会达到书房。

Lorna乖巧地搂住Charles的脖子亲他脸颊,她被Peter接过去,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还扭头对Charles投去眷念的一瞥。

 

 

Erik放下酒杯,起身走过去帮有些昏昏欲睡Charles将书归还至卧室的书架,把他腿上的毯子挪开,再弯腰抱Charles起来放上床,抽身退开之前轻吻他的嘴角,后者的蓝眼睛盛满水波在灯光下晶莹欲滴,“你要把我宠坏了,Erik。”Charles靠上床头,轻声说。

“像你对Lorna那样,才叫宠坏了,Schatz。”Erik在床边坐下,低沉的嗓音极尽温柔,他微低下头看他,睫毛撒出一片小小的阴影。

他们安静了一会,Erik在不觉间靠得愈发的近,眼瞳里满是教人深陷的诱惑,他目不转睛地盯着Charles,同时用不满足的手指抚弄他柔软的下巴。

“嘿,她是个6岁的小姑娘…”Charles因为迎面而来逐渐升温的热力半闭起眼睛,他发出轻笑,然后被挑起下巴,话尾消失在另一个吻里。

这个吻已经不同了,随着Erik拧住他下颌的力度逐渐加大,Charles顺从地张开了嘴唇放Erik的舌头进来。

很快他就因为Erik深入的力度后脑撞向床头的靠垫,触觉和意识同时没入到一团柔软里去。他感到Erik紧紧卷住他的舌头再放松,有些粗糙的味蕾接着刮上他的口腔内壁,在一阵近乎野蛮的翻搅后才暂时退出,下唇被啃噬的刺痛和舌尖的麻木感很快混到一起,交错纠缠间迸出不断放大的酥痒直冲头顶和躯干。

太久了,Charles已太久没有感受到这个,灼热和甘美冲击着他,让他几乎忘了怎么呼吸。直到Erik终于放开了他,Charles才大口喘息起来。

Erik也喘息着,Charles能感受到他全身都散发着想要自己的欲望,盘旋成一个难以抗拒的磁性漩涡等他一同坠落。而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中饱含着的爱怜和痛楚,几乎让Charles也不忍再看下去,只好再迎上去轻吻Erik一下。

“别这样,Erik,我们得…等等,我的能力还没稳定下来呢。”Charles有些羞赧地撑住Erik胸膛,阻挡追着他嘴唇过来的磁控者。

Erik怔了两秒才无奈地笑起来。

 

 

Tbc.

 

 

玛雅我真的写起了原作向…总之先写完所有想写的梗吧

过渡一章,私心一把父女和母子…还有母女【。

鉴于我万明明是很有担当的,他当然会主动认儿子并负起责任啦!→就是把儿子放心地交给了查查来养【。

评论(24)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