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快捷呼叫 *9

*8


“教授。”Jubi举起了手,Charles收回他已在窗外停留了几秒的视线,带着笑意看向她。

授课者无疑都会喜爱能积极参与课堂互动的学生,倒不是说Charles会对学生们有所偏颇,他善于了解和发掘每个学生的长处和优点,并不因为他们在课堂上的表达积极与否而产生偏见,但他依然会不断鼓励他们以激发更活跃的思维碰撞,这是师者的职责。而在Charles所教授的遗传学相关和文学赏析相关的课程里,他清楚记得这个华裔女孩一直是最积极回应自己的。

Charles用标准的发音念出她的中文名字,“千欢,请提问。”他刚与学生们分享过海涅的诗选,并给了学生们一点自我赏析的时间,接下来他会回答他们关于诗人和作品的赏鉴疑问。

“问题还没想到,”女孩做了个不好意思的鬼脸,“但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教授能用德语念一首他的诗吗?很想听教授说德语!”

Charles楞了一瞬,拜他的能力所赐,他几乎完全不需要学习其他语言用来倾听和诉说,更多的是为了满足阅读方面的需求,由于某些原因他的德语不坏,但突然被学生要求用德语念诵诗歌还是让他感到颇为意外,又有些无奈,尤其在提出请求的女孩和其他所有学生满心期待的视线包围下。Charles下意识地又向窗外看过去,他的半个“德语老师”离窗口不远不近地站在那儿有段时间了,从出现在那儿开始已对Charles的专心授课造成了不太正面的影响。此刻他似乎漫不经心地偏过头来,与Charles目光相触一瞬,又再往窗口走近了几步。

Charles转过头轻咳了一声,“当然可以,但我的德语发音并不是那么好,就背诵一首短诗。”

Jubi开心地拍手,引得学生们都鼓起掌来,让Charles一面觉得自己似乎被推上了什么舞台般的微妙感觉,同时也觉得他的学生都相当可爱。

他不再去看Erik,而是用目光从他的学生们脸上缓缓掠过,把那首诗清朗悠然地背诵出来——

我的心,你不要忧悒

把你的命运担起

冬天从你这里夺去的

新春会交还给你

 

有多少事物为你而留存

这世界还是多么美丽

凡是你所喜爱的…

 

Charles停顿下来,他环视周围,大多数学生们大概听不懂诗的内容,却依然完全受到了他温润声线、柔和语调和饱满情感的感染,他们专注着等待Charles继续下去,读心者在这时再一次看向了窗外,他注视的人也正凝视着他,用唇语无声地伴随Charles一同念出这最后的诗句——

我的心,你都可以去爱。*注1

 

“我想你该休个假。”Raven倚在教室门边对目送所有学生离开然后开始收拾教案书本的Charles说。后者抬起头朝她挑起一边眉毛,这时Erik也已经走到门口,Raven偏过头看了看走近的磁控者,然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以及你们俩还可以更黏糊一点。”她转身离开时刻意用力撞了Erik的肩膀一下,后者无辜地眨了眨眼,接着继续朝Charles走过去。

“我想你的发音足够好了。”他俯下身平视着那双满是温柔缱绻的蓝眼睛。 

“托你的福,那么有奖励吗?”Charles微笑着低声说,用手指滑过他的鬓角。

Erik用能力关上了教室门,撑在轮椅的扶手上开始吻他。

当然他们早已不是在下午四点时的教室里做什么出格事儿的年纪了,这个吻结束以后,Charles抵着Erik的额头,“我以为你不喜欢海涅。”

“从他背弃自己民族这点来看,我自然不可能对他有太多好感。”

“但你记得这首。”

Erik发出带点无奈的轻叹,“因为你让我念过,不止这一首。”

“…我怎么不记得了?”

“被故事哄睡的孩子通常不会记得完整的睡前故事,这并不出奇,Charles。” 

Charles红着脸在他又凑过来的唇上轻咬了一口。

 

无论是德语还是法语,彼时Charles半开玩笑地让Erik教自己这些,一开始都是出于让他们寻找变种人的出行途中能有所消遣的目的。随着时间推移,供他们消遣的内容范围逐渐扩大,而除了Charles在阅读学术资料方面会偶尔认真正经地请教Erik外,这种半真半假的语言教学更多地成了他们调情的手段之一。

Erik在床上话比平时更少,却只需以他低沉性感的嗓音吐露出几个单词,就足以把情事中的Charles撩动得更加意乱情迷,至于在睡前读期刊和念诗集,也是热恋期的Charles常常能获得的甜蜜宠溺。Charles确实不记得他让Erik念过这首短诗了,他们还曾经因为海涅起过小小的争执,Charles为诗人努力融入社会和时代的行为辩护,而Erik坚持认为他背弃自己信仰的行为无法用任何借口开脱。

他们不同的理念和思维的差异体现在很多方面,并从日常的交流和相处间显现出来,但那并非就都意味着不愉快。 Erik是记得这首诗的,就像他始终记得Charles相信希望,并不吝于分享自己的信心和勇气。

他会一直记得。

 

 

“如果不是学院扩建的事令我抽不开身,我们大概可以真的休个假。”Charles在Erik推着他的轮椅离开教室的时候说,他自觉Erik留下的这几天,他们确实在可控范围内变得更亲密了点,好吧,也许不止一点。Erik则非常享受Charles对自己的依赖状态,并很好地贯彻着我行我素对他人不作理会的个人风格,他几乎不会离开Charles超过15码,压根没有他们亲近得有些太过惹眼的自觉。

Erik把Charles安置在树下有个斜面的草地上,看得出他凭借自己的力量坐稳花了些力气,但Charles坚持要离开轮椅坐下来,Erik落座在就离他一臂距离的地方,把棋盘打开开始摆放棋子。

他们下得很慢,渐渐聊到最近政府代表主动与学院方的接触,Charles并不打算瞒着Erik。

“Hank也渐渐学会应对这些了,说实在的,他比Raven更适合。”Charles评价道。

Erik发出不置可否的哼声,接着询问Charles政府方接触的目的。

“政府方希望能与变种人代表协商开始确立变种人相关法规。”

“为变种人专门立法?”Erik低沉的语声里听不出情绪。

“他们表达了会以权益为重约束为辅的意愿,并且会与变种人代表协商拟定。”Charles的嗓音也并无波澜。

接着他们安静地轮番挪动棋子,各自吃掉对方的骑士和象。

“我不同意。”

“我已经表示拒绝…”

他们出声后同时愣住,Charles先笑了起来,“我想这次我们达成一致了?”

Erik也看着他微笑,“终于。”

“好的预兆?嗯哼?”

“当然,我们会更多地去理解对方的想法,至少,反对之前听对方把话说完。”Erik拿起棋盘旁的一颗棋子摩挲,后半句听起来像是一句调侃。

Charles笑着轻轻摇头,再低头看着自己的皇后,“我告知对方我们没有办法代表所有变种人,而变种人也不需要确立特殊法规,甚至不需要特殊权益,一切以固有准则为限即可。”

“我们的想法也许并非完全一致,但结论无疑是一致的。”Erik加重了“我们”的发音。

“目前来说,足够了。”Charles看向Erik的眼睛,那里面一样有欣喜和释然,他们的手指贴着短短的草茎缠到一起去。

感觉到氛围有点危险的Charles呼吸了一下,提起个勉强能转移注意力的话题,“所以,如果我们今天再讨论起海涅呢?”

“免了,Charles。如果你觉得累了或无聊,结束这局后我们就回屋子里去。”但Erik的声音里并没有真的不满。

“Erik,为我背一段海涅的诗吧,请你。”得寸进尺的Charles已经完全摸透该用怎样的表情击溃Erik了,他微微抬起眼看着磁控者,抿起嘴唇让嘴角下垂一点。

Erik对此果然毫无抵抗能力,他在脑子变得更混沌前在里头搜寻了片刻,低沉缓慢地开口——

你用碧蓝的眼睛,

亲切地给我青睐,

我好像做梦一样,

不能够说出话来。

我到处总要想着

你那碧蓝的慧眼;

碧蓝的相思之海

在我的心头泛滥   *注2

Charles的眼睛在黄昏斜照的日光里呈现出比碧蓝更为幽深缠绵的色彩,他克制着自己不要服从于此刻翻涌在胸腔间的爱意就这么吻上去,但他不确定Erik是不是也拥有这样的意志,因为那对仿佛能让人陷入一种特殊涡流效应的绿色眼眸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

 

直到Lorna的突然出现让他们清醒并分离,Charles才由此意识到,即使他们还没有开始在学院草地上接吻,他和Erik此刻呈现出的亲密也不仅仅是“有些”惹眼了。

“Peter说看到Erik在的话就不要打扰Charles。”在他们坐着的草地周围徘徊了一阵终于可以坐到Charles身边——把他和Erik隔开的空隙里——哭诉的Lorna委屈地说。

最终用钢铁般的坚定意志克制住了自己的Erik露出微妙的神情,他有些好笑地摸摸Lorna的头,为晚上九点前自己与Charles独处的时间可能到此为止感到遗憾。让他意外的是Charles明显也与他抱持着同样的想法并做出了相应行动,读心者侧头与迷你磁控者认真地对视,“对不起,宝贝,但至少现在我真的很想跟Erik单独待在一起,我们已经错失太多共有的时间了。”

接着Charles充满歉意地给了小女孩一个温柔的暗示,在目送她离开树下去找她新认识的伙伴后,伸手拉近面露惊讶的Erik,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Erik追着Charles即刻离开的嘴唇又啄了一啄,仍然紧贴着他,“从池塘对面往这边看,能看得非常清楚。”

“所以?”Charles退开一点看他,再调皮地眨眼,他已经能听见整个草地范围内的学生们对他们的集中关注了。

“所以我会吻你很久的。”Erik伸手揽紧他的腰,在再次贴上唇瓣前呢喃。

学生们的口哨声清晰地钻入耳朵里时Charles还是脸红了,他们甚至还在鼓掌欢呼仿佛见证了世界和平的一锤定音。

接着Charles就被握住脑后的卷发拽入又一个让他无法分心的吻里,Charles被吻得微微后仰,他抬起手臂在Erik的脖子上绕紧。

 

 

次日,Erik与Charles又历史性地达成了他们第二次的统一意见,X战警预备队正式开始接受并执行首次主动出击任务。

 

Tbc.

*注1:海涅的短诗,译者冯至

*注2:出自海涅《新春集》#18

关于海涅的bug大概有,以后修文再来改


写得我自己都觉得快被他们腻歪死了 OTL

快完结了,让他们出个柜,为结婚做铺垫


评论(29)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