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Heart over Mind *1(ABO PWP)

吃了一周素,割腿肉送我女神 @Pressure_Chan !由于A君之前写ABO总是耍流氓,这次写个PWP彻底开荤!希望不要吓到各位 OTL

以下我压巨巨点梗——

年下ABO√

理发师查查√

质地很好的裤子+第三颗扣子开始扣的真丝衬衫+束起头发√

 

最近很想写逆转万查肉,正好我压巨巨很喜逆转查【我也喜!故有此篇!

OOC肯定有,写这篇就是为了搞【。

部分情境构思源自 白银太太的美图


----------------

*1

 

Erik下意识地拨弄着自己的袖扣,那对产自南非的蓝色硬石纯度极高价值不菲。他又一次状若随意地朝那个人转过视线,看他大半个侧脸,一个漂亮的Omega,穿着价值6千镑以上的定制三件套,即使半长的头发看起来没怎么精心打理,嘴唇上方和下巴上的胡茬也显然没有好好修剪,但依然漂亮得惊人,总是湿润的蓝眸和鲜红的嘴唇一如初见时一样,只是那眼睛里失去了该有的给予他的温度和情愫。

“Lehnsherr先生,您的意见是?”

Erik这才转头望向带他来看办公场地的代理人,“我倒不是那么执着,恭喜Xavier先生了。”

Xavier从窗外收回视线,Erik表示自己还要随代理人查看另一个场地,就向他告辞,并伸手与他一握。

Xavier的手心是潮润的,Erik想看来他还没忘光当年,至少他还认得自己,没有真如他的表情一样全然淡漠镇静。

回酒店的路上Erik在车里一路不语,连电话都摁掉几个,他只顾回忆七年前他是怎么认识和爱上Xavier的,Charles Xavier。

 

彼时Charles29岁,明明是个家境富有高学历的U区少爷,却没有选择家族里任何一个行业继承,而是全凭兴趣去做了个理发师,但少爷毕竟是少爷,他自己开了工作室在当老板的同时当造型总监,他的工作室设在整个M地区最高价的写字楼里,客户包括政要、名流和明星,也有旗下为普通消费群体服务的连锁机构。Erik第一次要被带进家族亮相前被送去了X工作室,见到Charles时,他穿着白色的真丝衬衫,扣子从第三个扣起,胸前露出带点雀斑的皮肤差不多跟衬衫一样白,深蓝色的高档亚麻西裤紧贴浑圆姣好的臀线,他把半长的深栗色卷发束在脑后,眼睛蔚蓝嘴唇鲜红,是Erik见过最美的Omega,让19岁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到不对Charles想入非非。

Charles并非因为他是黑道家族的继承人之一而亲自服务,他跟工作室中其他高级造型师一样轮班,其他日子他甚至会到旗下机构里当值,对所有的客人一视同仁,那天Erik足够幸运。

在Q区贫民窟里长大的Erik在那之前没有什么精力和心思顾及自己外表,当然他知道自己长得不错,16岁开始就能吸引不少Omega和Beta,但Charles的赞美就另当别论了,他让傻乎乎看着镜子里的Erik真的觉得自己已经脱胎换骨,暗藏复仇的隐衷披起这身光鲜的行头进入另一个世界。

为了接近Charles他在被家族试训折磨之余可笑地去应聘工作室根本不存在的兼职岗位,Charles在被他逗笑的同时同意他一周来两次,两天时间都几乎被客人占满的Charles会在结束营业后真的教他怎么用那些各种形状功能的剪子、剃刀和一些稀奇古怪的工具,似乎不比一台外科手术要用的简单。Erik半真半假地跟着学,直到劳累了整天的Charles困倦得只打呵欠,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不再抗拒让Erik送他回家。

再后来Erik几乎算是住进了Charles的公寓,他给Charles做饭,帮他整理,照顾不太会照顾自己的Charles的起居。

 

有敏感词部分

 

这并不是Charles真正推离他的原因,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争执,Erik为了给遭遇车祸的母亲复仇才同意返回家族的动机让Charles非常不安,而仅从一个年长者的角度他也非常不赞成Erik真正进入黑道,那始终是一条难回的路,无疑会跟Charles相形渐远。

对Charles的迷恋不能左右Erik的选择,在争执之后Erik更记起自己活下来的誓言和责任,同时对Charles的爱意早已激化成独占欲的他也确实渴望把Charles占为己有。这导致了那天他在Charles体内的失控,Erik在清醒后也明白他根本没有资格标记Charles,他什么都没有。

Erik记得他在Charles公寓里的最后一天,Omega给他一份合约,Erik一点也不笨,他看得出这是Charles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了,他想让Erik离开N市去西部读大学,想让Erik离开他的家族努力脱离控制,合约相当于一份借据,Erik没觉得自己的自尊有什么损伤,Charles一如既往地为所有人着想,所有人。

只是他们想要的不一样,Charles不会跟他在一起的。他非常明白。

Charles在递给他合约后就离开了公寓,他还有工作。Erik留下来喝了酒柜里的半瓶威士忌,有些眼泪滴进杯子里。之后Erik再把公寓整理了一次,走到门口又折回书房,还是在合约纸袋的背面留下了两行字。

I want you by myside, my love.

Goodbye.

 

两年后他的表兄Shaw因“意外”死亡,而Erik也在那之后真的去了西部,五年间再没有回来。

 

 

Erik嘬一口柠檬片,喝下杯中剩余的威士忌,向酒保举起手指再要一杯。Erik在见过Charles以后就焦躁不安,也许即使时隔多年Charles的信息素对他还是会产生强大的影响,毕竟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想念Charles,无论心和身体。这个Omega是他再返回东岸的最大原因,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到。

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又再一次遇到。

Charles跟一个Alpha一起进来,Erik几乎是扭头瞪着他们走向一个卡座,Erik知道Charles看到他了,吧台就他一个人在,何况他完全没有收敛自己的信息素。

怒火已经在Erik脑子里烧起来,他像争夺配偶的雄兽一样在那瞬间就丧失理智,只想把属于他的Omega夺回来。

这是U区的高级会所,也属于Lehnsherr家族的产业,Erik克制自己没有直接揍趴那个开始和半醉的Charles调情的Alpha,他不想给Charles过早带来家族方面的麻烦。

好在对方还算知趣,Erik的信息素向他宣告他各方面都赢不了的事实,虽然遗憾于眼前这个诱人而且即将发情的Omega就这么被人夺走,也不得不狼狈离开。

Charles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又灌下半杯酒,然后舔着嘴唇吊起眼角看上来。

“你…赶走了我的Alpha,赔我一个…”

Erik因为这句话把他压进卡座的沙发深处,掰痛他的手腕让他清醒一点,“谁是你的Alpha?还有谁能做你的Alpha?”

Charles瞪大的茫然的眼睛因为疼痛有了焦点,他在看清Erik似乎颤动了一下,就用力挣扎起来。

“放开我,Lehnsherr。”

Erik冷笑着甩开他重新站起身,“是你自己走进了Lehnsherr的地盘,Charles。”

 

Charles在Erik把他拖出会所再塞进车里的过程中一直用力挣动,Erik强忍着直接敲晕他的冲动,这个Omega已经发情了,现在Erik庆幸Charles走进了Lehnsherr的地盘,不然恐怕他五年来处心积虑的洗白筹谋就要毁于他亲手杀人的事实。

Charles上车以后终于安静了一点,他扭头看着窗外,衬衫已经被拉扯得皱巴巴的,从Erik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敞开衣襟里的在城市夜光里泛着青白光泽的大片皮肤,和右侧暗红色的乳晕。

Erik把目光收回来,从另一侧的窗口看出去。

下车和回公寓的路上,Charles又开始反抗,但力度不那么大了,他越来越临近发情,Erik的信息素让他全身酸软,而事实上Charles又会多认真地拒绝Erik?

 

Erik看着Charles按下密码,他想起当年离开时留下的钥匙,七年了,回到Charles这里的方式当然是会改变的。

Erik在客厅里环顾了一周,再走向卧室,Charles也不看他,当着他的面脱下衬衫了长裤只穿着内裤和袜子走进浴室。

Erik坐进他床对面的椅子里,他无法忽视胯间的隆起,只好伸手隔着裤子揉了几下。

Charles很快出来了,就好像他也迫不及待,他穿着白色的浴袍走出来,脸颊胸膛都是粉色的,湿润地冒着热气,踩上地毯的圆润脚趾就足够让Erik痴迷。

Erik慢慢站起身来,Charles擦着头发的动作停了,他垂下睫毛开始咬自己的嘴唇,Erik沉重地呼吸了一次,只是他还不能接受一个芬芳诱人的邀请,不是现在。

“听着,Charles,我只是送你回来。”

Charles仿佛在几秒后才理解他说的话,早已水泽荡漾的蓝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Erik还想再说句什么,被Charles挥手打断,

“够了,你不想上我,我知道了。毕竟这么久了,你怎么可能对我还有兴趣。”

Erik低头看一眼自己说了实话的裤裆,那动作称得上是有些下流的反驳,Charles也不避讳地看了那里一眼,他悲哀而自弃地笑了一声,走到床边去。Erik又被激怒了,他莫名地愤怒着,也许是因为Charles不愿再对他再多做一点诱惑的努力,也许是因为Charles不相信他从来都难以抗拒Charles的吸引,也许,也许只是因为他明明只想要压倒Charles操进Omega内腔里标记他却不得不强忍着因为害怕Charles再拒绝他一次。

他不觉得自己还能承受了。

 

“你为什么回来?”Charles转过身来发问。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Erik语调重新变得冷硬。

Charles眼圈红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来去N市是你的自由,但我的公寓不会给你这样的自由,现在,请你出去。”

“我会的,Charles,如你所愿,当年的,现在的。”

“当年?你到底有什么问题?Erik。”Charles快步上前拽住他的领子发出颤抖的近乎尖叫的咆哮,“是你抛弃了我!”

“抛弃?我没那个资格,你给我了吗?Charles?我只是你睡过的一个Alpha而已,我们不同路,你早就知道了。”Erik冰冷地说,他把Charles的手从自己领口扯下来,走出卧室经过客厅,关门离去。

Charles退开两步跌坐在床上,然后他用手捂住脸开始无声地哭泣。

他和Erik大概是彻底完了。他在发情,而Erik不想要他,这么些年他所抱持的希望,几小时内就烟消云散。

 

然而心里的凉意始终无法浇灭体内的热潮,Charles挣扎着起身,他脱去浴袍勉强换上衬衫,他的坚持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作为一个发情的Omega,他可以有无数的选择。

Charles系上衬衫的扣子,他的手指在抖,但他还是系好了,一直扣到咽喉下面,他看着浴室镜子里自己的脸,轻轻地冷笑起来,谁还会相信?他连自己的颓唐都阻止不了,还如何去构筑他人所谓美的希望?这样的认知让他的荒唐冲动被彻底遏制,现在他要回到卧室去注射抑制剂了。

 

走出浴室的时候他听见了公寓密码锁被打开的声音,那声音让Charles头皮发麻,即使为Erik伤心赌气,他也无法真实接受自己在发情期被其他Alpha侵占的事实,他不知道那是谁,但他最好做出最坏的打算。

然而下一秒Charles就知道他不用紧张了,那是Erik,他又折返回来。

Lehnsherr家族的生意遍布各个领域,五年前Erik就尽量不再沾纯黑的那些,他从军火转到重工,石油转到新能源,违禁品转到医药,这当然是他刻意为之,他始终存着与Charles同路而行的念想。

Erik带来的抑制剂是刚通过严格检测投入量产的昂贵新药,对比市面流通的所有类似药品,能最大程度上抑制和缓解Omega的发情症状,并几乎没有副作用。

Erik看了一眼已经穿戴整齐的Charles,他放了一盒在客厅茶几上,把其他放进Charles卧室,然后再走出来。

“打一针,Charles,然后就去睡,我会在这里待到明天。”

Charles没有动,Erik被他的香味激得越来越暴躁,也很快没了耐心,他朝Charles迈了一步,后者转身往门口走去。

“去你的Erik,我不需要抑制剂,我他妈要去找个Alpha,现在。”

 

Tbc.


*2戳这里


一共三节,全文已写完,今天起日更到周五,第一节算是大纲式情节交代,之后两节就全是黄了【。

我是一个【看到说老万渣就很玻璃心的】万粉,请大家不要说他渣QAQ,即便是AU【黄】文,逆转万也不是很好把握,我已经尽力了><


评论(109)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