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快捷呼叫 *8

*7

本章含Explicit部分

------------------

Charles站在一个路口,人群熙攘而冷漠地从他身畔经过,他迷茫地看向四周,努力想要记起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尚未等他厘清思绪,脑子里的嘈杂和喧嚣就如月下的潮水般涨起,卷积着偶尔迸发的尖利的啸叫声开始不断形成冲击,他扶着额头,感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同时膝盖酸软,腿部渐渐失去温度,令人惊惧的冰凉从脚趾往上蔓延,他紧张急促地吸气,踉跄着往侧边移动几步,想要去抓住人行道旁的栏杆,但他几乎已经走不过去了。

Charles仍然没有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只感到侵蚀他身体和内里的痛楚、悲哀和绝望,以及当众暴露自己脆弱无助的羞辱,他没有能力,甚至没有了力气,他就要瘫倒下去了,他闭起酸胀的眼却无法止住溢出的泪,忽然被一双手臂阻止了下滑的趋势,然后整个身体被拉起再陷入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里。

“还好吗?”Charles听见那个男人轻声问,嗓音里带着不舍和痛惜。

现在他知道这是个梦了,不然他怎么会在Erik怀里。

 

Charles睁开眼,在感受到头疼的同时发出轻声的叹息,他扭过头看一眼卧室里的挂钟,凌晨3点,这已经是他连续两周梦见那个时期了,这些片段式的梦境毫无逻辑,但他在梦里总能清晰地感受那时的颓然、伤痛和真切的渴求,即使是十余年后的现在,他也无法完全淡然处之。Charles知道接下来自己再无法入睡,也就不做徒劳的尝试,他把床头灯调亮,开始阅读一本法文基因学期刊,又不可避免地想念起Erik给他读过的上一期,他又发出一声轻叹,才摇着头把始终要占据心神的那个人从脑中暂时驱赶出去。

 

 

“Erik。”

被叫住时兄弟会首领正拎着一个塑胶袋在不少学生的侧目中上楼,他停在台阶上半侧过身回头看还穿着训练服的女教官。

“Raven。”他向她点头问候。

“Charles希望你能帮忙去Cerebro看看,Hank发现了一点问题。”

Erik挑起眉毛,“Charles知道我要来?”

Raven端着手臂哼了一声,“迟早。”

 

Erik没有去打扰Charles上课,他去过二楼的厨房后径直往Cerebro的方向走,正碰见Hank从通道口走出来。他们见面往往没什么太多礼仪可言,互相瞪着超过三秒大概已经算是问候了,而像此时一样的单独碰面,他们把对方瞪足了十五秒。

接着除了关于Cerebro的技术性对话他们没有任何更多的互动,直到Erik用能力完成了检修并把每颗螺丝都重新拧了一遍,他在悬桥上等待Hank的测试结果,后者在调试到最后的步骤时终于打破了僵硬的沉寂,“Charles最近不是太好。”

Erik迅速走近了两步,“什么?”

“没有大碍但是我和Raven猜测,根源在你。”Hank完成了测试,他转过来推了一下眼镜,毫不示弱地再次瞪视Erik,“你何不自己去了解情况?”

“我会的。”Erik的语气生硬,在转身之后他加了一句“谢谢”,不太情愿倒也不乏诚恳。

 

Erik开始动手腌制鹿肉的时候,已感应到Charles的轮椅到达厨房门口,然后停在了那里,Erik继续着手中的工作,过了一阵才转过头去,“从那个角度看过来,我为你做饭的忙碌身影是不是格外性感?”

Charles懒洋洋地笑起来,“我只是想让你忍不住回头看我,像这样…”轮椅飘起来一点往Erik的方向移动,“接着你会把我的轮椅浮过去,像这样…”他停在Erik面前,抬头迎上他落下的目光,“再接着,就像…”剩下的词消失在他们唇间,Erik在含了含Charles的下唇后就忍不住想要吻得更深一点,奈何双手上都是油脂和调料无法进行辅助动作,只能在不舍中轻轻咬了他一下才松开。

看着Erik时,Charles眼里永远有莹亮的水泽,像是两泓最具生命力的甘泉,把蕴在蓝色瞳仁里的温柔情愫,潺潺淌进一颗同样饱含恋慕的心里去,二十多年间,连绵不断。

他的头发长了,卷起的发尾覆上前额和耳尖,Charles用手指拨弄那些发卷的轻巧动作,就如同在Erik心中蓄积的泉水中投入石子般激起涟漪。

Erik惊叹于他看起来与二十年前如此相似,像是岁月也忍不住留恋他的美丽容颜,他猜自己脸上一定满是傻乎乎的惊艳痴恋之情,因为此刻并未与他建立联结的Charles也带着笑意渐渐脸红起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特意换上的那件蓝色开衫,又再回视Erik,露出玩笑式的气恼表情,“看看,你果然还是迷恋着20年前的我。”

Erik不再理会他小小的无理取闹,直起身走到流理台边去,“没错,所以我得加把劲把你喂胖点,好把那时候的你彻底找回来。”

Charles于是用轮子撞了他的腿。

 

Erik查看并调节后室温后回到床边来,正好看到Charles合起书抬手按向太阳穴的动作,他靠近过去伸手轻握住那变得削尖的下巴,借着调亮的灯光细看Charles有些泛青的眼下。

“又睡不好了?”Erik加了两根手指抚摸他明显突起的颌骨,Charles轻轻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Erik迟早会发现。

之前超过三个月他们各自忙碌得几乎没有时间见面,而Charles的能力明显逐渐稳定下来,随机联结的情况愈少,有时候Erik会暗自痛恨Charles的礼貌和克制,并恨不得请求他每天主动与自己联结一次——当然作为变种人兄弟会领导者的尊严还是没能允许Erik真的做出这个请求。

“你梦见了什么,Charles?”Erik问得直接,Charles愣了一瞬,略有迟疑但他还是缓缓说了出来,“我最近有些频繁地梦到了越战后和73年…不,先别忙于自责,Erik,那时的痛苦是多方面的,我们过得同样的艰难,也许那就该是我们的历练和成就今天的代价。”

“当然,我不是全部痛苦的来源,只是最大的那一部分。”Erik自嘲地轻笑,他把Charles的手握进自己手掌,读心者则抬起另一只手抚上他的侧脸,任他的胡茬蹭在掌心里。

“我知道你的本意并非伤害我和给我带来痛苦,我知道你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和行动,你只是,做你认为对的事,我都知道。”

Erik轻合上眼睑,“但始终造成了伤害和痛苦的事实,并且不止一次。有时候我真希望你能像那时一样揪住我的领子揍我几拳,有时候我怀疑自己总有一天会被愧疚淹死。”他近乎呢喃地说。

Charles看着他,心里涌起一股奇妙的报复性的快意,他思索着如果自己真的把那数千个难眠之夜里对Erik的疑虑、质问、怨怼和思念全部提取出来与之清算,是否能把如今重铸钢铁意志的Magneto再次击溃?

但他始终是不舍的。

所以Charles只是用力呼吸了一下,用隐约颤抖的声音继续,“当我,到达未来,看到未来,被未来的我劝导时,你可知道是什么最为打动我?是你,Erik。我看到了你,站在未来的我身后的你,那刻我既感受到欣慰和鼓舞,又鄙夷自己喜悦中潜藏的自私和狭隘。但我不得不承认,哪怕只有那么一刻,我希望你是我的Erik,你只是我的Erik。Erik和Charles,一起到老。”

Erik深深看着他又盛满水光的眼睛,“你说你怨恨过我,你那时该是恨我的对吗?”

“Erik,我恨你,是因为我爱你,你明白吗?我一直爱你。”Charles非常,非常缓慢地说,在最后几近哽咽。

“我明白。”Erik在低头亲吻Charles指尖的时候回答,他们终于都落下泪来。

 

Erik凑近去吻他的泪水,就把自己脸颊的湿意染到Charles的颧骨上去了,他沿着那些湿痕吻下去,轻舔Charles微微抬起的下颌,接着让他们带着咸涩的嘴唇相贴,Charles在他吮吸时轻柔地回应,然后放他深入进去。

Erik用舌尖勾起Charles的,同时把他往自己胸前揽紧,Charles温柔安宁的气息混和着之前佐餐的红酒余味,让Erik无法停止贪婪攫取的念头,澎湃的爱意从Charles多年后再次吐露心声那刻就从他心底翻腾喷涌,他紧紧怀抱着Charles,深而又深地吻他,渴望借此让彼此魂灵相融,汇成一体。


戳这里 


Charles放松了抠紧在Erik背部肌肉上的手指,他满足地感受Erik覆在他身上的重量,和仍充满在他体内的饱胀触觉,然后被喘息平复了一些的Erik拨开前额卷曲的湿发,从眉间一直吻到唇上。

“还好吗?”Erik放开他一点轻声问。

Charles半合起眼点头,再亲昵地去蹭Erik的鼻尖,“下次会更好。”他埋进Erik怀里说。

Erik知道自己几乎应该算是在傻笑,但也停不下来,他就如从前那般充满柔情地抱紧全身潮润的Charles再待了一会,才慢慢抽出去,接着起身把差不多已经睡着的Charles抱进浴室。


Erik的手臂松开的时候,一夜无梦的Charles醒了过来,接着他感受到对方在自己耳后的发丝上亲吻,腰部的酸软和腿间隐约的胀痛让Charles从心里升起和溢出幸福的暖意,他在留着Erik气息的织物上磨蹭脸颊,过了好一会,却没等到Erik再回到床上来。

Charles睁开了眼,他仍有些昏昏欲睡,神色朦胧地扭头看过去,从浴室出来的Erik已经开始穿他的外套,明显是准备离开的动作让Charles迅速清醒过来,他掩饰失落尽量让语气轻松一点,“就要走吗?”

Erik回过头,他走向床边坐上床沿盯着Charles看,Charles有些疑惑地侧躺在枕头上,被他执起一只手亲吻。

“希望我留下来吗?Charles?”Erik的声音低沉带着暗哑和隐约的蛊惑之意,“二十年前,十年前,现在,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希望我留下来吗?”

Charles有些怔忡地看他,Erik伸手轻柔地撩动他的额发,眼睛里映出他的影子。

“我也无数次地希望你只是我的Charles,希望你说出需要我,只要Charles需要,Erik就会为他留下来,为他做任何事。”

Charles睁大了眼睛,他张了张嘴又合上,他又开始有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中了,这真是糟糕的状况,然而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中的Erik还在温柔并热切地看着他,用眼神和嗓音鼓动他说出每一次每一次他都以道别替代的真正想说的那句话。

他终于说了。

“我…我需要你,留下来,Erik,至少今天。”Charles握住自己指间属于对方的手指,他觉得有些乏力,但被Erik紧紧回握的触感足够真实和温暖。

Erik微笑起来,他轻声说好,然后吻上了Charles的额头。

  

Tbc. 


近5K的纯言情章 OTL 可以有个章节标题叫做 相思病【。

写原作向始终跳不过逆转去,所以还是写了写

Erik希望查查说出“需要你”的梗来自于我们家梗王图因因  @A'Tuin 

这就是为啥回忆杀MV里他会改词的原因...

评论(22)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