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快捷呼叫 *7

Charles从外套的内袋取出钢笔,在一式三份的地产合同上依次签字,然后微笑着颔首,再与代理人握手道别。

Raven坐在沙发上,她还是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视线往Charles的头顶上飘,那些深栗色的茂密短发已长出来了大约一英寸多,目前的发型让Charles显得干练而俊美,他容光焕发、神采奕奕,45岁正值当年,而他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年轻更多,更不用说他刚才挥笔签下四千万美元地产购置合同时所展示的多金魄力。

当然,Charles从来都是最有魅力的,之一。

“说真的,Charles,你从没考虑过结婚?这十年来,我相信你的追求者也该说得上趋之若鹜。”Raven半是调侃地发问,她从Hank那倒也听到过几个小插曲。

Charles从翻开的另一份合同里抬起头——他的书桌上至少还有五套类似的东西,“我也很遗憾没有这样的机会和运气,好在我并不缺少陪伴,哪怕并非那么亲密的陪伴,但我过得很好,亲爱的。”

Raven目光温柔地看他,语调却还是带着些直率的尖锐,“你一直挺孤独的,Charles,我们都是,这是我们自找的,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也很像,在一些方面太过偏执,你甚至还更为可怕而不必要地拥有理想主义,这可不会让你过得太好,对你个人而言。”

Charles推动轮椅绕过书桌,他靠近Raven,然后坚持自己挪动到她坐的沙发位置旁边,“变种而自豪”的偶像就这样被揽住乖巧地把头放到她哥哥的肩膀上去,他们保持这样坐了一会儿,Charles在她头发上吻了吻,“你的关心让我非常受用,我得让你知道,我仍视你如初,Raven。永远都会。我们都会过得好的。”

Raven闭起有点潮湿的眼睛,她想着即使Charles拥有可怕的理想主义,这世上大概也仅有另一个人还拥有这样的幸运。

该死的比我还幸运。

他们这样安静了一阵,Raven不得不扫兴地开口,“你知道Erik一直在招募变种人吧,从天启事件后开始,我要说他已经差不多算得上拥有一支新军了。”

Charles放她重新靠上沙发椅背,朝她稍微挑高一边眉毛,露出可谓有点调皮的神情,“当然知道。上周协助营救的行动虽然对孩子们是保密的,但如果不是事先计划周详我也不会同意你和Hank前往,当然包括Erik他自己。再过一段时间我大概会去他们新建好的驻地看看,Erik在之前离开时已经邀请过我了。”

Raven瞪着他的表情让Charles微笑起来,他语带自得地继续,“想想看,部分的理念不同并非等同于阵营对立,而对变种人来说,能多一个庇护所没什么不好,当然,我仍坚信有一天变种人会不需要特别庇佑而被整个社会真正地自然接纳。基于这个前提,我不会阻挠Erik,并且会做我能做的来支持他,就像他为学院做的一切那样。”

Raven轻轻摇头,“你太信任他了,Chalres。”

“是的,我信任他,而我也相信自己,Raven,即使有那么一天我们之间仍会发生立场上的分歧,我也相信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来避免形成真正的对立,”Charles向她眨了眨眼,“别小看我对他的影响力。”

Raven闻言几乎是震惊地盯了他一会,直到Charles回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微微脸红起来,她才放松肩膀露出微笑。

好吧,要是这该死的理想主义最终没能把你害得更惨的话,大概就会带来一个幸福结局了。

“那么祝你好运,Charles。”她在哥哥的前额上吻了一下,并帮助他回到轮椅上,接着走向书房门口。

“我们可以一起去,我是说,接受Erik的邀请。”

Raven做出个免了的手势,推门走了出去。

“Erik?”Charles把轮椅推向窗边,他偏了偏头,对方在他脑子里不太自在地轻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我以为她会感兴趣的。”Charles不无遗憾地想。

“她对这些可不陌生了,Charles。”

这次换Charles哼了一声,Erik于是安静了片刻。

“所以,”又过了一会,磁控者的思维声音才难得地略有些迟疑地再响起,“……你真的从没打算过结婚?”

Charles用声带大笑了起来。

Erik有那么一点儿紧张地等他愉快到有些激越的思维波动渐渐平缓,却被Charles告知接着马上要去上课,联结中断以后他不自觉地叹息了一声,收拾起略微失落的情绪,重整威严地走出书房去与新来的兄弟会成员会面。

 

出现在Erik眼前的是Peter和坐在他脖子上的Lorna,这让磁控者有些意外,绿发小女孩抓着银发青年的护目镜与Erik平视,然后露出笑容响亮地叫他的名字。

“日安,Erik,请帮我飞起来!”看来Charles的礼仪教育颇见成效,Erik忍不住带上一点笑意,他把小女孩浮起来,然后在她开始动用能力努力地自行浮空时做些辅助支持,Lorna兴奋地大叫着,在学院里Charles不允许Jean把她浮起超过1.5米,显然在Erik这儿就没有这些限制了——尽管如果让Lorna选择她一定还是毫不犹豫地要求待在Charles身边。

Erik分了一点神照顾Lorna,再转头看向Peter,“我猜Charles知道你们要过来?”

“嗯哼。”银发青年心不在焉地耸肩,才收回了打量四周的视线看向自己父亲,“是教授给我的地址,他说我也许会想过来看看。”

Erik了然的点头,“那么跟上,带你们看看。”

Peter在心里腹诽着“跟上”这个字眼,还是乖乖跟在他后头迈步,Lorna咯咯笑着浮在他们旁边挥舞四肢并抽空向Peter做着鬼脸,Peter一一回应过去,Erik把步子放慢一点,带他们走进大厅。

 

兄弟会的新驻地是一座巨大的地堡,地面的建筑只是作为掩体,Erik带着他们从大厅一侧乘电梯下去直到底层,一路与这里收容的变种人点头致意。

Peter能明显感觉到这里与X学院完全不同的氛围,这些变种人谨慎而警觉,他们眼神锐利并带着审视,看向Erik的目光倒不乏敬意,这让Peter有种微妙的自豪感。接着他在靠近中央天井的方位看见了一些伤员,他们从一个不断开合的金属门里进出,四肢或头部上缠着绷带,脸上还带着点痛楚但明显是受够了卧床状态而开始自由晃荡,Peter能充分理解他们的感受。

“你们待在这儿,我要进里头去看看。”Erik看到Editha出现在伤员安置室的门口向自己示意,他让Lorna慢慢着陆,并授意Peter牵好她。

“我们不能去吗?”Peter伸长脖子看那个门口,他脸色跟着凝重起来。

Erik看一眼Lorna,“她不行。”

“发生了什么?”

“我们从某个隐秘的实验室救出了一些人,为此不少参与营救的人受了伤,有几个比较严重。”Erik在简短说明后转身往门口走,却被Peter抓住了胳膊。

磁控者停下来看着儿子,在X学院他们的交流说不上多,但也不会太少,只要Erik在那儿,他们每天总会碰上面并聊几句,大多是关于X战警训练演习方面的话题,或者Erik离开其间Charles相关的话题,Peter总是热衷于汇报这个,Erik对此相当满意。

而Erik很少见到这样的神情出现在Peter脸上,肃然而坚定,像个真正战士的神情。

“我们帮不上忙吗?”银发青年的声音里带着点愤愤不平,“我是说,X战警。”

“实验室是Charles帮我确定的位置,Hank和Raven也都帮上了忙。”Erik平静地回答,“学院还送来了不少药物和医用设施。”

Peter有些悻然地放了手,Erik注视着他颇为不服气的脸,有那么一点想伸手摸摸他的头,但手伸出来还是只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你们也会做得很好,Peter,事实上我觉得已经是时候了,但Charles总是过于谨慎。”他顿了一下再继续,“如果你想来这里,我和Charles也都会允许,我们就能把进程再加快一点。”

Peter大概能理解Charles给他地址的初衷,而无论在到达这里之前或之后,Peter都没有打算改变自己会一直作为X战警一员这个决定,毕竟他早已不是还会依赖和只懂跟从父亲的小男孩了。多年来他对父亲的存在抱持的更多是好奇和男孩天性中的憧憬,接着不可避免的有一段盲目的力量崇拜期,再接着就是更理智的需要一个答案,现在他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但不代表他会无条件追随。

Peter把自己的决定对Erik诚实以告,也坦言自己在学院和X战警团队里更有归属感,虽然不免有那么点失望,但Erik觉得儿子的决定也并不难理解,毕竟如果可能,他也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时间待在学院,待在Charles身边,至少在他的能力彻底稳定前能尽可能多的陪伴。

想到这,不仅是Hank,他几乎要嫉妒起这群新加入学院的毛孩子了,包括自己儿子在内。

 

驻地还未彻底修建完毕,可参观的去处不算多,而地堡之旅也被突发需要Erik去处理的事务打断,他只得提早与Peter和Lorna道别,并在Peter起步前及时叫住了他,

Peter抱着Lorna朝他扭头,“需要我带话给教授吗?”

Erik一时语塞,过了几秒才开始继续,

“Peter,Charles一直鼓励我说出来,我也希望你能清楚地知道,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无论你身处哪里,我都关心你,也许我错过了关于你的太多,但我希望今后仍能拥有履行父亲职责的机会。任何时候。”

Peter眨了眨眼,Lorna用手指戳他的脸颊,这让他颇受触动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滑稽。

“照顾好自己,儿子。”Erik在最后说,Peter认真地点头,然后和Lorna一起挥了挥手,Erik在一瞬间目送他们远去,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见了那句“你也保重,Dad。”

 

那阵忙碌之后Erik倒是得到了一个短暂的空闲,这让他得以抽那么两天时间跟Charles一起陪同Peter回到Maximoff家所在的镇上。

“履行父亲的职责,你确实是这么对Peter说的。”跟他商量起这事的Charles同时在棋盘和言语上都将了他一军。

这下Erik知道他儿子对Charles到底有多言无不尽了。

 

Erik看着Charles和Peter走近Maximoff家的屋子,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在街区的路口。

等候其间他忍不住在街区里绕行了一周,边猜测着在这里长大的Peter如何在附近灰扑扑的球场里跟普通的人类孩子们一起滚得满身是泥,又如何在能力初步显现的时候做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Erik不知道他是否曾经因为没有父亲被奚落嘲笑去揍那些欠揍的邻居小孩,也不清楚他在发现无法控制好能力闯祸时是否因为没人指引而慌乱哭泣,他错过太多,他曾失去太多,多到他仍会偶尔担忧起无法抓牢此时拥有的一切。

他们重逢得有些太晚,父子俩都尴尬于提起太过感性的话题,那些过往他无从知晓,他只能就这么沉浸在自己的回想、猜测和遗憾里,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要珍惜当下所有,弥补缺失和遗憾。

 

Charles再次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时候,Erik已经站在那儿发了好一阵的呆了,Peter来去匆匆地告诉他们自己会在家多留两天,并满脸轻松和欣慰地向他们道别。那之后Erik发现读心者正一脸揶揄地看着他,“怎么?后悔没和我们一起进去屋子里?Maximoff太太的烘培手艺确是不容错过,本人也是美丽大方,说真的你很幸...”Erik威胁式地快速俯身,低头凑近他的唇,意识到他俩正在人来人往的街区路边,Charles迅速吞下了未出口的调侃。他警惕地瞪大眼睛并微微瑟缩起来的模样在Erik眼中实在可爱,因此磁控者还是快速地在他鼻尖上亲了一下才直起身来,这导致Charles在接下来三十秒内都在努力平复呼吸。

脸颊还在发热的Charles有些许恼怒,Erik已经带着笑推着他开始前进,Charles让他稍停一下,从西服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

“礼物。”Charles简短地说。

Erik绕到他正面,接过来又看他一眼,Charles只是在嘴角泛起柔和的弧度,示意他打开。

那是一张Peter幼时的照片,看上去应该不超过六岁,他正面向镜头开心地笑着,就如那个年龄所有孩子理应感受的那般快乐而毫无忧虑。

Erik把照片放在手心里低头看,从Charles的角度看过去,他的神情柔软,睫毛缓慢地扇动,这让Charles也觉得眼眶微微发热,接着Erik转开视线重新开始凝视他,当凝视的时间有点过久的时候,Charles警觉地眨了眨眼,“你的感动我收到了,Erik,但这是…唔…”

Charles 终究还是没逃过落下的吻。

 

Tbc.


我们兄弟会成员又有住处了!!喜大普奔!

以及我们热切期待大嫂驾临视察!喷

评论(27)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