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EC】【底特律AU】Wide Awake*1

原作游戏背景设定简介

-----------

1

2038年10月25日 3:26PM

 

Erik抬起手,快要触到领结的时候他停住动作,然后把手放了下来。

位于额头右侧的蓝色指示灯闪烁了两次。

没什么好整理的。他“想”。

 

通过身份验证后Erik进入庭院,扫描结果告诉他Shaw在中央的玻璃温室里。

两秒后他转过身,从他背后走近的女性ST型号仿生人停在原地,她没有编号,即使在原型机中,这也很特殊。

“Erik。”女性仿生人朝他露出个笑容,她面容精致,纯金色的丰盈卷发堆在鬓边。

Erik花了1.5秒的时间盯着那儿,然后接住对方视线。

“Emma。”他简短地招呼。

“你迟到了10小时,他已经非常不耐了。”Emma重新整理了揽在她臂弯里的花束,转身离开前又再朝Erik靠近了一步,“谨慎应对。”

Erik的额灯和他的表情一样平静,他又站了片刻,伸手整理了领结,向庭院中央走去。

 

2

Shaw在修剪他的盆栽,Erik停在门口,五分钟后他开始握紧右拳里的硬币。

机体生物组件无法记录到的一股灼热在Erik的驱动核心里翻搅,这灼热融进核心腔体里的鈦液,再经由仿生血管泵向躯体各处。

这让他不适,让他“感觉”糟糕,让他“想要”离开。

由软体和程式模拟出的情绪翻腾在他的驱动系统、仿生组件和模拟终端里,他无法具体定义,他本该起作用的分析组件都没有开始运转。

Erik在用整个机体排斥这种情绪。

 

在这莫名的不适更强烈了一个程度时,Shaw终于放下了园艺剪,他向仿生人这边看过来。

“迟到的理由。”他的表情和语气都足以让Erik的内部警示系统完全启动,在0.3秒内进入戒备状态。

Erik缓慢地眨了一下眼,额灯闪烁着转成黄色,再转回蓝色。

“正如之前由我陆续上传的案件资料所显示的,昨日晚间我在证物间独自扫描和分析一个关键证据时遇到了……来自介入异常仿生人案件的FBI小组的阻碍,他们就我的权限范围向底特律警察总局提出质疑,我和McCoy警探不得不列席了长达7小时06分的征询会议。”

“所以,是McCoy给了你他的权限?”

“是的。”

Shaw发出一阵大笑, 

“真好奇有些人类是否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此轻易地交付出信任并无视危机,也许他们觉得未来已经长远得让他们不耐了。”

Emma走过来递给Shaw一些其他工具,她在Shaw伸手抚摩她脸颊时回以微笑。

Erik像启动了休眠状态般保持着绝对的静默,直到被允许离开。

 

3

2038年10月28日 1:42PM

Erik搭乘的计程车停在距目的地935米处。

他在付款后下车直走,在前边一个废弃停车场边的岔道处右转,这段路程Erik已经足够熟悉,在他迈步前并未主动刻意地启动导航功能,这让他在沿着这条狭窄通路前进一段后,发现路面堆满了近旁废屋拆除余下的建筑垃圾,此刻Erik才意识到没有及时获取和分析路况信息,这是影响执行效率的严重失误,仿生人警探停在那堆不算大的废墟前,把导航演算模组也加入到月底机体自检的清单里,然后从障碍物上翻越过去。

到后来他才认知到那种“熟悉”这大概就是“记忆能力”的一种,区别并优先于仿生人应该仅仅具备的“信息储存和调取能力”。

 

半小时前的降雨使得路面湿润,Erik在人行横道前停住,驶过的巴士溅起些水珠,落在等待绿灯通行的行人鞋面和衣物上,站在Erik侧后方的女人发出小声的抱怨,她弯下身去用手帕擦拭自己女儿粉色裙摆上的水痕,Erik微微侧头垂落视线看一眼自己被洇湿的裤脚,目光在那对母女互动的动作上停留片刻,女孩感应到似的仰起头看向他,然后给他一个笑容。

Erik的额灯毫无必要地闪动起来。

绿灯亮起,母亲直起身,轻声叮嘱后牵起女儿踏上横道线,女孩脚步轻盈地跟随着,到路面中央又回过头向Erik再投来一瞥。

仿生人警探这才迈出脚步。

 

4

在按过第五次门铃后,Erik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从教堂门口走出来,他咬着一根雪茄,边走边脱下代表神职人员身份的外袍随意搭在手肘上。

男人走近铁门,瞪着来访者,他脸上充满了烦躁不耐,看起来对任何来客都不欢迎。

“下午好,Howlett 神父!我是Erik,我来找McCoy警探。”Erik简明而有力地向对方表达此行目的。

“我认识你,不用这么大声!我没聋!”神父发出低沉的怒吼。

“他在两小时前关闭了通讯器,而我有一些案件方面的信息需要告知他。”

“他不在这里,滚去其他地方找你的搭档。”

“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以及,我希望获得许可在这里等他。”

神父的眼睛瞪得更大,额角绽出青筋,他看起来真的很生气,Erik非常肯定自己已成为他最讨厌的安卓机体,没有之一。

“你这……”就在神父从铁门的花纹空隙里探过手臂来攥起Erik的夹克衣领时,另一个嗓音及时响起,“Logan,如果你今晚去城北的那家酒吧,别忘了去一趟附近的药局,我刚收到邮件,Jean的药到货了。“

Erik在精准记录这些语句的同时捕捉到来者的脚步声,轻重不一的步子从围墙的内侧靠近铁门,他非常了解这个,完全不需分析。

 

5

神父放开他后,Erik抬手整理了衣领,并调整了领结的位置。

“Erik?”铁门那头出现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脸,严格来说,是个具有年轻男子外貌的仿生人,高价位的家庭管家型号,而且是顶级的定制品,非常,特别。

此刻他语带惊讶却依然不失温和地说出仿生人警探的名字,蓝色的眼睛里透出微微的涌动的光。

太过精细和生动,真的不像个仿生人。Erik再一次“想”。

“下午好,Charles。”Erik调节了自己的音量,“我来找McCoy警探。”

“他和Raven去采购了,孩子们需要更换些御寒物品。我以为今天是他的假日。”

“的确是。”Erik停顿了一瞬,“但我必须找到他,今天之内。”

Charles与Howlett神父交换了一个眼神。 Erik没有错过这个。

神父神色不愉地退开两步后,Charles打开了铁门。

 

天空又飘起细碎的雨丝,Charles鬓边的发卷上覆着密密茸茸的水珠,Erik把视线放在那里,他的额灯闪了一下,自己并无察觉。

“我恐怕你要等到晚饭以后。”Charles目送神父走远,转头向身侧的Erik说,“Raven的通讯模块又出现故障了。”

“无妨。我可以再帮她检测一次,还有,恕我冒昧,你左腿的替代组件似乎也出现了兼容问题,我也许还能再提供几套解决方案。”

Charles没有即刻回应,再出声时嗓音温柔不再,

“你就这么擅自检测我吗?把我当做证物和资料那样?”

Erik接收并在系统内部迅速回放了这两句质问后,额灯急促闪烁起来,他一时分析不出Charles的不悦程度,后者在几秒沉默转过身来面对他,Erik在呆愣后也转过身,他们面对面站着,Charles失去表情的面孔看起来异常陌生,纷乱的数据串通过处理器编译成几个具体化反馈指令在Erik的智能中枢里闪过,而分析系统对每个指令可能导致的后果,给出的测算精准度数值低得出奇,完全不具备参考价值。

在没有数据支撑的情况下,Erik勉强维持镇定地选择了“掩饰部分事实并道歉”这个选项。

“抱歉。我并没有进行检测,我是从你的脚步声里获取到的相关信……”

“只是……逗你的。”Charles忽然出声打断Erik,他眨了眨右眼,那仿佛启动了一个按钮,生动而鲜活得完全不似仿生人的神情再次出现在那张美丽的面容上。

是的,美丽的,Erik的系统能用地球上所有的语言解释这个词语,但他并不真正懂得这个词表达的概念。

他缺乏这样的意识,也并不需要这样的意识,Erik曾经是这样判定的。

直到他遇见了Charles。

Erik非常清楚作为一个仿生人,决定其外貌的只是皮肤层的样式,但Charles的眼睛和笑容,让他对那个词,以及对于人类渴望欣赏并追求“美”的驱动力来源,产生了模糊的,理解。

Charles奇妙的影响力甚至不止于此。

从开始担任底特律警局总部的仿生人探案助理以来,6个月内Erik接触和有过沟通的人类数量达218人,期间Erik从未有过自己的仿生智能社交模块面临数据和指令紊乱的“担忧”。

但在这个仿生人面前,这已经是第二次发生了。

“看来警局的各位完全没有整蛊…不,是幽默感方面的交流,这造成了你学习和成长里的某方面阻碍,Erik,作为HK型号,这方面我可胜你一筹了。”Charles端起手臂,“不过RK系列的‘紧张’反应仿真度之高超出了我的预计……抱歉,Erik,我才该向你道歉。不过说真的,即使是仿生人,告知对方后再进行检测也是该有的礼貌吧?”

Erik点头,“我知道了。”

这下倒让Charles愣住片刻,接着露出又一个在Erik认知里远超过仿生人可表达的灿烂的笑容。

“你很可爱,Erik。”

Erik只能在各种混乱不堪的指令冲突里茫然地维持表情。

 

6

直到一名女性AX型号仿生人出现在庭院里告知Charles福利院下午的课马上要开始,他们才一同从教堂右侧草坪旁的甬道走向尽头较为低矮的建筑。

“今年冬天之前,我们获得了比往年更多的捐赠,多亏你们的帮忙。”

“帮忙的是McCoy警探,我对此毫无帮助。”

“据他说是你代替他单独勘察了两个现场,他才腾出时间帮我们找了些渠道。”

“勘察任务我们有所分工,他已恪尽职守,我并未代替他多做什么。”

“好吧,但至少最麻烦的证物和资料的整理工作是你做的。”

“因为这些工作由他来做的话,效率会非常低下。”

“Erik!”

Erik在Charles突然提高的声调中刹住脚步,他有些疑惑地转向Charles。

“无论人类或是仿生人,在真诚地对你表示感谢,这时你最好用‘不客气’来回应。”

“……”

“现在试试。”

“不客气。”

“很好,在你的社交模组里新建一条程式把这个写进去,很有用的。”

Erik非常乖巧地点头,并在这时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叫Kitty的仿生人,如他意料之中的,没有多余的反应也没有任何表情。

 

7

“我能帮上忙吗?”Erik站在厨房门口,向正在水池边忙碌的Kitty询问。

“我想这有点困难,你的工作模组里应该不包括这个。”Kitty的语调听起来机械冷淡,并不像Erik接触过的其他家庭服务型号。

Erik不再说什么,他走向另一个水池,仔细洗手后他来到橱柜旁,从篮子里拿起马铃薯和削皮刀熟练地操作起来。

“我搭载了一些不常用的模组,比同型号多一些,是研制初期用来测试兼容性的。”他向露出些微惊讶表情的Kitty解释,接着在五分钟内削完了一整个篮子的马铃薯。

 

8

“Jean?你怎么没去上课?Charles该着急了。”

Erik把炖锅的盖子重新盖上后转身,Kitty正蹲在一个人类女孩面前拉住她的手,那个大约六七岁的红发女孩抗拒地往后瑟缩着,她有点慌乱地朝Erik看过来。

“Erik,拜托你把这孩子送回教室好吗?”Kitty也看过来,并向警探求助。

Erik用一块干布擦除手掌上残余的水渍,然后向她们走近,他慢慢蹲下,看着女孩翠绿色的眼睛。

“你好,Jean,我是Erik。希望你还记得我。”

女孩停下了挣动的动作和抗拒的嘟囔声,之后,她缓慢地点了点头。

 

 

TBC.

 

在图因因的鼓励下还是决定发了,不然估计要成废稿了

文不长,但以我现在的这个废状态,这篇比较难写,所以可能更得比较慢


评论(16)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