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Survivors

准备写个星际背景哨向【其实也是为了黄,想说先热热身,结果段子写成这样简直打击我开坑的自信,想看就请看看黄好了【也没写多少

不看是明智的真的

置之死地而后HE的架势比较XMA万查,就塞给他俩吧【。

今天A君能好好耐心写剧情了吗?不能×


----------------

Erik是在破解接驳这颗殖民卫星的中枢系统以获取地形解析的时候被偷袭的,先是被几颗榴弹炮击中了机身背部,这倒无法造成损伤, Erik也早有应对准备,毕竟这个曾经以新能源矿产闻名的星区已差不多被开发殆尽,除了出生此地的二代殖民者(一代殖民的后代)由于户籍无法顺利移民,其他有能力离开的早已离开,而不少如星际海盗的险恶分子会把这里作为临时据点,这也是Erik谨慎选择驾驶机甲着陆此处的原因,为此他不得不欠下Emma一个人情,让她帮忙弄来了这台临近报废期限的训练用MS。

即使没有配备除激光来复枪的其他武器,机甲本身的战力包括防卫系统还是能发挥不少效应,仅是海盗或佣兵组织的袭击,Erik觉得已足够应付,他没想到会遇上当地民兵武装的麻烦,更没想到这武装里竟然还包括机甲和机师的存在。

 

Erik觉得目前所处情境荒唐得有点可笑,作为战甲机师他在十年里仅有唯一的敌手,现在却被这台明显是工用机甲的改装品逼得一时只能采取守势,即使对方机甲在改装后的武力配置确实要胜于他现在正驾驶的这台,但被对方的新型合金匕首削断了来复枪管也还是让Erik的战时顶级机师尊严遭受了挑衅,同时军人的直觉在他脑子里敲起警钟来。

他将受损的枪械回收到机体内,冷静预判对方的动作往侧后方退了一步,堪堪避开对方试图用匕首穿刺腿部动力源的突袭,即刻踏步重新上前以膝踢击向敌机因刚才动作降低的胸口驾驶舱,而交手对象的预判能力显然也不弱,几乎在他这一击启动时就从两肋处降下挡板显出气孔,喷气反冲以免于因惯性迎上撞击,但这毕竟是工用机型在改造后添加的功能之一,反应力和与其他操作的协调性严重欠佳,两台机体还是撞上了,对方机甲再继续喷射了数秒,并利用机体接触时的冲力退开,同时伏得更低,未持武器的左臂撑住地面,紧跟着一个利落的扫腿,Erik不由得在心里鼓起掌来,能把工用机甲改装到这个地步,还能做出这样的操作反应,机师和技师都称得上绝顶的人才…

Erik忽然勾起一个笑,他顺着被对方扫到膝部的这一击伏面下倒,期间操作机体的足部往下一勾一带,卡住对方未及收回的腿部,并扭转机体上身以左拳砸向对方机体右肩,两台机体失去平衡纠缠着砸落在地面上,扬起大量干燥的灰土。

这仅三分钟的近身机战搏击,过招利落精彩,机师操作技能几乎不相上下。普通机师即使是驾驶两军中最新型的MS也做不到如此流畅敏捷,更遑论使用这两台相对战用机甲来说完全属于废品的机体来展示这些对战动作。

Erik目前的座驾已被一些交错飞射过来的钢索网住,钉牢在地上,连同对方的机甲一并困住。

Erik对此并无焦虑,他半躺在驾驶座椅上,把显示屏再次切换成外部影像,在有限的视野范围内观察那几台正在拉紧钢索的,也明显是被改造配备了装甲的民用吉普,几乎想为这个星区的民兵武装程度及实战配合吹声口哨,显然他们远不是第一次被“军方代表”或其他危险分子不怀好意地骚扰了,以至自卫措施都相当激进。Erik彻底关闭了军用通讯功能后,打开了另外一个通讯通道,用AI调试后,输入了一行信息,尽管神情依然镇定,但他在光键上敲击时指端微微的颤抖仍是暴露了心里殷切至极的期盼。

“好久不见,Mein Lieber。”

然后是近一分钟的屏息以待,屏幕上终于跳出对方的回应,显然通讯线路接驳请求被许可了。

“ERIK…?真的是你?”

Erik重新坐回驾驶座椅,他慢慢脱下手套,把脸埋进手心里。

 

Erik走出驾驶舱,对方机师也从有些变形的驾驶舱里走出来,他的同伴们帮了点忙把舱门弄开,之后都警惕地环绕在机师周围,往位于高处的军官看过来。

那位机师,此刻随意穿着便服的Charles Xavier用手势阻止了同伴们跃跃欲试要上前制服俘虏的打算。他踏着两台满是灰土和损伤痕印的机体慢慢走过来,Erik放纵自己盯着他看,几乎是有些贪婪地,看他蓄得更长的卷发,裸露在针织衫领口的锁骨,和牛仔裤包裹的紧实大腿,再将目光逡巡回对方的脸庞,他的肤色比记忆里稍深了一些,嘴唇在斜阳夕照下更为鲜艳,眼睛还是星海样的蓝,那是他们初遇时一同看过的星海。

等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到能听见对方变得急促的呼吸,Erik勉强控制住自己不要立刻伸出手臂把他揽到怀里,Charles璀璨晶莹的瞳仁随着轻移的视线转动,他的目光专注,仿佛在确认自己的所见属实,他的呼吸轻了一点,有些小心翼翼,接着略带迟疑地伸出手来抚上军官的侧脸,Erik的心从未像此刻这么软过,他抬起手也覆上去,握住Charles的手轻轻拉开一点,在那生着茧子的掌心里亲吻了一下。

“终于找到你了。”Erik把嘴唇贴在那里轻声说。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之前,他们曾怀着纯粹的置对方于死地的敌意对战,前所未有的痛快酣战后,Erik所持的光剑已经捅进Charles驾驶舱的防护外壳,而Charles的匕首也已浅浅扎入Erik战甲背部的动力中枢。此刻AI警示声同时在他们耳边响起,他们保持着机体的纠缠状态被G方旗舰的主炮锁定,确定这恐怖的致命威胁属实后,作为敌对方完全不可能有任何沟通的两人展示了匪夷所思的默契,Erik将所有能源击中在了磁防领域的展开上,而Charles启动了核融合动力炉,以推动两台机体迅速偏离标的位置幸免于被直接射中,防护领域的顺利展开也使得他们不至于被能量光束边缘烧灼融化最终变为宇宙尘埃。

然而他们始终不可避免地被巨大的能量冲击漂流到战场所在的殖民星区边缘,劫后余生地用剩余能源推进到了一个废弃的空间站附近。得益于避让和防护得当,除了他们在对战时给彼此带来的严重损毁之外,两台战甲都还能在重启空间站供氧设备的时候协力派上用场。

之后他们从各自的驾驶舱内浮出再进入空间站中有重力系统的封闭领域,在各自光束枪的射程内透过头盔对视了一阵,最终都没有把枪从腰后拔出来。

Erik已经见过无数次Charles的照片和全息影像,Charles亦然,但当他们脱下头盔真正开始注视鲜活的对方的瞬间,那就已经发生了,无从解释,难以言喻,不可逆转。

从Charles的新型机甲启动自爆装置发送空间坐标起,直至两方救援先后来到,他们在空间站内共度了30个小时,一同决然而无望地,爱上了自己最强的对手和死敌。

 

那之后Charles因自己贵族身份特权侥幸免于审判仅被软禁了三个月,Erik则被冠以通敌罪名送上另一方的军事法庭,他从容地在个人陈述和辩护中揭露了已方中将、舰队主帅Sebastian Shaw为代表的主战派谋杀战时精英激化两军矛盾的阴谋,并提供了虽然不够充分但依然有效的证据,这已足以为议和派提供扳倒对方的契机,而最终在半年后,促成了双方长达两年的停战和谈启动。

除了他们谁也想不到,这契机建立的微小希望,正是始于那30个小时的“通敌”。

 

再见时他们已成为双方和谈的代表,在长达七天的冗长的第三轮和谈会议上隔着圆桌相望。

被合体的校官军服包裹的两人都让对方移不开视线,他们已近两年未见,甚至从未抱有过再见的希望,分别后除了祈愿他们不会再次被迫正面交锋厮杀,连思念都深觉奢侈。

重逢的巨大情感震荡几乎让Erik昏了头,Charles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在最后一天的庆祝晚宴上终于靠近对方,并提早从现场消失,甚至等不及找个更安全隐秘的所在就冒险直接去了Erik的住处,花了整晚时间亲吻和做爱。

 

 

这是卫星可居住区域里唯一的酒馆,除了一种勉强算得上酒的谷酿,其他饮料都更像化学试剂,但已经没有几个当地平民消费得起,酒馆主人很快也将移民,已停业几天的酒馆这晚像是为了款待Erik一样再次营业。

Charles在卡座对面的位置落座,Erik从那段缠绵火辣的记忆里回过神来,他已经硬了,举起Charles推过来的杯子喝下一口后,就露骨地紧盯着对面的人看,Charles楞了一瞬,心领神会地勾起嘴角,眼眸里水波轻漾,他也拿起杯子来抿一口,还用双唇在杯沿上吮了一下,Erik随着这动作吞咽一次,伸手把他另一只手握起来。

“来我这边坐。”Erik用手指摩挲着Charles的手腕,后者大约矜持了三十秒,就起身绕过来,Erik几乎是直接把他压进怀里,又在他耳后深吸了一口气,贴着他说,“想你。”

Charles轻颤着退开一点,Erik发现他眼圈已经红了,自己的喉咙也被硬块阻塞起来,他们靠近浅吻了一次,再紧紧拥抱一会,才把对方放开。

“耐心点,Erik。”Charles又再抚摩他的侧脸和下颌,“我们现在有将来可言了。”

Erik低头吻他鼻尖,再放他坐直一些,勉强同意先待在这儿聊一会。

 

然而无论是回忆起战后Charles为保全家族自愿退伍并被秘密流放到半废弃星区的艰辛,还是Erik这两年来不断收集探寻Charles消息经受一次次燃起的希望被事实浇灭的煎熬,都被他们轻描淡写地带过。年少从军的他们早已经习惯了不诉苦抱怨,对至亲至爱更是如此。他们都安静下来品味杯中酒液同时咀嚼对方简短描述里省略的苦痛和磨难,和他们从迸发那刻起就因多舛而愈加甘醇的爱情。

 

Erik把掌心里Charles的手握得更紧,“让我带你走,Charles。我们都尽力了,战争已经结束,我们还能活着再见,这个结果已经远超过我们预期,你我都并非大人物,无法做得更多。就像我们最初一起构想的那样,我们该走了,到更远的地方去。”

“那时我们仿佛是在说一个梦,谁能想到真有一天我们能谈起如何实现这个。”Charles语声里带着笑意,然后他沉默下来,片刻后才又轻声继续,“…你曾是有政治野心的不是吗?Erik。如果不是这两年你的心力花在了别处,现在大概已经离议院很近了。”

Erik发出不赞同的嗤笑,“所以,Charles,你很清楚我的心力花在了何处,我不是个纯粹的野心家,对权势没有兴趣,我只做自己想做和能做的事。我以为你了解我的。”

Charles抬头直视他,“我的确了解,我了解的你,能做到更多更好的事。”

“除非我真的坚信那值得我为之付出代价,例如为我的家人复仇,例如安置抚恤我战友的遗孀亲人保证他们的生活,例如找到你带你离开。”Erik用更深沉的目光回视他,语调变得沉重缓慢,“这之于我是最有意义的事,除非你不愿意,那就毫无价值。”

“我当然愿意,”Charles焦急而痛楚地回应,“但愿你知道我有多想,但暂时不行…”

Erik安静地鼓励他继续。

“这个殖民卫星被供应补给的资源越来越匮乏,这里的归属已经被双方忽视,也许不到一年就会被彻底废弃甚至炸毁,剩下来的二代殖民者几乎没有能力离开,我尽可能地教他们保护自己,也尽可能地在帮他们寻找容身之地。”

“这不是你的责任,Charles,你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来这儿的吗?你是那个最无辜的受害者。”Erik的手握到Charles肩膀上来,稍稍用力。

Charles的目光沉静而坚定,“我有能力就有责任,谁都是无辜的,没有人生来就该承受命运的苛待。”

Erik静了一会,再开口时语气里充满无可奈何的纵容,“知道吗?Charles,我大概永远无法认同你这泛滥的慈悲,从第一次见面开始。” 

“但是你爱我,Erik。”Charles抵上他的额头,像是撒娇似的说。

“但是我爱你。”Erik几乎是呢喃着回应。

“可以等我吗?不用太久的,我保证。”

“先吻我一下。”

Charles贴上他的嘴唇,乖顺地等Erik再吮过来。

“等你,帮你,直到我们因此送命。”

“你会后悔吗?”

“谁知道?到时再告诉你。”Erik用指尖轻轻抚摩他因消瘦变得突出的下颌轮廓。

Charles笑着再吻过去,同时落下泪来。

 

Explicit部分

 

这是他们专属彼此的时刻,其他一切,都是他们获得满足之后才会考虑的事了。

 

Fin.


我最喜欢的一部高达作品是08MS小队,没有NT割草也没有爆种开大的短篇故事,探讨战争里的所谓正义和生命平等主题,热血有狗血有感动有,算是高达各系列里比较现实向的,男女主并不像EC但是设定真的很适合他们

虽然我个人不太写PARO但对这个故事始终无法释怀就还是搞了这么个鬼东西出来,大纲体也没写清楚对不起还看到这里的各位

如果想了解剧情【当然我瞎J8改了些】可以去看动画,就当我卖安利了吧,动画真的特别好

来吃我安利

我反省去了

评论(34)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