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Hindsight(后知后觉)

设定是二十来岁的逆转万查,OOC说三遍!

天雷滚滚的神经病狗血言情段子,但是HE!

这对真的有毒!上瘾!

七夕快乐!【。

 

------------

Charles冲进洗手间,跟里头要出来的人撞在一起,他竭力忍住说了声抱歉,一抬头就窘得想要咬舌以自行了断。

Erik Lehnsherr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低头看着Charles,既没有嫌恶也没有关切,礼节性但毫无帮助地问,“还好吗?Xavier。”

他还是帮上了忙,把Charles引到一个比较干净的隔间,Charles绝望地不想当着他吐,但人的生理需求总是占上风。

Erik甚至很体贴地扶着他不至于让他跪倒到马桶边弄得更加狼藉,Charles唯一庆幸的是这是他吐的第二次,而他整晚都没吃什么东西,也差不多就剩下了些水,他直起身喘息的时候两眼有些发黑,在感受到Erik的手似乎在背上轻拍时,眼睛里又热起来。

之后Erik放开了手。他退开一点让Charles也好出来并走到洗手池旁边,接着推门离开。

Charles掬水漱口以后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湿漉漉的苍白的脸,眼眶红得不成样子。

 

十分钟后他从后门出去,打算从巷子走到街边让自己清醒一点,Erik已经不在酒吧里,Charles想他大概回去了,他裹紧一下外套再走了三步,听见巷口拐角有人在说他名字。

“Charles Xavier真的在追求你?你还挺走运。”

“我们不怎么熟。”

这个嗓音让Charles停下了步子,他当然认得这个嗓音,冷淡漠然不带感情,像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睛。

“少来,他可是整个G大的名人,优等生,富家子弟,长得也好,即使是个基佬,但这种等级的美味送上门,不要难道不觉得可惜?”

Erik没有答话。

“假正经的怪胎,别说你不知道他为了你才去辅修市场营销还选跨级的大课,上次州短跑决赛他也来了,平时还会看我们训练,今晚也是为你来的,结果你一直坐得老远,害他被你那帮傻学弟灌得够呛,有点无情了吧,Lehnsherr。”

“他是来找他妹妹,这难道不是田径队的聚会?我不知道你什么毛病,临近毕业而你学分还差得远,竟然闲得能关注这些。”

“啧啧,你难道不知道你隔壁几个寝室都在肖想他?只是玩玩有什么大不了的,上过了好跟我们分享体验。马上就毕业了,你还怕摆脱不了一个小荡货?”那人猥琐的笑声让Charles愤怒又羞耻,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明白对很多人亲切些为什么就会被粗暴鉴定,不明白喜欢一个人并渴望接近他为什么就是放荡。

“我没有这个意思,也没有兴趣。”Erik的声音变得不耐而严厉。

Charles心冷下来了,所以,这就是错了。

“可惜,他那张嘴,简直天生就是用来给男人做口活的,还有那腰身,屁股…”

“你知道他的什么…”

Charles走了出去,他走到街边谈论着他的两个男人面前,他们话说了半句,都安静了下来用还来不及尴尬的惊讶眼神看着他,Charles笑了笑,笑得甜美又悲哀,他朝向Erik的方向,“我听见了,你没有兴趣,打扰了。”

然后他挥拳揍在另外那人的脸上,又用力踹向那人胯间,Charles不怎么说脏话,所以“狗娘养的”说得就有点生硬,“我从来没给人做过口活,我他妈都没被人碰过!”他对跪在地上的人说,几乎是吼着,然后抬头看一眼Erik,空空的胃里却沉甸甸里,心跳已经感受不到了。

“再见,Erik。”Charles用尽全力保持了退场礼节,然后回去酒吧找他妹妹。

他没看见对方一直攥紧差一点就要挥出去的拳头,却也没等到对方追上来。

 

 

 

Charles算是知道了忙到吐是什么意思,他可以不用遭这种罪的,但他坚持要自己找工作。市场营销不是他的本专业,然而他毕竟辅修过两年,Charles不想半途而废,也许一开始的动机不是真的想要去学,但不管怎样他仍然坚持了下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对消费和营销心理方面很感兴趣,也有意愿朝这方面发展。现在他在这家综合性质的商贸集团公司实习已经三个月了,前几天主管Emma跟他谈过,基本能确保毕业后留任,所以除了忙到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Charles的心情倒是不错。

下午4点多的时候,Charles拿着影印好的资料在走廊里小跑起来,会议在十分钟之后开始,而他在那之前还需要给一个客户打电话,时间有点赶。他低头看着资料以至于马上就付出了不看路的代价,跟人撞了个满怀以后他边道歉边退开,然后在满走廊飞舞的A4打印纸飘落间他看到了Erik Lehnsherr的脸。

噢,真正意义上像是见了鬼的重逢。

 

更见鬼的是接下来的会议上Emma宣布Erik是他们部门的新任Manager,据说是公司总部派遣的最年轻的经理,Charles低头在座位上转着笔,几乎要把下唇咬出个牙印来。

会议结束以后Emma重新走进会议室叫住在收拾投影设备的他,Charles知道这还没完。

Emma倒是有点把Charles当得力手下炫耀的意思,在Erik办公室里介绍Charles时半开玩笑地说他有望比Erik升得还快。Charles有点受宠若惊地看一眼平时严厉得要命的女上司,又垂低视线躲开Erik显得有点热切的探寻目光。

“你们是校友吧?我记得Erik也是G大毕业,以前没有见过?”

“没有见过。”这是Charles最为迅速的一个回答了,有些略有失礼,但幸好Emma没有太过关注,他抬眼之前呼吸了一下,然后与Erik对视,并顺利地露出了微笑。

他们本来就与陌生人并无区别,大概比陌生人更糟糕一点。

 

Charles在茶水间里站着,他发着呆在想刚被Emma打回来的方案究竟要怎么改,所以盯着咖啡机很久也没按下按键,直到在后头排队的那个人出了声,“要拿铁,对吗?”

说着那人上前一步几乎贴在Charles身后,伸手帮他按了按钮,又在Charles被烫到似的跳起身之前退开。

Charles有些张皇失措地道了歉,他不明白部门经理为什么要来喝茶水间里的免费咖啡,Emma都不喝,他也帮前任经理出去买过不少次,当然他也不是希望Erik会让他出去买咖啡…还有Erik为什么知道自己要拿铁?

那机器磨咖啡豆的声音震耳欲聋,Charles此刻却只嫌它还不够大声,以至他还听得见对方的问话。

“还好吗?Cha…Xavier。”

Charles不知道他指的什么时段,谁没有过糟糕的日子?而最近,现在,此刻,除了心里酸涩到几乎无法开口也没什么特别的不好,所以他点点头。

“我希望,不会影响你的工作。”

一直攒集和压抑的怒气从Charles心底升起来,摈退那些酸涩的浓雾,很快占了上风,他抬头看着两年后的Erik依然甚至更为英俊冷峻的脸,“多虑了,Lehnsherr先生。”

他们在逼仄空间里对视,身周环绕着廉价咖啡豆被快速烘焙的香气,对方暗绿色的眼里有Charles看不懂的情绪,他们再见后这是第一次离得如此近,从前也没有多么近过,Charles自嘲地想,他转过身取他的咖啡,并用纸巾把下面的托盘擦拭干净。

 

下班以后Charles才开始改方案,他猜自己九点前回不去了,Emma在八点时离开,还特意过来问他有没有问题,有种不甘心的自负阻止了Charles向她求助。

接下来半小时还算有效率,但到风险评估那项又有了些问题,Charles咬着嘴唇盯着那些调研数据,这时候市场部办公区的门开了。Erik走了进来。

他下午有个合作要谈,Charles以为他不会再回办公室了,尽管他每天都加班到很晚,十点,或许。

Erik走进自己办公室前朝Charles这边看了一眼,后者就只是看着电脑屏幕,十分钟之后Erik又出来朝这边走。Charles希望自己有脑控能力好让他调转回头立即滚蛋,但遗憾的是他没有。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Erik的领带被扯开了一点,扣子也开了两颗,Charles闻得见酒味,还有古龙水和烟草的味道,他上午在茶水间时就闻到了。

“我想这是我的工作,先生。”Charles没有再看他,心已经跳得指尖都在颤,他怎么还敢看。

Erik不再问什么径直走到他身后,从他桌上上取出方案看,又看Charles电脑屏幕上空着的地方。

“数据表格让我看看。”

Charles只好照做,他没有理由拒绝经理的工作指导。Erik让他改了几个字段和公式,Charles恍然觉得数据清晰了起来,他不得不有那么点佩服,接着Erik再留了几分钟,像是很满意Charles接下来不需他再说什么就能做好的后续流程,然后他离开工位回他的办公室,Charles在他身后道谢他也没停步子。

九点刚过,Charles已经完成了修改,他拿过手机准备回复Raven的短信,刚输入“马上去坐地铁”就听见经理办公室里的响动。

Charles把手机放在一边站起来。

 

Charles敲了几下门,听见一声含混的回应,他旋开门把看到Erik躺在里面的沙发上,西服已经皱成一团。

“你喝醉了,Lehnsherr先生。”Charles干巴巴地陈述眼前的事实。

Erik把遮在眼睛上的手臂放下来,从喉咙里发出奇怪的笑声。

“回去吧,Xavier。为了你好。”然后他转身面向沙发的靠背。

“我可以帮你叫车。”

没有听到回应,Charles迟疑地朝沙发靠近了几步。

“离我远点,Charles。”

被叫出名字的人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前半句就像两年前那样让他绝望,而Erik叫他名字的嗓音和语调,又像他梦里的那样深情满载。

Charles还是走了过去,他扳过Erik的肩膀又把他往上推,让他坐起来,然后去饮水机那儿用纸杯接了热水递给他,对方沉默着接过,Charles抽回手说,“我去打电话叫车。”

刚一转身他就被拉住了手臂,下一秒就被拉到沙发上困在扶手和Erik的手臂中间,鬼知道他把那杯热水扔在了哪里。

“我警告过你的。”他的虹膜已经完全成了墨绿色,那些清晰的纹路告诉Charles他们离得多近,Erik一点一点地贴上来,Charles退无可退,他把手抵在Erik肩上,却使不上力气。Erik的鼻尖几乎已经碰到他了,但吻上来的动作却很慢,Charles扭头躲开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接着缓缓移去另一边贴近,Charles就又再躲开。Erik丝毫没被这样的抗拒打击到退却,他的呼吸扫在Charles嘴角,鼻翼和下巴上,反复追着Charles的嘴唇,笃定那迟早是他的,于是有的是耐心玩这个逗弄的游戏,终于在Charles疲惫得放弃时如愿以偿地准确地吻了上去。

Charles不知道这算什么,但他想要这个已经太久,他累得不想再拒绝Erik和自己了。

吻很快就浓烈起来,Charles抓着他的西服领子仰在他撑上扶手的手臂上,Erik嘴里的酒味裹在他舌头上钻进Charles嘴里,弄得Charles似乎也醉醺醺的,Erik吻一阵放开几秒,接着又吻上去,像是怎么也亲不够,有时候会急得直咬,有时候又轻柔得要命,Charles被他吻得骨头都酥了,全身只有胯间硬着,和他的顶在一起。

再睁开眼的时候,Charles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他眼睛里都是水,眼圈红着,加上他把微肿的唇瓣抿起来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邀请,而Erik看他的眼神也完全不像是当年说的没有兴趣,他大概很想就这么扯下Charles的裤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要了他,完全顾不得他们甚至连门都没有锁紧。

Erik已经开始这么做了,Charles在被他拽下内裤之前用尽全力推开了他,“到你家去。”他在Erik耳边这么说。

 

在路上他们都清醒了大半,Erik在出租车里就不再靠着Charles而坐起身来,只是手还没有放开,到目的地时仍然紧握着,让Charles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他对自己不止有一时的酒醉兴趣。

Charles跟他走到公寓门口,门开的时候Erik松开了他,Charles想这就是最后的机会了,Erik似乎感应到他的退却,用肩膀顶开门的同时回头看他,Charles对自己再次无能为力。

Erik又握住他的手,牵他到起居室的沙发上坐下,自己往卧室里走,Charles尴尬得不知该怎么办,他感到自己的可悲,因为他仍然没有什么经验,他不是没想过找别人,但始终做不到。

他对这一夜过去又该有怎样的后续毫无头绪,他担心自己永远好不了了。

但他其实早就这样了。

 

大约五分钟后Erik走了出来,Charles留意到他重新系好了领带,并整理了一下西服,然后走到Charles面前。

接着他单膝跪下,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个蓝色丝绒的盒子,打开以后递到Charles面前,里面是简单的镶碎钻的白金指环,打开的盒盖里面阴刻着Harry&Winston字样。

Charles完全呆住了,他脑子里乱得连Erik的求婚词都没有听清,他做过无数个关于Erik的梦,无数个,从来没有梦到过这样的。

如果不是我们两个中有一个疯了,Charles想。就是这个荒唐的梦太逼真,从哪里开始的?茶水间吗?

他大概是混乱了一个世纪,清醒过来时Erik却还在他膝盖前跪着,眼神温柔、忧伤而笃定,一点也不像他认识的Erik。

“答应我吗?Charles。”这语调也根本不像他,所以就该是个梦了。

“你…”Charles颤抖着,即使是梦,他也想要一个答案,他没梦到过这个,也许他能为自己造一个美梦,“你对我没兴趣不是吗?”

“不。那句话不是指对你…我只是对自己的感情知道得太晚。”

“什么时候,知道?”

“你不来看我训练和比赛,上课也不再看我一眼以后。”

Charles低头看自己绞在膝盖上的手指,“但你仍然什么也不做,就那么继续折磨我。”

“我看到…我以为你在和Moira约会。”

Charles安静了一下,发出声冷笑,“好像我会因为被你甩了就变直一样。”

“我为这一切抱歉,Charles。我根本没有甩掉你的资格,在你放弃我之后我才知道自己疯狂地爱你。”

“所以两年的时间,你就去买了这个?”

“我不会让你跑掉的,Charles,我做了很多准备,你总归会是我的。只是对你还喜欢我这点,我也知道得太晚,我是折磨你了,但折磨你的同时也在折磨我自己。求你了。”

“你知道自己像个疯子吗?今天之前,我们说过的话不超过30句,我们共处不超过两小时,你原来对我没有兴趣,你知道我的什么?你甩了我两年,而你现在在跟我求婚,Erik,你在玩弄我吗?你就不愿意放过我?你跟那些说我是荡货的人打赌了?你在操过我以后还要去分享体验是吗?”Charles哭得满脸是泪,他越来越竭斯底里,直到Erik惊慌地把他抱住。

“对不起,Charles,对不起,你要是能读我的心就能知道,它已经快痛死了。我等会就送你回去,我会再申请调任,你可以再不用看到我。”

Charles简直没有办法,在梦里Erik还是不肯好好说话好好哄他,非要说这些来威胁自己,这些要再度放弃他离开他的话。

他们大概永远都没法好好沟通,心真的痛死也都是咎由自取。

Charles挣扎着站起身,用手抹了一把脸就往玄关走,真的走到玄关那个疯子才扑上来。

Erik从后面紧紧抱住他,一只手臂箍住他腰往怀里按,另一只手很快把Charles揉得全身发软,他毫无章法地揉弄Charles的前胸,腰侧和小腹,嘴唇在Charles耳垂和颈侧不断吮吻,这躁乱而不得要领的爱抚让Charles溃不成军地贴在他怀里喘息。

他们继续胡言乱语地说了一通,直到Charles又累得再不想出声,才安静地被Erik转过身搂住,再含着嘴唇细细地吻。

“我几乎知道你的一切,Charles,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是不明白我自己。”

他在吻着Charles不断涌出的泪水的时候说。

 

被抱上床以后Charles还是不情不愿,被剥掉下身衣物的时候也是,Erik帮他扩张时他还在挣扎,又不由自主地挺身迎上去,Erik进入他的时候感受太过强烈,Charles睁大眼睛感觉自己被一点点劈开,Erik喘息着带有强烈独占欲地吻着他,把他上下塞紧彻底占有。

Charles又疑惑了起来,这真是梦吗?梦里从来没有这么疼,这么满,这么热,又这么舒服过。

也从来没有过这样一次接一次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快乐巅峰。

 

醒来的时候Erik还把他紧紧圈着,Charles想甩开他的胳膊,发现根本没有力气,试图挥动手臂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左手无名指根部的指环,那刻他终于彻底酥软了下来。

Erik再把他搂紧了点,Charles能感觉到自己腿根上顶着的东西,他重新闭起眼,打算暂时不计较了。

他们有的是时间好好清算。

 

FIN.

 

写完自己觉得雷死了,但是好爽啊哈哈哈哈哈哈【有病

觉得发出来一定会掉粉但是写得太爽了还是发出来,这么有病的我万我绝对不会再写了,这个,就推锅给逆转吧【。


评论(91)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