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tiel

EC鲨美不拆不逆!!
万攻粉√
存点段子

©Alastiel
Powered by LOFTER

【天启公映贺】【EC】快捷呼叫 *2

到底觉得拿旧文贺公映太厚脸皮了,于是死活憋出了这个 OTL

大概变成了段子集...

希望时间线还算清晰?

---------

{前文}


如果在那时,Erik必须用几个形容词来概括他对Charles的印象与评价——能公开的那种,

大概是活泼、健康、积极和顽皮,好吧,还有,漂亮。

同时他是恼人而不惹厌烦的,仁慈而不慷他人之慨的,精力充沛而不至嘈杂的…

嗯…有点天真和略为过分的固执,同时在某些细小处有少许任性,但即使是这样,也并不是不讨人喜欢。

...显然让他只用几个词是远远不够的。

当然那几个词可以代表最直观的印象,事实上Erik几乎没有见过虚弱无力的Charles,在他们去古巴之前。

                    

仅有一次,Charles在结束一趟与Erik共同外出寻找变种人的旅程回到大宅后,第二天夜里就发起了高烧。

大宅里所有人都因为脑中突然遭受的精神冲击醒了过来,之后他们同时感受到了体表的灼烧和肺腑的寒意。Raven是最早明白发生了什么的那个,她冲上楼开始用力敲门,一边大喊Charles的名字,一边试图蓄力撞开那扇门。然而在这之前门的把手就自动旋转把门打开了,Raven冲进房间,发现本不该到达得如此之快的Erik看起来颇为艰难地站在Charles的床边,用手指撑住额头。

“他发烧了。”Raven忍着靠近时脑中的钝痛对显然同样痛楚的Erik说,“我们得赶紧把他弄醒并让他退烧,为了每个人好。”

她停顿了一下,语气忧虑,“这会比想象中难。”

Erik费力地点头,再低头看向枕头上紧皱眉头并紧紧咬住自己下唇的Charles,被浸湿的微曲的卷发贴在他苍白的前额,同样苍白的脸颊上浮着异样的红晕,裹在被子里的整个身体在不断地颤抖。这是Erik第一次见到Charles如此虚弱无助的样子,Erik不知现在自己感知到的不适到底有哪些是由于受到Charles能力失控的影响,除了脑中的疼痛他能感到从心中燃起接着蔓延到全身的焦虑,正不断地越烧越烈。

Hank随后赶到,了解情况后他回去实验室取那些可能用得上的药剂。

Raven下楼安抚醒来的孩子们并让他们留在自己房间,为了拦住其中探视意愿特别强烈的几个颇费了点力气。

 

Erik把制好的冰袋贴上Charles的额头,后者没有醒来,或者说他醒不过来,而是被更深地困进了自己的并不安稳的梦境里,他开始在枕头上翻腾,冰袋很快掉落下来,他失色的嘴唇蠕动着,呢喃一些不清晰的字句,这些字句同时尖利地刺入Erik的脑中,有那么一瞬间,疼得磁控者几乎想要大叫出声。

Erik不敢想象Charles正遭受的痛苦可能胜过他们所感受的百倍,而更让Erik惊惧的,是不知如何才能帮他,除了按住他挣动的肩膀,让Hank较为顺利地把药剂注射进他的胳膊,除了放弃冰袋而不断用浸冷的毛巾擦拭他的前额和胸口,他对如何让Charles醒来,脱离那痛苦的梦境完全无计可施。

Charles总是帮忙的那个,而当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每个人都束手无策。

这种认知让Erik的焦虑甚至压倒了脑中的痛楚,让他还来不及仔细考虑就做出了疯狂的尝试。

Hank和Raven目瞪口呆地看着Erik爬上床,从上方压制住Charles挣扎的四肢,再用自己额头贴上Charles的。

Charles发热的前额仿佛带着无数隐形的尖钉,在Erik贴上去的那刻全扎进了他脑子里,疼得他闷哼一声,同时眼前立即全黑了下来。

“Charles!!Charles!!”Erik忍着剧痛在漆黑一片的脑中不断大吼,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进到那把读心者困住的梦境里去,把他唤醒。

尽管他对此全无把握,甚至根本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进去,还是只能把自己的意识迷失在这片黑暗里。

这几乎无望的呼唤持续着,随着漫长的无止尽的黑暗和疼痛持续,直到Erik筋疲力尽。

在他终于无力继续,完全失去意识前一瞬,Charles醒了过来。

 

 

 

“所以你总是会这么肆意胡来的。”突然想起这件事的Charles对站在身边的Erik 说,后者正对着Hank的图纸感应确认Cerebro的修复情况。

“嗯?”冒着需要重新感应一次的风险,Erik分心回应了Charles的干扰。

“不,没什么。Erik。”Charles朝他露出微笑,“我是说,谢谢。”

Erik挑起一边眉毛,“别对我说谢字,你永远不用,可以的话,也不要对我说抱歉,即使是我,也是拥有负罪感的,虽然这可能只针对你。”他眼睛里的温柔和真诚歉意,Charles并不需要通过能力去分辨。

Charles加重了一次呼吸,然后努力收回了他与Erik交缠的视线,他决定让Erik专心手头的事务,于是推动轮椅离开。

 

初夏午后的阳光里带着些湖边湿润泥土的气息,Charles从书房的窗口望出去,目光随着学生们骑着车的身影在草坪间的通道上掠过。

他发现自己最近相当容易走神,但这既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那就不必刻意阻止了。

 

 

 

Charles乖巧地躺了下去,把被子盖到鼻子下头,看着Erik的眼睛眨巴了两下,这表情让他看起来不会超过15岁。

Erik有点好笑地帮他掖了下被角,尽力阻止自己说出类似“乖,早点睡,明早做你最喜欢的松饼”的话。

幸好Charles还未痊愈,对使用能力颇为谨慎,不然一定会因为读到这样的想法直接跳起来。

Erik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他闷在被子里的声音,“晚安,Erik妈妈。”

Erik宽宏大量地只是挥手关掉了灯,“晚安,查查。”

 

回到自己房间待了十分钟以后,Erik站起身开了门,他放轻脚步经过走廊,看到Charles房门下边果然露出橙黄的光来。

Erik曲起手指在门上敲了两下,然后直接拧开了把手。

Charles安详地坐在床头,腿上放着厚厚的——晚上他一般会喜欢阅读诗集和历史小说,脸上挂着一个堪称完美的微笑。

Erik端起手臂眯了眯眼,好吧,至少他知道给自己披上一件毛衣。

Charles叹了口气,“Erik,睡不着的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我也无能为力。”

“不,Charles,你是不想睡着。”

Charles像被揭穿谎言的小孩,在些许慌乱中委屈地撅起了嘴。

Erik走到床边看着他。

“只需要过了这段时间,等痊愈了就不会再出现失控的情况。”Charles尽可能镇定地回应。

“这样下去你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痊愈,你甚至会因为这里得不到休息遭受更多的伤害,这你比谁都清楚,”Erik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你得睡觉,Charles。”

Charles安静了一会,他低下头,“你不明白,Erik…”

“Charles,承认自己会害怕不是多丢脸的事,你也可以害怕,对自己好点儿。”Erik弯下腰去,手抚上读心者仍在病中的苍白脸颊,用拇指轻柔的摩挲他的颧骨。

这似乎有些过于亲昵的举动让Charles瞪大了他的蓝眼睛,当Erik确认他真的有点脸红了的时候,就不再犹豫吻上了Charles微张的唇瓣。

一个短暂的轻盈的过于温柔的吻。

Erik在他们嘴唇分离之前听见了Charles因为能力暂时失控而迸出的语无伦次的心声。

他因此露出一个浅笑,然后给了Charles另一个吻。

“噢。”在这之后Charles发出一声细小的感叹,他的脸很红,眼睛和嘴唇湿润,在Erik眼里异样的可爱和…可口。

Erik觉得自己该冷静一点,这个随时会“心意相通”的时候确实不适合有太多深入的想法,尤其是,Charles还在病中。

“…谢谢,Erik。”

“如果不是刚才我已经听见你心里是怎么说的,会以为你接下来要拒绝我了。”

Charles轻轻摇头,他的脸颊仍然微红,“我大概不怎么习惯被人安抚,像是告诉我可以害怕…可以对自己好点,这类似的,你知道的,一直以来我都很少有机会听到这些,但这很有效,Erik,而更有效的是…”他凑过去主动吻上坐在床沿的磁控者,轻轻一触再放开,接着他眨了眨眼,“然而我只能说,这些让我更难睡着了。”

Erik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把那些柔顺的栗色发丝弄得更乱,他起身绕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坐到Charles身边去。

“讲个睡前故事怎么样?”

“大概好点儿?我猜。再加一首摇篮曲?”Charles转过身对着Erik,他半躺下去,眼睛闪闪发亮。

“有何不可。”Erik以出乎意料的自信目光对上他的视线。

 

 

 

二十年,大概真的很久了,Charles一直到晚上,都没能记起Erik给他唱的那只曲子的歌词。

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忘记的。Charles轻笑着摇了摇头。

 

Peter刮进书房的时候Charles正在与Erik商量扩建学院的事,这次Erik已经在大宅待了一个月之久,虽然Peter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表明身份,但至少现在他与父亲的一般交流已经不存在太多尴尬和障碍。

相继简短问候过之后,Peter说明来意:“教授,我想你得来看看Lorna…”

Charles很快绕过书桌,“她又开始排斥人靠近?”

“包括我,这次是彻底的竭斯底里。”Peter不掩委屈的说,Charles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胳膊。

“是Peter和Kurt前几天找到的孩子,在…东欧,只有6岁。”Charles一边往书房门口前进,一边向Erik说明情况,他回避了那个确切的国家名字,“她一直被外祖母抚养,然而…因为一场车祸,她现在是孤儿了。”

Erik用能力浮起了Charles的轮椅,并调整步速走到他身边。

“她…”Charles犹豫了一会,最后放弃了继续往下说。

“承受太多失去的痛苦了。”Erik声调平静地接了下去,Charles在几秒后轻轻握住了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又过了几秒,Erik回握了过来。

“你的孩子们真没几个省心的。”

“哦?我倒觉得最不省心的那个似乎和你挺合得来。”

“你说Grey?”

Charles笑着点头,他示意停在这个门口,“不过我想,Lorna大概与你更合得来,你猜她的能力是…”

房门突然打开了,Erik接住了从门里飞出的三把叉子和两柄餐刀。

“我想你是对的。”他对露出担忧而欣慰表情的Charles说。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最终Lorna最黏的,是Charles,以至于几乎每天晚上都非得让Charles陪着她并讲上三个故事才能睡着——Charles实在不忍心对她动用能力。

还意外地得到了Erik附赠的摇篮曲。

 

绿发的小女孩合上眼睑沉入梦乡,Charles轻柔地松开自己被她勾住的手指,在她额头上轻吻,Erik帮他回到轮椅上,推着他走出房间。

“托Lorna的福,我终于有机会记起这首曲子的歌词了。”

Charles能猜到Erik在无声地轻笑,“我也可以只唱给你听,Charles,如果这样能让你不再做噩梦的话,每晚都可以。”

“我不该独占这个,Erik,每个被你珍惜的人都值得拥有你的温柔。”

Erik停了下来,Charles不解地望向他,下一秒就被Erik抱了起来。

 

总有些温柔是仅你独享的,Charles,只有你值得。

靠得足够近的时候,Charles听见他在脑中这么说。

 

Tbc?


五刷以后觉得孩子们都太可爱,快银小天使不用说了,小琴太像EC的闺女已经帮他们认下了【。Nina那么可爱又那么可惜所以还我万一个Lorna好了...

还有听到查查说我好不好并不要紧这句真是心疼坏了,至少希望自己笔下的Erik能懂得心疼和照顾他,他再强大,也需要温柔和宠溺的嘛!

总之EC已HE,一家人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以及,唱摇篮曲这个梗一定要挪来一用!!

评论(20)
热度(470)