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快捷呼叫 *5

Charles是不怎么早起的,他从9岁开始就没有过太多好睡眠,只能用赖床的形式给自己一点慰藉。然而他总归会在8点前出现在餐厅门口,用迷茫和委屈的神情盯着Erik看——如果他还在里面的话。

而在Erik搬进他房间后,一方面他真的睡得好了一点儿,同时开始因为另一个原因变本加厉地赖床。

最初一段时间Erik甚至放弃了晨跑,他在生物钟的提醒下照例会醒于5点半,Charles总是在他怀里微蜷着身体,发卷蹭在他锁骨下边,呼吸洒在更下边一点。光是当他收紧手臂时Charles发出的鼻音就能把Erik留在床上哪里也不想去,他能这么耐心而充满柔情地待上50分钟,接着终于把Charles弄醒。

之后他会在下楼把早餐做好之后回来把Charles挖起来推进浴室里。

热恋期大概持续了两个月,之后Erik终于重又坚强了意志。

 

晨跑及沐浴过后,Erik裹着浴巾走出浴室,Charles还整个人沉在被褥里,只露出一蓬凌乱柔软的卷发。

Erik在马上下楼和走过去之间挣扎了几秒,终于承认他难以抵御Charles的魔力。

 

随着磁控者的指尖沿着他的脊柱曲线滑下去,Charles把脸更深地埋进了枕头,那无意识的低吟声有点发闷,却足以让Erik很快胀硬起来。

手指在尾椎处停了一会就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开始绕着右侧的腰窝轻柔地打转,Charles在这时候重新把鼻子解放出来,这样就看得见他侧脸上加深的红晕。

轻轻分开他臀瓣的时候Charles开始扭动起来,而Erik的手指依然毫不受干扰,更加稳定有力地滑向目的地…

 

 

Charles发出一声极轻的哼笑,这打断了Erik正逐渐深入的回忆。

Erik毫无窘迫仅略有些遗憾,把突然与他建立联结的Charlrs拉入到一个共枕后的清晨遐思里,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情。他低下头看向怀里的人,Charles仍闭着眼睛,嘴角翘起一点,脸上泛着些红潮,Erik忍不住用手指拨弄一下他的睫毛,低头吻在他眼角。

“细致得过分,Erik,没准你有拍电影的天分。”Charles用含混的声音揶揄,他觉得羞赧又好笑,同时还有点伤感。

曾经他们少有节制,如今他们诸多顾虑。

Charles知道这是仅会在Erik身边出现的多愁善感,也就暂时纵容自己。

Erik这次在他唇上点了点。我们只是更有耐心了,Charles。

Charles皱起鼻子把头往上仰了一下,他们唇瓣间挤压的力度就大了一点,接着他睁开了眼睛,“说真的,你有点过度美化你记忆里的我了。”

Erik温柔地看着他,“说真的,你要嫉妒20年前的自己?”

“毕竟应该算是他最终说服了你。”

“是‘你’,Charles。”

“那时的‘我’。”显然在Erik身边会出现的不止是多愁善感。

Erik无可奈何地叹气,“你的整个学院,还有所有的学生家长,以及更多痴心妄想的变种人和人类,都可以为我作证,你的魅力没有丝毫褪色。顺便一提,上次那个见鬼的教育部门考察官试图约你时我可全都听到了。”

Charles从他怀里挣脱出一点距离,支起手肘用手背撑住下巴,露出得意洋洋的微笑。

Erik着迷地看着他,“至于对我而言,连我也不能肯定你对我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Charles。有你的回忆对我来说都是一生里重要的标注,好的那些,最好的那些。”

Charles的眼睛里又泛起潮湿的雾气,他伸手抚上Erik的侧脸,“别去比较什么,就让它们在那里。”

他们再吻了一次,终于开始准备离开床。

 

几个月前Erik回到这里时,把自己的卧室转移到了楼下的客房,楼上仍保留着那天的原样,像是一个他可以选择开启和尘封的纪念。之后那些待在普鲁士库夫的日子,他偶尔会上楼做些并无太大意义的整理,把东西拿起来,然后放回原处。

楼下的浴室有些狭窄,Erik在准备早餐的间隙走过去靠近门边,他看着被安置在一张餐椅上洗漱的Charles,考虑是否至少把门扩大些方便轮椅进出,尽管他并不确定Charles是否会再来。

刮完脸的Charles转过头来,带着笑意看拿着打蛋器和碗的Erik,后者耸耸肩,把手里的厨具放回餐桌上,再走进浴室把Charles抱起放进门口的轮椅里,接着推他到餐桌前。

“帮我个忙,Schatz。我记得你挺擅长这个的。”Erik一边把打蛋器放进他手里一边吻他额头。

Charles向他眨眨眼,之后欣然领命。

 

Charles宣布自己吃饱了,他足足吃了两个司康饼和在盘子里形成一堆小山的炒鸡蛋——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他都参与了制作,并且喝掉了一小碗燕麦粥,展现了近些年难有的好胃口。Erik在飞快解决掉自己的早餐后就一直在桌子对面专心致志地盯着Charles看,手里的报纸毫无存在的意义。

Charles用餐巾擦拭嘴角,抬起头假装自己才注意到他的视线,“感谢你的款待,Erik,我该走了。”

“你说过会在我身边哪都不去的。”Erik终于放下那充斥着旧闻的报纸,半开玩笑地露出有点委屈的表情,这明显比较适合40年前的他。

Charles无奈地笑着,伸手轻拍走过来俯下身的Erik的脸颊,仿佛他就真的只有7岁那么大,

“我要去工作了,亲爱的,你得自己待会儿。”

“你没有假期吗?教授。”

“我想昨天已经是了。”

“你又聘请了几名教师,我想他们足以胜任目前的课程安排。”

“但还有其他事务,总是有的。”

“我和你一起回去,这之前,再陪我留一天。”Erik用侧脸还未刮净的胡茬轻蹭Charles的手心。

Charles在心里咀嚼着“一起”、“回去”这些个字眼,最终决定将返程时间再推迟一天。

“所以你现在可以让McCoy先回西彻斯特去了。”

Charles一脸揶揄地看他,“你们对彼此的敌意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的,Charles。”

读心者微微撇了下嘴,开始联结护送他来的好友。

 

“所以我们该怎样度过这难得的,假期?”Charles在接受了反复的絮叨叮嘱后结束了联结,他转过头问从卧室里走出的Erik。

“和难得的独处。”Erik把手里的薄羊绒围巾缠到他脖子上去,语调听起来像一个暌违两人世界的父亲,“来吧,我们去华沙逛逛。”

Charles能闻到上头极淡的烟草和机油味道,知道这是Erik自用的御寒物,然后他偏头看向似乎有点犹疑的磁控者,露出可谓调皮的笑容,“所以我非得自己说出来其实我的脑袋会更怕冷才行?”

Erik久违地大笑起来,然后重又走进房间去拿一顶窄檐的羊毛礼帽。

 

Erik让Charles坐在驾驶座上,他来负责油门和制动,Charles看起来非常开心,他真的很久很久没自己开过车了,他的眼睛发亮,颧骨上浮现淡淡的绯色。Erik纵容他沿路随意行驶浪费汽油,在镇子里绕够了才驶上去华沙的公路。

等Charles的兴奋劲头过去,就让Erik接管了所有操作。车程不远,途中他们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在讨论近年波兰工人运动这个相对严肃的时段里各自表达了一些不同的看法,然后他们看着彼此笑起来。

他们总是不一样,但他们终究无法分割。

 

不在车上的大多数时间Erik都推着Charles走,为了轮椅的平稳他才会将之浮起来,他珍惜每一次抱起Charles时感受到的重量,和推着他往前时感受到的阻力。

他们像普通的同游的本地人和观光客一样开始游览,去过瓦津基宫后,在河畔一家当地口碑更胜于远播盛名的餐厅品尝酸汤和红酒,为了午后的阳光老套地去城堡广场上喂几乎跳上脚面的肥鸽子,在Erik的坚持下为买下一套银质茶具与集市里的商贩议价,他们甚至在纪念柱附近听了一支由街头艺人拉的No.23玛祖卡舞曲,之后Erik给了他200兹罗提。【注1】

 

Charles无法不因为这些回忆起他们当年一同外出寻找变种人的那些时光,偶尔有忙里偷闲的机会,他们也会这样在一个城镇里放松一两天。之后的二十年间即使再繁忙,也各自都有出游的机会,只是缺了这个同行的人,就没有了足够的兴致。

Charles及时收回了思绪,他偏过头看向走到他身旁位置的Erik,对方若有所思的表情让Charles猜想他是否有了同样的回想和感慨。

“接下来我们去哪?”Charles忍耐着不去估算这一天已经流逝的时间。

“像我们以往的目的一样,去找一个变种人。”Erik侧过脸向他垂下温柔的目光,开始西斜的夕阳余晖从同样的角度坠下,把Erik的发梢染成毛茸茸的金色,还原他们那些个在西彻斯特水边绿地上接吻的傍晚。

 

 

Erik用难得的极为柔和的语气与这所私人诊所的前台助理交流着,那个黑发女孩在知晓来意后认真地审视了他和Charles一阵,转身上楼后快速返回。

“夫人请你们上去。”她的视线在Charles的轮椅上停了几秒,接着用英语说,“抱歉,但变种人必须去楼上就诊。”

早在Charles走近建筑之前已经知道这里有两个变种人,其中一个能力可谓相当成熟强大,听到就诊这个词他带点诧异地看了Erik一眼,对方并未回视,只是用熟练的动作抱起Charles快步上楼。

 

这位容貌美丽,体态优雅的Editha Herbert夫人看上去不会超过40岁,但Charles知道她的年龄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也不难猜到她的能力是类似于细胞和机能激活和修复一类,最适合作为一个医生的能力。

Charles在心里轻叹了一声,这不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具备类似能力的变种人,但他们对他的腿和脊柱始终无能为力。

Erik显然与Editha相识已久,而Editha完全不需要介绍就认出了Charles,他们在问候和简短的寒暄后进入正题。Erik把手扶在Charles肩膀上,用了一点力道按下去,Charles就依照Editha的指示伸出双手来与她相握。

 

很快地,Charles感受到包裹全身的舒适感,像是浸入了一池温热的漾着轻波的水里,这让他渐渐有点犯困,几秒后他猛然张开眼睛,目光里带着尴尬和歉意,

“抱歉。”

Editha微笑着摇头,“每个人都会这样,教授,你没有任何失礼之处,请放松下来,别用能力与我对抗,即使修习了超过两个世纪,我的能力也是无法与你抗衡的。”

Charles慢慢放松了自己的肩膀和手臂,Erik转而去扶住他的座椅椅背,Editha不疾不徐的语调对帮助Charles保持清醒起了点作用,她有着纯正的英式口音,这让Charles感到亲切。

“我必须诚实地说,你脊柱的旧伤确实难以治愈,相信你已经听过不止一次这样的解释,正是由于你作为心灵感应者的大脑和神经中枢太过精密,想要修复哪怕仅仅是一个微小机能而不造成其他影响,都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我非常理解,感谢您直言相告,夫人。”Charles点头回应,舒适和疲惫仍同时席卷着他,他并未感到多么失望,只是有些不忍让Erik听到这些——他完全能感知到翻涌在整个空间里的Erik的自责和懊悔。


Editha似乎有点讶异于他的过度平静,“教授,据我所知,你是这世上最相信和勇于寻找希望的人,但对于找回自己的健康,你似乎是最缺乏希望的那个。即使不会读心,但我活得足够久,也拥有感受情绪波动的技能,无意冒犯,但我刚才几乎感受不到任何波澜,是你阻止了我?”

Charles微笑着摇头,“通常来说我都属于最配合医生的那类病患,我想我并非缺乏对此的希望,而是,‘希望’也有优先和重要性等级。”

“你太忽视自己了,或是说,对自己太严苛了,Charles。你该放松一点,再放松一点儿…”她换了称呼,眼睛里泛起与尚为年轻的外表不相符的慈爱光芒,语气听起来就像每一个想要向后辈倾注关爱的长者,Charles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收过这样的关爱了,那与Erik给他的,Raven给他的,他的朋友和学生们给他的都不相同,他的眼睛微微发热,遵循着对方的指示再次调整了呼吸,“噢,相信我,谁都有过任性迷失的经历,但在那时,我有幸看到了未来…”

身后的Erik打断了他,言语郑重,犹如承诺,“未来已经被改变了。”

“但事实上,我算得上喜欢那个未来…尤其如果我们能一起…活下去…的话…”Charles嘟囔着,他的困意极速地浓重起来,他尽力自控着不反射性地施展能力,然后就只能在惊恐于自己的失礼行为和对Erik任由发展的微小抱怨中后仰靠向Erik伸开的手臂,睡了过去。

 

 

Tbc.

 

注1:80年代由于波兰通货膨胀,货币面值挺大的

 

忙到吐魂,这章就写得断断续续OTL

完结以后考虑来详细写写《华沙假日》【。


评论(48)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