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快捷呼叫*6

本章含Explicit部分

---------

这是一个长久的安详而甘美的梦境,Charles太久没有过这样的梦了。

还是他几乎从没有过这样的梦,他不太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Charles觉得自己仿佛睡了一个世纪,听觉回到他耳朵里的时候,他分辨出那是织物发出的窸窣声。之后是触觉,他的脸颊被轻柔的抚摸着,几个来回后Charles露出微笑,并下意识地向那只手贴近了点,然后他睁开眼睛。

那当然是Erik,从他关切却并不担忧的眼神来看,Charles知道自己确实睡得很好。

脸侧的抚触转移到眼睛下边,Erik用拇指的指腹摩挲那里,Charles眨了两下眼睛,这就像是多年来他们之间约定好的的暗号,Erik接着如约地吻了下来,触碰,挤压,然后吮吸Charles的下唇。

“感觉还好吗?”

Charles往枕头上微偏了一下好让自己点头的动作更好分辨一些,接着用一侧的手肘开始用力,在Erik的帮助下坐起身。

“我睡了多久?”

“很遗憾你没有这个幸运哪怕被动地延长假期,现在是晚上九点。”Erik离开床垫,他把床头的灯光稍微调亮了一些,Charles扶着额头松了口气,他发现他们回到了Erik的屋子,他的思维还有些迟滞,不确定自己到底做了几个梦,梦境又是从哪里开始。

“吃点东西,我做了晚餐。”Erik使用的是不容抗拒的祈使语气,Charles的视线移向他又掠过床边的椅子,椅背上搭着Erik的围巾。

Charles轻轻笑起来,“有代我好好的道谢和道别吗?Erik。”

Erik耸肩,“当然。”

“还以为你会让我待在那里,我是说我们一起,到我醒来为止。”

“我没有让你睡在别处的打算,说到底那也称不上真正意义的治疗,”Erik停顿了一下,“至多算得上一次检查而已。”

Charles抬起手握住了他的指尖,Erik低头看向他,Charles的目光温和而平静,“别再为这个责备自己了,Erik,我承认我曾有责怪过你,我甚至怨恨过你,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并不是个圣人。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情绪了,现在,我想我们不该再被困在这些事情上,你知道的,之后还有很长的路,无论用哪种方式,用腿脚还是用轮椅,我都能走下去。”

Erik静了片刻,然后再吻了吻他微微合起的眼睑。

“我们一起。”Erik轻声说。

 

晚餐过后,Charles被Erik推到浴室门口,后者倾身开始帮他脱下外套。

被Erik脱光这件事Charles已经体验得够多了,太久远的经验暂且不提,这一年里只要是Erik回到大宅的日子,他几乎包办了Charles的所有护理工作,还常用“离他远点”的眼神警告偶尔想过来帮忙的Hank。


戳这里


Erik考虑着要换一缸水已经一刻钟了,但他还想再这么待五分钟,Charles坐在他腿间,靠着他的前胸昏昏欲睡,耳尖就蹭在他唇边,Erik每隔几秒就去吻一吻,他满意地抚摸Charles腰上又长出来的软肉,在五分钟后又待了更多的五分钟。

 

 

 

回到西彻斯特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Charles先去看了看X战警预备队的演练,Erik难得地没有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磁控者发现他回来以后就黏着他不放,Charles惊讶地察觉到Lorna已经能把自己的轮椅浮起来几英寸时,觉得自己有可能发现了另一种提升能力培训的方法。

 

演练结束以后Jean几乎是跑到Charles面前,连训练制服也没来得及脱下,Peter后发先至地出现在轮椅旁边把爬在他膝盖上的Lorna抱起来,然后是Kurt、Scott、Ororo,Charles有些好笑地思索着他们如此殷勤的原因——噢,比方说我的车还有救吗?

等他的预备骑士们全面包围好他的轮椅,就开始吵嚷着表达归纳起来是“教授你该去水边看看”的建议。

Charles感知到他们兴奋的情绪,就忍住没去读那些更具体的信息,只是从善如流地操作轮椅被他们拥簇着驶出大宅。

Raven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毕竟她从小就不想错过任何能看到Charles目瞪口呆的机会。

 

Charles一直是优雅、沉稳、甚至端严的——这不代表他没有温柔的时候,他几乎从未失态过,这正是学生们对他有些过于敬重的很大原因。

而此刻,虽然谈不上失态,也说不上目瞪口呆,但Charles看到那棵被劈开的老树已经回复如初获得重生的时候,真的由于惊讶和更多的情绪展露出任谁看来都觉得可爱又有点可笑的表情来。

他的学生们都因为参与了这项“惊喜”的呈现而开心不已,笑声、掌声和口哨声响成一片。

 

Erik在喧闹里向他走过来,到面前的时候Charles还没完全合上嘴,Erik好笑地看着他,按捺想要吻他的冲动,“Charles,向你介绍这位新学员,Arthur Herbert,他的能力如你所见。”

Charles终于回过神来,他的眼眶发热,但幸好天色已暗,他尽可能地保持目光和声调的平稳地看向那个“年轻人”——他与他的母亲有七分相似,“欢迎你,Arthur,以及,但愿你能知道,我真的非常感谢。”

实际上已经百岁“高龄”的新学员面对他露出有些羞涩的微笑,同时伸手与Charles相握,“我的荣幸,教授。”

 

等学生们都知趣地散去,Erik仍陪着他站在那儿,然后如他心中所愿的,推动轮椅走得更近。

夜幕降下,天边渐次亮起的星映在微风泛起的涟漪里,Charles伸手触摸那沧桑粗糙的树干,许久后发出一声轻叹。

“道谢就免了,Charles。”Erik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已经听到了。没什么好谢的,我只想做点什么让你开心,而Herbert们曾欠我一个情。”

“那你听到我有多开心了吗?”

“Um,大概仅次于我说‘我们一起’那时所感知到的开心。”

 

 

一周后,Erik发现Charles开心指数的次序需要重新排列了。


尽管Charles不断抱怨着拨开他又抬起的手,Erik还是忍不住一再去抚摸Charles头上新长出的那层绒毛。

最初发现时Charles开心得要命,Erik恍惚觉得那程度都超过自己的“我们一起”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一天居然沦落到要去嫉妒爱人的头发,但当Charles的开心里属于“兴奋”的那部分冷静下来后, Erik才重新确认这还是差得远,果然我还是胜于一切,他得意地想。

这样的情绪转变后,Erik也立刻爱上了Charles的头发,但这下他大概是欠下Herbert的情了。

 

Tbc.


没什么实际情节的一章,写起腻歪就收不住…自己倒是写得挺开心的

预计在这章要写的情节只能放后面了…已经开始偏离计划,11章不知道能不能完结 OTL


评论(47)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